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請函

    跟苗素素相處的越久,他就越被她的溫柔、聰慧所吸引。苗素素雖然沒有苗茶那樣絕世出塵的容貌,但卻剛好是他喜歡的那種類型。

    雖然他一直毫無保留的將自己的醫術,傾囊相授給苗素素。但苗素素卻一直對他的心意不給予回應,讓他感到很是苦惱。

    他正在感慨自己命苦的時候,便見苗素素帶著白婦人和小艾來到了他的院子。把他開心的急忙站起來和苗素素打招呼:“素素,這還是你第一次主動上門找我,可是想我啦?”

    苗素素見妙風還是那副沒皮沒臉的樣子,便皺著眉頭說道:“誰想你了?我來找你,是有事請你幫忙!”

    她見妙風每次一見到她,都擺出一副情場公子哥的模樣,很是討厭。但想到她姐姐苗茶交代的任務,她也只能忍。

    妙風見苗素素找他有事,立馬變的正經起來,溫柔的向苗素素詢問:“素素,什么事兒盡管開口,我保證盡心盡力為你辦好!只是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心意,我對你真的是真心的。”

    苗素素見妙風向她告白,急忙轉移話題,指著小艾對妙風說道:“妙風,你還是先給這位姑娘治病吧!”

    她在和妙風相處的這幾個月中,也被妙風告白多次。但她一看見妙風,便會想起他平時玩世不恭、風流浪子的樣子,所以便一直不正面回應。

    妙風見苗素素再次轉移話題,回避他的心意,只能在心中暗嘆一下。然后將目光看向小艾,見小艾臉色、嘴角蒼白無血色,身材又十分瘦小。便叫小艾坐下,給小艾把了一下脈,接著便十分夸張的皺眉嘆息道:“哎!這位姑娘的病……。”

    苗素素見妙風嘆息,還以為此病很難醫治,于是急忙詢問:“難道,連你也治不好她的病嗎?”

    她暗自猜想,若是連妙風都對小艾的病沒有辦法,那這世上還有能治好小艾的人嗎?雖然她不喜歡妙風,但經過這些日子和妙風的相處,她也明白了為何妙風能當蒙爾國第一圣手!

    妙風見苗素素一臉著急的樣子,突然得意地笑道:“笑話,她便病我能治不好!若是遇見疑難雜癥,我可能會有點為難,但是她這樣的小病,我怎么能治不好?”

    白婦人聽聞妙風的話,心情立馬由憂轉喜。緊接著她便向妙風詢問道:“妙風公子,你說我女兒的病能治好?”

    妙風:“當然能治好,你女兒得的不過是小病而已。”

    白婦人疑惑的問道:“妙風公子,你說我女兒得的是小病。那為何我找了那么多醫師給我女兒看病,他們卻都跟我說,他們醫術有限治不好我女兒的病?”

    妙風聽聞白婦人的話,充滿不屑的說道:“你可有找有名點的醫師,為你女兒治病?你女兒的病,只要是有點本事的醫師都能治好!”

    苗素素聽了妙風的話,在一旁暗想。難道她跟著妙風學了那么久,一點本事都沒學到?

    白婦人聽聞妙風的話,只能慚愧的說道:“我們一家都是種地的老百姓,并沒有多少錢財,所以請不起妙風公子所說的名醫。”

    妙風:“那就難怪了,我還在想你女兒得的是小病,為何到了如今,你也沒找人給她治好?原來是因為家中有為難之處!”

    “若你女兒的病在拖下去,小病變成大病,就真的難治了。”

    白婦人見妙風說的很是嚴重,急忙哀求妙風:“還請妙風公子幫我女兒治病!”

    妙風微笑道:“放心,你們竟然是素素帶來的,我便會盡興治好你女兒的病。只是花費的時間稍微要久點,所以你女兒可能需要暫時留在飄渺閣中治療。而你便回去吧,等你女兒病好了,我會派人送她下山的。”

    小艾見她需要一個人留在飄渺閣中,便緊張、不安的望向白婦人:“母親,我……。”

    苗素素見小艾一臉不安的樣子,便知道她是害怕一個人待在飄渺閣中覺得孤單、害怕。于是安慰著小艾:“妹妹不用怕,這幾天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白婦人也急忙說道:“小艾,你已經是大姑娘了,一定要學會獨立。再說,還有素素姑娘陪著你啦,你怕什么?”

    小艾見有苗素素陪著她,便沒有了一開始的緊張、不安。然后她便看向白婦人關切著說道:“母親,我知道了,那你下山的時候慢點!”

