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炎少寵妻上癮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不欠你什么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不欠你什么

    吃過晚飯后,風晴伊把炎洛汐送回去后就回家,剛下車就被一個人擋著去路,是蕭雨。

    能明顯看到她的臉上的不甘好無奈。

    風晴伊微挑眼角,“蕭雨,好久不見。”

    蕭雨咬牙,深呼一口氣,“少主。”

    “有事嗎?”

    蕭雨不會無事就來找她的。

    蕭雨攥緊垂著的手,指甲陷入掌心,“我想找你幫我一個忙?”

    “找你哥。”風晴伊語氣肯定的說。

    蕭雨只是訝異了一下就回過神來,“對,我想讓你幫我找我哥,我已經動用了蕭家和徐家所有的勢力去找了,都沒有一點線索。”

    “我為什么一定要幫你?”風晴伊面無表情的回問。

    埋藏在心里的恨意頓時被勾起,蕭雨沒控制好情緒,她每說一個字都是帶著濃烈的恨意,“風晴伊,你知道我在S國過的是什么樣的生活嗎?”

    在京市她是千金小姐,沒有幾個人敢對她不敬,可是在S國她只是一個外來人,位置瞬間被調轉,受盡欺負,所以漸漸地她學會隱忍。

    風晴伊的表情沒有一絲變化,“你出國的事不關我的事,我不欠你什么。”

    “不關你的事,要不是因為你,我爺爺把我送走嗎?”蕭雨怒吼著,似乎這樣才能發泄她心中就要溢出來的恨意。

    風晴伊輕聲說,“我從未單獨見過你爺爺。”

    可聽在蕭雨耳朵里就像被放了一個**般,把她都炸懵了,表情猶如被雷擊到。

    可她爺爺明明說這是風晴伊的意思,要是她不愿意,蕭家就會失去守護家族的資格,那樣蕭家很快就掉出一流世家的地位。

    蕭家沒了,那她也什么都沒有了,所以她選擇離開。

    蕭雨由喃喃自語變成大吼,“不可能,你說謊。”

    “不管你信不信,我沒說過就是沒說過。”風晴伊無所謂的說。

    雖然認識風晴伊的時間不長,但對她的性格蕭雨還是有所了解的,她是個不屑說謊,還愛說實話的人。

    難道是她爺爺騙了她?可是因為什么呀?

    疑問猛地在她心頭凝聚起來。

    蕭雨攥緊雙手,讓指甲深深地陷入掌心,讓疼痛感加劇,抖著聲音問,“你真的沒有威脅我爺爺嗎?”

    “你出國后我才知道風家的底細。”

    風晴伊的話壓倒了蕭雨心中最后一根稻草,真的是她爺爺騙了她,只為了讓她離開,幫他在S國做事。

    她以前有多尊重蕭天海,現在就有多恨他,人家說的沒錯,果然親人捅在身上的刀子遠比敵人捅得要深得多。

    蕭雨晃了一下身軀,踉蹌幾步才站直,而喉嚨像是無形的手掐著,讓她說不出一句話。

    她低著頭深呼吸幾下才重新抬起,但整個人都顯得很蒼白,“算了,你到底幫不幫我找我哥?”

    她哥對她很好,從小到大都護著她,雖然看著不靠譜但重要關頭他對她還是好,而且現在還多個了蕭成宇,無論如何她都要找到他。

    “我不是幫你,而是為了大局,有消息我會通知你的。”

    風晴伊說完就轉身,背后傳來蕭雨很輕的聲線,“無論因為什么,謝謝你。”

    當風晴伊轉過身看著蕭雨離開的身影時,不由感嘆,她在S國到底經歷了什么,才能把她所有的棱角都磨平了,像是變了另一個人。

    要是以前的蕭雨怎樣對著她也說不出‘謝謝’這兩個字的。

    風晴伊隨即進門回去,在經過后院的時候看到風眠坐在涼亭,眸中充滿懷念,就走了過去,“外公。”

    “回來了,蘇家的事處理好了?”風眠收回思緒。

    風晴伊在他身旁的石凳坐下,“處理好了,很快就查出是秦家人,看來只是試探。”

    風眠微微點頭表示同意,“對了,蕭家的事是什么情況?”

