書趣閣_筆趣閣 > 錦衣血途 >第363章 收尾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363章 收尾

    為什么要親自了結此人?

    因為對陳嘯庭來說,就是這人把自己害得這么狼狽,差點兒就毀掉了他。

    里面眾校尉正在不斷襲擾最后這名刺客,但陳嘯庭重回門口時,便下令道:“全都退下!”

    校尉們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但最終還是遵從了命令,然后小心翼翼退開。

    當然,此時房間已被他們圍得水泄不通,所以也不怕刺客逃了。

    還活著這名刺客此時也得了喘息之機,但他身上已是傷痕累累,此時他正看著進了房間的陳嘯庭。

    只見陳嘯庭走到已經死去的刺客身邊,彎下腰后一手握住佩刀,然后猛的將刀抽了出來。

    刀子帶出了一道血花,順勢噴濺出老遠,而陳嘯庭此時也拿著刀站直了身體。

    橫刀向前,陳嘯庭緩緩往前走著,同時道:“你們這些混蛋,是想要把老子害死啊!”

    即便這時,刺客首領仍沒有屈服的意思,他在調整狀態同時也說道:“你們這些朝廷鷹犬,全死了才大快人心,老子今天沒能宰了沈岳,殺你個總旗官也算有個交代!”

    陳嘯庭冷笑,此時他兩人相距已不足兩米。

    “就憑你,也想殺我?還不知道誰先死……”

    陳嘯庭話音落下,整個人就如閃電般竄出,同時提刀往前砍去。

    在這種一對的決斗形式下,陳嘯庭有充分信心將對面這人斬殺,何況這刺客還不是在全勝狀態。

    “一刀……第二刀……第三刀……”

    陳嘯庭發了瘋般咆哮,迸發出的殺氣讓眾校尉都感到膽寒,仿佛又重新認識了自己的上司。

    沒有什么花里胡哨的技法,陳嘯庭每一刀都大開大合,同時沒一刀都使了千鈞之力。

    即便有再好的格擋技巧,但最后這名刺客連番格擋下,幾乎已到了刀都舉不起來的境地。

    知道對方已是強弩之末,陳嘯庭不由厲聲道:“我倒要看看,你還能接下多少刀!”

    隨后陳嘯庭又是連續兩刀子砍,刺客此時已是狼狽不堪,格擋無力之下踉蹌后退。

    原本這時陳嘯庭可以一刀將其砍死,但他卻刀鋒一轉將其兵器挑飛,然后猛然一腳踹到對方胸膛上。

    刺客頭領被踹得轟然倒地,倒下時還將以一旁的座椅扳倒,可任他如何掙扎,一時間都站不起身子。

    此時陳嘯庭手腕回轉,刀口朝下猛然插進底面,然后緩緩往刺客方向走去。

    “站起來啊……你們不是都會玩命嗎?”一邊說著,陳嘯庭一邊解下官帽,隨手向旁邊站著的校尉扔去。

    扭了扭手腕后,陳嘯庭俯視著地上的刺客,呵斥道:“起來!”

    還別說,這刺客當真也是硬氣,愣是用自己超強的意志站了起來,然后舉起拳頭不要命往陳嘯庭沖來。

    可他現在各項狀態不佳,陳嘯庭身子都沒動又是一腳踹了出去,然后這刺客又飛了出去。

    隨后陳嘯庭緊跟上去,在這人摔在地上后一把抓住其右臂,反手一擰便讓其筋骨寸斷。

    十指連心,更何況是一只手被擰斷,這名刺客發出了殺豬般的哀嚎聲。

    隨即陳嘯庭又抓住其另外一只手,按照剛剛的花樣又來了一次,于是緊接著房間內又想起比方才還要凄厲的哀嚎。

    陳嘯庭不是變態,雖然他也的憤怒異常,但搞出這些更多是讓沈岳聽的。

    只要沈岳怒火降低一些,陳嘯庭的日子才會好過。

    將對方兩只手擰斷后,陳嘯庭便將這名刺客扔在地上,此時這人當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只見陳嘯庭走到一邊一招手,方才接過他官帽的校尉里面跑上前來,然后恭謹將官帽遞上。

    此時房間之內,看著地上刺客如此凄厲模樣,眾校尉在心感震撼之時,同時也覺暢快無比。

    千戶所內校尉比之百戶所整體要年輕些,所以很有一部分人是沒見過血的,在今天被陳嘯庭好好的上了一課。

    許多人此時心中都在想,原來這世界上,還有比被殺更絕望的情形。

    此時,陳嘯庭緩緩將自己官帽戴好,只見他望著地上漢子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不好受吧!”