    白婦人笑著說道:“你把自己照顧好就行了!我還年輕,不會像隔壁的李奶奶一樣,摔倒之后便不能正常走路。”

    白婦人同小艾說完話,便看向苗素素感激地說道:“素素姑娘,那接下來的這段日子,小艾就麻煩你了。”

    苗素素微笑著回答:“夫人,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小艾妹妹的。”

    白婦人再跟小艾,苗素素、妙風告別后,便望著小艾一臉不舍得離開了。其實她也很想留下來照顧她的女兒,但她知道飄渺閣并不能讓外人久留。再加上家中還有農活需要她干,所以便只能滿懷牽掛的離開飄渺閣。

    苗素素見白婦人離開后,便安排小艾在妙風的小院中,找了一個房間住下。

    接著她便來到妙風的屋中,看著妙風疑惑的問道:“妙風,你說小愛姑娘的病,只要稍微有點本事的醫生都能看好,那為何我不知道要如何給她治病?”

    “難道我跟著你學了這么久的醫術,連一般的醫師都比不了嗎?”

    妙風調侃著說道:“你有自知之明是好事,所以你以后一定要多跟我學習。要不然今后,你要如何給飄渺閣中的人治病?”

    苗素素見妙風也質疑她的醫術,想著苗茶交代的任務,她突然感到很難過,莫非她天生就不是能成名醫的料子?

    妙風見苗素素很難過的樣子,急忙安慰道:“素素,別不開心了,我跟你開玩笑的啦!小艾的病,雖說有點能耐的醫師都能治好,但也得要那些醫師看的出來,小艾的病因才行?”

    苗素素聽了妙風的話,心中又升起了希望,然后充滿好奇的問妙風:“那小艾到底得的是什么病,為什么我看不出來?”

    妙風笑了笑,對著苗素素輕聲說道:“不要糾結她到底得的是什么病?你只需知道她身體虛弱的根本原因,是因為月事時,失血過多造成的便好。”

    苗素素見小艾的病,竟然與女子每月的月事有關,于是微微害羞的說道:“難怪我找不到病因,原來是因為我沒想到那一點上。”

    妙風安慰著說道:“你資歷尚淺,很多病你都沒見過,找不到病因也是正常的,所以我才讓你多跟著我學習啊!”

    苗素素這次沒再反駁妙風的話,而是認真的向妙風恭敬的說道:“素素今后,一定會更加用心向妙風學習的!”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妙風便開了治療小艾身體虛弱的藥,讓苗素素負責給小艾煎藥。

    小艾接連吃了幾天,妙風開的藥后,臉色也由一開始的慘白,慢慢有了一點紅潤。苗素素見小艾的臉色有了好轉,心中頓時對妙風升起了敬佩之心。

    在花顏盡興盡力培養三位弟子的時間里,苗茶還吩咐了紅歌,讓他派人給慕凡和妙風都送去了邀請函。邀他們前來飄渺閣,為飄渺閣和刀閣的弟子比試做個見證。

    慕凡收到苗茶的邀請,緊皺眉頭并臉色陰沉的說道:“刀庚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竟然敢打飄渺閣的主意。”

    劍羽急忙在一旁說道:“公子,雖然刀閣的人都是一群莽夫,但刀閣畢竟已經存于江湖多年。苗茶姑娘的飄渺閣才剛剛建立不久,如何斗得過刀閣?”

    慕凡沉思了一番淡淡的說道:“既然茶兒能發來邀請函,便應該有很大的把握能制勝。我倒要看看,到時候刀閣輸了后要如何收場?”

    劍羽:“公子說的有理,苗茶姑娘應該不是那種沒有把握,便會如此宣揚的人。”

    慕凡輕笑道:“我倒要看看茶兒,到時又要耍些什么花樣?”他自從處置了月舞后,便費勁心神重新將修羅閣的一切,掌握在了手中。以便能趕緊飛到苗茶身邊,一解相思之苦。

    另一邊,繁笙閣的妙塵也收到了苗茶的邀請函。當他看見邀請函上苗茶署名的那一刻,他突然感到身體一陣放松。

    他自花城與苗茶失散后,便再也沒有見過苗茶。如今收到苗茶的邀請函,他便有了暫離繁笙閣的借口。

    他也想看看,苗茶剛剛成立不久的飄渺閣,要如何跟刀閣對抗?同時,他還要將他那一直流連在飄渺閣的師弟給揪回來。

    在之后的幾天時間里,他便將閣中的一切事務,交給了大長老管理。

    他知道大長老對繁笙閣很是忠心,待他們師兄弟也很是友善、寬和。而大長老為人老練、機警,是暫管繁笙閣的不二人選。

    他知道,他想要請回他那玩鬧成性的師弟,估計要在飄渺閣費點時間,所以他不得不暫時請人幫助他管理飄渺閣。
  http://www.qnvjct.live/txt/107837/2733486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