    風晴伊大致說了一下,“已經讓阿皓和臣師兄去查了。”

    “恩。”風眠端起茶杯抿了一下,“伊伊,你真正的考驗就要開始了,你準備好了嗎?”

    風晴伊漾起一抹自信的淺笑,“外公,你都不怕我敗光風家,我怕什么。”

    風眠含笑地瞟了她一眼,“反正這些已經給你了,你做主。”

    風晴伊好奇的問,“外公,你覺得秦家是不是知道我家和蘇家的關系啊?”

    “不奇怪,伊伊,凡事都要想到最壞的結果,這樣才能想到更多的對策。”

    風晴伊認真的頷首。

    頓了一會兒,風晴伊的琥珀色眼眸浮現一抹八卦,“外公,炎爵外公為什么會認識外婆啊?外婆不是Z國人嗎?”

    風眠聞言滄桑的眸子充滿溫柔,魏彎嘴角,“你外婆的父親是外*交官,在她十幾歲的時候全家都去了A國,她就在那里和埃布爾認識,他們是很要好的朋友。”

    “你也認識,那你又怎么和外婆相愛的?”風晴伊難得八卦,她實在是好奇,因為風眠很少說他們之間的相遇,只說婚后的生活。

    風眠遠眺前方,面容帶著思念,“年輕的時候我喜歡到處逛,結交朋友,在A國旅游的時候遇到你外婆的。”

    “怎么遇到的?”風晴伊伸手托著下巴。

    風眠笑了,“她在湖邊畫畫,她的畫被風吹到我腳邊,我撿回去還給她。”

    風晴伊微張嘴巴,“一見鐘情?”

    “不是,后來又遇到了。”風眠說到這里就不再說下去了。

    無論風晴伊怎么說都不再說。

    風晴伊撇了一下櫻花色的嘴唇,“對了,師兄弟他們來了嗎?”

    “來了。”風眠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風晴伊端起茶壺也給自己倒一杯,“這段時間我想讓他們去醫院看著,我怕秦家還會有后手。”

    風眠聞言說,“你去和你奇師伯說吧,他們還是像在海鎮一樣,跟著倪奇。”

    “好,我等下去找奇師伯。”

    風晴伊隨即站起來,準備走出涼亭的時候眼帶戲謔回過頭來,“外公,你真的不再說說你和外婆的相愛故事,我可是你最忠實的粉絲哦。”

    “不說。”風眠淡定的說。

    風晴伊癟了癟嘴就離開了。

    風眠放下茶杯站起來,看向遠方,幾十年的時間仿佛彈指一夢,時間過得太快了。

    埃布爾,我們終究還是再相見。

    就是不知道你還是不是如當年一般恨我?

    周末早上,炎爵終于沒有那么忙了,帶著禮物上門來拜訪風眠。

    坐在大廳,風眠問,“阿爵,當初承諾你完成了,以后你和伊伊就好好生活,她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你要提點她。”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就過了三年了,就仿若昨天才發生的事。

    當初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風眠嚴肅凌厲的看著炎爵問,“你真心的嗎?”

    “是,我一輩子都會好好照顧伊伊的,用我的生命。”炎爵也同樣嚴肅的保證,承諾。

    所以風眠提出一個要求,就是訂婚或者結婚要等到風晴伊大學畢業后,他要給時間風晴伊長大,能自己想清楚也看清楚,到了能自己考慮自己人生的時間。

    雖然風晴伊看著獨立成熟,但內心缺乏安全感。

    炎爵也答應了。

    “知道了,外公。”炎爵就像第一次時那般鄭重的承諾道。

    風眠慈祥滿意地連說了幾個好。

    這時風晴伊漾著笑臉走進去,在炎爵身邊的椅子坐下,“你怎么來了?”

