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江湖十大奇案 >第十七章:風舞不及張先生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十七章:風舞不及張先生

    張小雷聽得云里霧里。

    怎么邵家突然變成自己人了?

    他驚愕道:“先生,你幫趙家做事,聯合陳家對付邵家,結果你說邵家是自己人?”

    李風舞點頭道:“對。”

    “那趙家和陳家才是敵人?”

    “也是自己人。”

    “怎么誰都是自己人啊?”

    李風舞笑道:“我與誰都有聯系,又偏偏與誰都沒撕破臉皮,自然都是自己人。”

    張小雷吃驚道:“你與三家都有聯系?”

    “嗯,還沒決定要整哪家,反正……恃強凌弱,欺軟怕硬,明白么?”

    “這樣不是君子所為吧?”

    “我們難道是來當君子的么?”

    張小雷一想也是。

    確實不是來做君子的。

    李風舞將手搭在張小雷肩膀上,認真道:“你現在算是入了我的伙,我要將事情與你說清楚。”

    張小雷好奇道:“什么事?”

    “自然是該分你多少提成的事。”

    張小雷睜大眼睛,驚訝道:“我還有提成嗎?”

    李風舞笑道:“這個當然會有,難道你白白跟在我身邊做事么?”

    張小雷小聲說道:“我原本以為,跟在先生身邊混口飯吃,已經是最大的恩賜了。”

    李風舞輕聲道:“只要你跟在我身邊,我便不會虧待你。我是這么打算的,若是事情成功,我會分你五十兩、一百兩、二百兩不等。”

    “怎么說?”

    “我掙得越多,你拿到的也就越多。”

    張小雷一聽,頓時躍躍欲試:“先生需要我做什么,只管吩咐便是。”

    李風舞輕聲道:“調查趙有為的死。”

    “啊?”

    張小雷驚訝道:“我來調查?”

    “對,這次案件撲朔迷離,我又不能隨意去現場,還是交給你做最為適合。”

    “那先生做什么?”

    “我負責穩住三家,尋找機會。但至少我要知道殺人的兇手是誰,這樣我才能放心。”

    “那……那我又沒先生那樣好的腦子。”

    “找到線索,可以來與我匯報。”

    張小雷點點頭,既然李風舞愿意幫忙,那就什么都好說。

    李風舞似乎是疲憊了,他回到屋里歇息去了。

    而張小雷卻有些睡不著。

    “我剛剛才被捉過,而且又挨了板子,此時人們應該都以為我只能躺在屋里喘息。可我偏偏來個出其不意,再去調查一次。”

    想到這兒,他就興奮不已:“對,我得再去調查一次!”

    他急匆匆又出了門,這次外邊更是看不到人。

    等來到花月樓,張小雷故技重施,又進了廚房。

    就如同他猜想那般,這花月樓的人果然都已經休息。人們也應該想不到,賊會一晚來兩次。

    張小雷躡手躡腳來到了死人的房間,這次里邊可沒了百里夫帶人埋伏。

    他順手弄來一個燈籠,在房間里檢查起來。

    屋子里邊,很是整潔。

    張小雷站在屋子中央,自我分析:“先生說不能害怕厲鬼,我要從有人行兇的方面去想。”

    他讓自己冷靜下來,最后嘟噥道:“這兒十分整潔,我之前來的時候也是如此,說明沒有打斗痕跡。如此看來,有線索。”

    此時此刻,他猶如唱雙簧一般,往旁邊站了一點,用李風舞的口吻說道:“哦?那你以為如何呢?”

    張小雷繼續說道:“兇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害張老爺,讓他丟了性命。這說明兇手要么是趙有為可以接近的熟人,要么是偷摸進來襲擊,要么是趙老爺當時被下了迷藥。”

    他又自言自語道:“你給的過于粗略,就沒個詳細的說法么?”

    張小雷認真道:“迷藥應該可以排除,因為當時小媚娘與趙有為一起喝酒,但小媚娘卻沒被迷倒。如此看來,要么是熟人,要么是偷襲。”

    “不錯不錯,不如根據現場的線索,繼續推斷。”

    張小雷在屋子里邊逛了起來,結果他走路時,地板忽然發出輕微的吱呀聲響。

    “咦?”

    張小雷驚訝道:“我如此輕微地走路,地板竟然也會發出聲音。”

    “說明什么呢?”

    “說明想要出其不意偷襲趙老爺并不容易,這應該就是熟人作案!”

    “小雷真是無比聰慧,我與小雷比起來,宛如星辰比皓月,實在是有天與地一般的差距!”

    這種自言自語的感覺,讓張小雷很是舒服。

    他擺手道:“先生莫要說這種話,雖然說的大多都是實話,可我張小雷何曾是個虛榮自大的人?”

    “說的是,我與小雷差了幾個境界。”

    張小雷又是一樂,他開始查探起床鋪。

    畢竟,趙有為就是死在了這個床鋪上,不得不查。

    沾染鮮血的被褥已經被帶走,也沒人來撲新的被子。

    張小雷看著床鋪上的木板,忽然皺緊眉頭:“奇怪。”

    說完這句話,他往身后一跳,又裝出李風舞的口吻問道:“怎么奇怪?”

    張小雷解釋道:“你看這木板,看出什么蹊蹺沒有?”

    “我實在是愚昧,看不出來……還請張先生指教。”

    “也罷也罷,說實話我有些懶得與你解釋。一想起要與你這種頭腦的人解釋,我便犯惡心,胃里有一股難以言喻的嘔吐欲望,可看在你平日里待我不薄,我便簡單與你說說。”

    他指著床鋪上的木板,認真道:“這木板分為四塊,鋪在床上,共有五條縫隙。”

    “哦?說明什么呢?”

    “這縫隙足以讓刀片刺過。”

    張小雷認真道:“先前還說應該是熟人作案或者偷襲,倒是可以在這兒看出蹊蹺,說明這床有問題!也許當時底下藏了人,等趙老爺躺上來之后,那人就趁機一刀刺入!”

    “有這說法?”

    “螻蟻,你不信我?”

    “不是不信,只是覺得好奇,還請張先生明察秋毫。”

    張小雷哼了一聲,忽然抓住木板往上一掀,叫道:“今日就讓你這蠢驢看個明白!”

    床板掀開。

    只見那床底下,竟然真有個黑漆漆的通道,通往外邊兒。

    張小雷睜大眼睛,他喃喃道:“我了個乖乖,還真被我給查出來了?既然我如此聰慧,憑什么還要跟著他混?”
  http://www.qnvjct.live/txt/108673/2733301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