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輪回星神傳 >第四十七章 深愛之人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四十七章 深愛之人

    此刻陣法大殿中,易容雙手一揮,陣法光芒盡散。

    李無夜上前連忙道:“小友真是多謝了,你可是我天邢國的恩人啊!”

    后面的六大長老也是驚訝的看著易容,特別是大長老李摩臉色一陣青一陣紅的。

    不過眾人并不是什么不知好歹之人,只見大長老首先向前行了個禮道:“少俠,怪老夫不識,多謝小友”

    “多謝小友”后面的五個長老連忙順應道

    易容看到這個情況也是有點受寵若驚,開玩笑六個年過八旬的老者向你一個晚輩行禮,你受的了嗎?

    連忙也回禮道:“各位長老折煞晚輩了”

    隨后看向李無夜說道:“宗主大人還是趕緊去外邊安撫你的門人為好,剛才陣法修復后的余震可是傳遍了你的烈陽山脈啊!”

    “啊,好好好,我竟然將這件事忘了,凝兒,你先將小友安置在客院,我出去處理一下”李無夜說著連忙走出了大殿外。

    “是”李凝兒回道,隨后看向易容也是驚訝的道:“跟我來吧”

    天邢宗的客院在天邢宗主峰的左邊山峰上,三座山峰以天橋相連,易容在李凝兒的引領下路過天橋,易容好奇的看著兩座山峰的下面,云霧繚繞,宛若仙境,星力充沛,不愧為天邢國人人神往的圣地。

    “小心掉下去,下面可是有王級星獸”李凝兒提醒道

    “我一個星宗還怕王級星獸?”易容不以為意的說道

    “那要是十萬個鷹鳥同時向你攻擊,你這個星宗還受得了?”李凝兒笑著說道

    “咦”易容害怕的退到了天橋的中間,有些驚道:“十萬只鷹鳥?你是說?”

    只見此時天橋下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震動,一股強大的起氣息撲面而來。

    “這是怎么回事?”易容警惕的看向李凝兒道

    李凝兒也有些疑惑的向下望去,云霧繚繞什么都是看不到。

    “也許是宗門大陣剛剛修復,那些大群鷹鳥受驚吧,況且這烈陽淵向來都是時不時的傳出奇怪的聲音和氣息”李凝兒不在意的說道。

    “哦”

    此時的烈陽淵大約幾萬米的深處,只見一個巨大的猛獸似的生物,身如巨龜,但是其上竟有著一節人的身體,它沒有頭顱,面部五官竟然長在似人的那節身體上。

    只見它睜開了雙眸,頓時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它中心蕩開,它那如人的嘴巴張開竟然口吐人言,只聽它驚訝的道:“星陣變了?是那個人嗎?看來那人說的不錯,星河大陸將要變了,要變了”

    隨后它又合上了嘴巴,閉上了雙眼。

    “走吧”李凝兒笑了笑,并沒有解釋,而是向前走去。

    不到一會,兩人走進了一個院子,這只是個普通的院子,院里有著四張凳子,一張桌子四周有著四五間房屋。

    此刻李凝兒看著易容,想說些什么卻又是怎么也說不出口,

    易容知道他想說什么,于是干脆搶先說道:“我二哥慕容無極中了誅心之毒”

    李凝兒眼中突然閃現出些許的慌亂,但是不知怎么的突然被怨恨代替,只見她冷冷道:“誅心之毒,怎么可能,誅心之毒極難煉制不說,對于一般的人又沒有用處,雖然世人皆說,世間奇毒,誅心為末但最奇,但是慕容無極那種人怎么還會有深愛之人”

    易容看著分析的頭頭是道的李凝兒真是無語,他緩緩的道:“他如今,日日受誅心之苦”

    “那跟我有什么關系,他竟然真的中了毒?那登徒子現在肯定有心愛之人了吧!那藥引不是需要心愛之人心頭血嗎?你找我作甚?”李凝兒眼中似是有些失落但是依然倔強的說道。

    “那如果她的深愛之人就在眼前呢?”易容凝實著李凝兒道

    “在眼前,又?”李凝兒正在準備反駁突然戛然而止,她眼中涌現出不可思議的目光。

    “沒錯,是你”易容肯定道

    “不可能,那個登徒子,那個殺我的手下之人,那個把我羞辱一番又將我放歸國的人……,那個…………,他怎么可能”李凝兒低聲的道,此刻她的目光恍惚,心中的委屈與不甘此刻都順著她的淚水涌出。

    “是啊!從尋花問月樓的初次見面,我的那個傻二哥就鐘情于你了,殺了你的士兵,她知你憤恨,情愿故意挨你一刀讓你泄憤,那一刀可是距他的心臟只有一指的距離,差點要了她的命,他休息了足足一個多月都沒有緩過來。

    隨后的幾戰你可知為何天機士兵遲遲不應戰,傷剛好,他就被底下將士暗逼出兵,那一戰你應該知道他勝了。

    你成為了俘虜,為了出一個合理的理由放了你,他只好當中羞辱你一番,將你放了回去,但是你可知他承受的是什么,是將士的質疑,是手下的離去,甚至他用劍斷發明志。以示自己根本不是因為看上你而放了你。

    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你應該知道,我天機國的習俗,非喪父母,不得公然用劍斷發。隨后你回了天邢宗,之后的事你應該都知道”易容激憤的將羅宇用八卦天星決看到的場景說了一邊,連易容看了真相都是為慕容無極不平。

    李凝兒此刻的淚水如水般的流下臉龐,其實他一直有著懷疑,只是不敢相信,此刻經過易容的說,她全都明白了,一切都很合理,但是又是自己最不想相信的。

    “小友,咦?”此時李無夜從外邊走了進來李凝兒一看有人來了,連忙擦了擦自己的眼淚。

    李無夜疑惑道:“女兒,怎么了,是誰欺負你了,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有顧慮,盡管說出來,爹幫你出頭”

    易容頓時有些無語,堂堂一宗之主竟然是一個如此護短之人,不過他并沒有生氣。

    李凝兒連忙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淚水道:“爹爹,沒有了,剛才路過天橋一個鷹鳥突然不知怎么就帶起一陣灰塵,女兒眼中進沙子了”

    “哦?沒事吧!要我請華大師來嗎?”李無夜關心道

    “不用了,已經好了”李凝兒笑道。

    “那就好”李無夜道。隨后看向易容笑道:“真是不巧,早知道留幾株烈陽花,現在,哎!”

    易容疑惑道:“宗主有難處?”

    “不是有難處,實在是不想小友以身范險啊!因為迫于約定我們天邢宗的人不能出面,摘取烈陽花只有靠小友自己了。”李無夜為難的道

    “如此多謝宗主了”易容依然感謝道。

    雖然如此,只要有機會,易容還是愿意去取烈陽花。
  http://www.qnvjct.live/txt/108669/2744018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