    “來看看你,也來看望外公。”炎爵笑言。

    風眠站起來,“你們聊吧,我出去走走。”

    看著風眠的背影,風晴伊好奇的問,“你和外公談什么了?”

    “隨便聊聊。”炎爵把她耳邊的頭發別到耳后。

    風晴伊了然地點頭,“洛汐、逸澤沒和你一起來嗎?”

    “洛洛一大早就去找皓了,這件事應該是她堅持了最久的事情。”炎爵略顯感慨。

    風晴伊嗔了他一眼,“這樣很好啊,證明她真的很喜歡阿皓,我覺得他們很配。”

    “我沒說皓不好。”炎爵失笑,“而澤今天要正式去拜訪蘇家主。”

    風晴伊的琥珀色眼眸升起驚訝之色,“真的嗎?小貝都沒和我說。”

    “應該是臨時決定的吧。”炎爵聳聳肩。

    風晴伊微微點頭,“澤很好啊,蘇家主肯定會同意的。”

    “同意什么呀?”炎洛汐爽脆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他們循聲看去,安皓和炎洛汐相繼走進來,而炎洛汐嘟著小嘴,嬌艷的小臉明顯寫著‘我在生氣’四個字,眸光哀怨的看著安皓。

    風晴伊笑著明知故問問,“洛汐,一大早的誰欺負你了?”

    “哼,除了這個冰坨子還有誰啊,我一大早去找他,他倒好,都不理我,把我當成透明的。”炎洛汐朝安皓哼了一聲然后怒瞪著他。

    安皓像是沒有看到聽到,徑直坐下。

    把炎洛汐氣得牙癢癢的,但又不知道該怎么辦,只能氣哄哄的坐下,雙手環胸,怒瞪著他。

    像是受了委屈的小貓咪。

    把風晴伊都看笑了,而親哥則戲謔的看著,就像在看戲,完全無動于衷。

    而安皓則在心里嘆了一口氣,真是執著的人,以前她做事都沒這么堅持過。

    雖然她不在的時候會有想起她,但他都立馬控制自己不去想,他已經很努力地避開她了,讓自己的心靜下來,可她堅持不懈的靠近自己,他根本就躲不開。

    安皓收回思緒,“我查到一點消息了,蕭越離開的時候是帶著兩個保鏢離開的,連同他三個人一起消失的,但那兩個保鏢被我們的人找到了,尸體。”

    炎洛汐一聽連忙捂著耳朵,縮成一團,“換話題,不準說這個,晚上我會做噩夢的。”

    安皓看了她一眼,把到嘴的話換了,“在西郊的草叢地里發現的。”

    “這樣證明蕭越可能沒si,那他是被抓走還是逃走了?”風晴伊輕蹙秀眉看向炎爵。

    炎爵摩挲著食指和大拇指想了一會兒,“抓走的機會更大,他的性格沖動,要是他沒事肯定會回家的,不可能待在外面。而且他對于抓他的人來說應該還有用,不然他現在應該像那兩個保鏢一樣被埋著。”

    “阿皓,你是怎么找到他們的,蕭雨之前來找我,說找了很久一點線索都沒有。”風晴伊詢問道。

    安皓還沒說話,炎洛汐驚訝的聲線先響起,“伊伊,蕭雨找你做什么呀?”

    “沒事,隨便聊兩句,她拜托我找找她哥。”風晴伊如實的說。

    炎洛汐‘哦’了一聲,然后看向安皓,“冰坨子,你繼續說吧。”

    安皓說,“是我們一個手下正好看到他們往西郊方向去,所以就往西郊查。”

    “現在才來找蕭越,應該很難找到。”炎爵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不如換個方向。”

    風晴伊微挑眼角,“那是怎樣?”

    “集中精力查那個蕭成宇,他肯定知道點事的,你臣師兄在查他,他背后的人肯定知道會防范他,我會叫阿遠他們幫你查,他們和你沒有聯系的,這樣就不會聯想到你,防范就不會那么強。”炎爵提出建議。

    風晴伊咬著下唇,“好,就這樣做吧。”
  http://www.qnvjct.live/txt/106444/2733484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