    隨即陳嘯庭冷色道:“最后給你一次機會,說出是誰派你們來,本官給你個痛快!”

    這些人招降是絕對不可能的,所以給其一個痛快,反而更有吸引力。

    這時地上刺客首領忍住劇痛,痛罵道:“孫子,你爺爺的身份,你這輩子都別想知道!”

    然后,這人閉上嘴巴,眼睛睜得比銅鈴還大,目光中散發著極度怨毒但同時伴有解脫之色。

    沒過幾秒,這人目光便暗淡下去,同時緊閉的嘴巴張開,有血水大肆流出。

    “大人,刺客咬舌自盡了!”有校尉驚呼道。

    陳嘯庭面無表情,看著地上的尸體,只聽他冷冷道:“牧長歌,你帶人把這些刺客全部搜身!”

    “劉建平,你帶人警戒四周,看看附近有沒有漏網之魚!”

    “卑職領命!”劉建平和牧長歌連忙上前答道。

    …………

    半個時辰后,陳嘯庭跪在沈岳面前,叩首不敢抬起頭來。

    沈岳坐在正堂主位上,經過簡單收拾之后,這里已經重新安置出來。

    兩人這番情形已經持續了三分鐘,逐漸此時沈岳心中憤怒,方才他可是連命都差點兒丟了。

    “起來!”沈岳終于開口道。

    陳嘯庭沒有動身,而是惶恐道:“卑職有罪,請大人懲處!”

    沈岳面無表情,語氣冷冽道:“你是有罪,你以為這樣跪著,本官就能饒了你?”

    陳嘯庭便回答道:“卑職不敢!”

    誰知此時沈岳嚴厲呵斥道:“起來!”

    語氣不容置疑,陳嘯庭這時可不敢再和沈岳對著干,只能老老實實站起身來。

    其實,沈岳雖然極度憤怒,但更多卻是因為這些刺客。

    雖然陳嘯庭讓這些人摸進來有責任,但畢竟是他率人將刺客全部擊殺,救了他一家三口的命。

    所以,對陳嘯庭沈岳還是信任的,只不過該發的火兒他也不刻意壓制。

    “你說說你,本官將身家性命交給你,你是如何辦差的?”

    “賊人都殺到了本官房間里,你還后知后覺……廢物!”

    隨即便是一連串怒罵聲音,讓外面聽著眾校尉們心感膽寒。

    而此時,劉建平和牧長歌兩人卻覺得感動。

    這事兒他們也負有主要責任,也該跟著進去挨訓斥的,但他倆卻被陳嘯庭攔了下來,一個人把責任扛了下來。

    此時,剛剛才帶人回來的杜云不由嘆道:“總旗大人,真是夠義氣!”

    三個時辰之前,杜云帶著兩名校尉往前探路,所以錯過了方才的廝殺。

    但回來得知千戶大人遇險,還有兩名兄弟身死后,杜云也能感受到事情的嚴重性。

    陳嘯庭選擇將責任全擔下來,這需要極大的勇氣和擔當。

    其實不需要杜云開口,劉建平和牧長歌對陳嘯庭都是無比感激的,在心中已將陳嘯庭奉為恩主。

    要知道,就連他們當上小旗官,都是靠的陳嘯庭提點。

    如此大恩大德,他劉建平和牧長歌只要還是個人,往后就該不遺余力報答。

    房間內,沈岳罵得口干舌燥,卻在這時王四娘從一旁房間內走了出來。

    只聽她對沈岳道:“老爺,怡兒已經醒過來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其實王四娘這個時候出來,是打算給陳嘯庭解圍,畢竟人家救了女兒性命。

    同時這也是在提醒沈岳,陳嘯庭也是立了大功的,正好借此給沈岳一個臺階下。

    跟了沈岳這么多年,王四娘非常了解他脾氣,知道他越是罵誰也就越是器重誰。

    聽到王四娘話后,沈岳冷哼一聲,便起身往一側房間內走去。

    王四娘看了一眼躬身站著陳嘯庭,嘆息一聲后就跟著沈岳而去。


  http://www.qnvjct.live/txt/104352/2733486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