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絲路禁地 >第六十七章虛驚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六十七章虛驚

    我們挖出的沙坑,范圍很大,但是有深有淺,當我走到坑邊的時候,探頭朝下面看了看,一眼過去,腦袋就開始嗡嗡作響。

    天氣雖然冷,卻很晴朗,月光明亮。月光灑落在沙坑里,我看到果然有人在下面翻動沙子。

    但這個“人”讓我感覺頭皮發麻。

    我們用了兩天多的時間,從商隊遇難的地方挖出來四具遇難者的尸體,其中有一具,身上裝著那個密令圓筒。圓筒就是個最好的證明,證明那具干尸,就是這支隊伍的頭領,千牛衛中郎將吳窮。

    這一刻,這個叫吳窮的干尸,仿佛是被什么外力所影響,干癟的幾乎和鐵皮一樣的胳膊,在沙子里刨動,隨著它的刨動,沙子微微揚起,又轉瞬落下,發出了連綿不斷的沙沙的輕響。

    深更半夜里,突然看到眼前的一幕,是會把人嚇傻的。但是驚訝之后,我立刻鎮定了下來,毫無疑問,干尸死了那么多年,如果沒有什么在影響它,它絕對不會動彈。

    遷識奪舍!?

    我想到了小毛跟我講的那些事情,什么仲覺,班達覺,我現在腦子里還糊里糊涂的,但是有一點很明確,這片沙坑的附近,很可能有人悄悄的潛伏了過來。

    我暫時沒有亂喊亂叫,輕輕的從沙坑邊沿退出去,飛跑著跑回帳篷那邊,把四個人都叫醒了。簡短的一說,他們全都明白了現在的情況。

    “莫莫,你在這里看著小貓,你們倆不要亂動。”我讓張莫莫和寧小貓留在這兒,沙坑那邊很可能會出現什么意外,兩個女人要是遇險,我們就得全力的救她們。

    老王還有小毛跟我一塊兒輕輕的溜回沙坑,一路走,我的頭皮還在一路發麻。露營地四周除了微微起伏的沙地,就再也沒有別的遮蔽物,我們三個人置身在如此明亮的月光下,沙坑附近的潛伏者,多半能看到我們。

    他能看到我們,我們卻看不到他,這種情況是最讓人頭疼的。

    沙沙沙......

    我們三個人跑到沙坑邊的時候,那位叫做吳窮的仁兄,還在機械般的刨動沙子。老王手里抓著鏟子,如臨大敵。

    “這附近,是不是有人?”我壓著嗓子問小毛:“在虎耳給我們找麻煩的人,是不是跟到這兒來了?”

    “這一定是會遷識奪舍的人。”小毛皺著眉頭,在周圍掃視了一眼:“否則,死了這么久的尸體,是不會作祟的。”

    “能想辦法把對方找出來嗎?”

    “不好找。”小毛搖搖頭:“對方用這個法子搗亂,說明他本身就不想露面,有意隱藏著,我們很難找到他。”

    “那就這樣眼睜睜看著?”

    小毛說,我們肯定遇到了學過遷識奪舍的人,但不管是仲覺,還是傳自古象雄的班達覺,如果奪舍者想長時間占據所奪的軀殼,先決條件就是那具軀殼要完好無損,沒有外傷,沒有破損。否則的話,奪舍者逗留一段時間,就必須放棄這具軀殼。

    也就是說,無論是誰在影響這具干尸,時間都不會很長。

    “那么多廢話干什么?直接下去把它砸了,再澆點油放火燒,看它還能翻出什么浪花!”老王拿著鏟子,直接就想跳到沙坑里,把正在刨動沙子的干尸砸爛。

    “王哥,王哥!”小毛趕緊拉住老王:“先別莽撞。”

    “我又沒讓你下去,我自己下去也不行?”老王甩甩胳膊,不由自主的朝后面看了看。我知道,他惦記張莫莫,即便沙坑離帳篷還有一段距離,可老王就想把危險化解在這里,避免真有后遺癥,會牽連到張莫莫那邊。

    “我不是那個意思,王哥,我不是那個意思。”小毛死死的抓著老王,解釋道:“我的意思是說,這具干尸,可能不會把咱們怎么樣。如果真的是要對付我們,干尸就不會躲在沙坑里,而是直接出現在咱們帳篷那邊了。”

    我覺得小毛說的有道理,在虎耳的時候,未知的潛伏者為了對付小毛,所以沒有驚動任何人,直接就是沖著小毛去的。而現在,這具干尸偏偏在沙坑里弄出這樣的動靜,把我給引來了,這就說明,潛伏者可能真的不想把我們給怎么樣。

    但我不相信這世上會有無緣無故的事情,驅使干尸的人這么做,一定有他的目的。

    沙坑里的干尸,完全干硬的和一段木柴一樣,它的胳膊在沙子里亂晃,每一次晃動,整條胳膊從關節處都在咔咔作響,很讓人懷疑,它的胳膊隨時都會崩斷,從身體脫落。

    “咱們先看看,看看再說。”小毛又朝周圍看了一眼,他自己心里可能也有預感,虎耳一次,沙塵暴的時候一次,兩次危險,都是針對他而來的,他不怎么踏實。

    小毛在看,我也在看,我有些納悶,這片荒漠地勢這么平坦,如果真隱藏著人,人會藏在什么地方?難道都藏到沙子下面了?

    我努力讓自己鎮定,但是前兩次的行動里發生的那些事情,始終是我心頭的一片陰影。

    “老兄,我聽說,你活著的時候,是個什么中郎將?別以為我什么都不懂,中郎將,是個挺大的官兒吧?”老王拿著鏟子,蹲在沙坑邊兒,抓起一塊爛糟糟的木頭,順手丟了下去:“你在這兒算是因公殉職,家里老婆孩子估計也沒少分地,你還不知足?要不是我們累的要死要活把你挖出來,你還在下頭挺著呢,不求你給啥好處,你就老老實實的不行么?”

    “別啰嗦了。”我輕輕拍了拍老王:“我們倆順著沙坑這邊走一圈。”

    我一直感覺很別扭,這個潛伏者,就和一根刺一樣,深深的扎在肉里。這根刺可能暫時不會要命,可讓它留在身上,始終都是個禍患。我根本不相信,有隱形的人,潛伏者必然是在附近的。

    我和老王一人一邊兒,順著沙坑朝前面慢慢的走,一邊走,一邊全神貫注的觀察。走了估計有十幾米遠,這里依然是商隊被淹沒的范圍,沙子下面肯定埋著死掉的駱駝和商隊的人,只不過我們人手太少,時間也不夠,估計是不能進行挖掘了。

    嗖!!!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就看見面前大概三四米之外的沙地下面,有什么東西在嗖嗖的穿行。

    “老王!”我叫了一聲,拔腳就朝前追,老王提著鏟子也跟了過來。

    沙子下面肯定有東西,鼓起了一個小小的包。這個小沙包飛快的朝前移動,我和老王一左一右,順著沙包移動的方向追過去。老王的嘴巴到什么時候都閑不住,現在還在埋怨,他說當時在旦猛撿了一把槍,我非讓他給丟掉,如果留著那把槍,現在根本不是事兒,沖著沙地里開一槍,什么妖魔鬼怪都得現形。

    我沒時間和老王廢話,緊緊追趕著在沙地下穿行的東西。我手里拿的是刀子,這個時候派不上什么用場,老王罕見的機靈了一回,雙腳一蹬,猛然發力,身子朝前猛沖的同時,手里的鏟子也拍了出去。

    啪!!!

    這一鏟子拍的竟然恰到好處,不偏不倚正拍中沙子下面的東西,鼓起的沙包立刻回落。老王拿著鏟子在沙子里一翻,頓時,一團黑黝黝的影子就從沙子下面被翻了出來。

    “這是啥?”

    我看到這團黑黝黝的影子時,第一個感覺就是想吐。

    這是一只死老鼠,體型很大,比一般的老鼠至少大一倍。老鼠早就死了,散發著一股讓人反胃的臭味。

    老王把死老鼠重新埋了,這件事算是虛驚一場,但讓我心頭的危機感更重。那個潛伏者,一直借用這樣的手段,搞的我們人心惶惶,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和老王趕緊朝回走,等我們走回去的時候,小毛在沙坑邊對我們擺了擺手,說:“干尸不動了。”

    干尸平趴在剛才刨動沙子的地方,一動不動。就和小毛說的一樣,借用這樣的尸體遷識奪舍,時間不能太長。

    干尸不動了,沙坑里的沙沙聲也完全中止,四周寂靜,再沒有異樣的聲音。我們三個人站在沙坑邊緣,相互對視了兩眼。

    事情就是這么簡單?難道潛伏者搞這些花樣,就是為了擾亂我們,讓我們睡不好覺?

    我不相信。

    我選了個地方,跳進沙坑,然后慢慢靠近了靜止不動的干尸。干尸徹底恢復了原狀,我用繩套套住它的一條腿,把它給拖了出來。

    干尸下面,是一個剛剛被刨出來的小坑。小坑是緊貼著駱駝的尸體刨出來的,因為駱駝體型太大,我們只把干尸給挖出來,駱駝還留在原地。

    毫無疑問,這個小坑,是干尸剛才刨出來的。

    我用鏟子在這個小坑里輕輕的扒了兩下,頓時,沙子里露出了兩個被捆綁在一起的圓筒。

    如此一來,我心里一片雪亮,潛伏者驅使這具干尸,就是為了把沙子里的圓筒給挖出來。我們挖掘沙坑的時候,不免會有遺漏,兩個被壓在駱駝尸體下的圓筒,就這樣出土了。
  http://www.qnvjct.live/txt/108662/2745113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