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緝兇者 >第二章 死亡訊息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二章 死亡訊息

    “許隊,現在雨勢這么大,痕檢科在現場也沒發現什么有價值的線索,還是回去再說吧。”

    在劉君婷的建議下,夏辰辰冷冰冰的尸體被抬上了運尸車,雨勢造成了兇手痕跡的難以尋覓,所以只能回去對尸體進行尸檢,希望可以發現其它線索。

    警戒線外有十幾名撐傘的路人,其中就有兩人是自由記者。

    兩人一個拍攝一個記錄,近幾個月以來江區向來都是風平浪靜,聽了耶木杉剛才的推理更是讓兩人來了興趣,這無不是一件稀奇的新聞。

    “阿海,報案人的信息給我。”許清華沒有獲得有用的線索,只能換個角度考慮問題。

    耶木杉不經意瞥見不遠處報案人,標準的職場西裝,戴著一副黑色半框眼鏡,看上去比較斯文,身材也比較健碩,肯定不是熬夜的小白領,應該是經常去健身房的擼鐵直男。

    警員阿海把手中的信息登記遞給了許清華。

    “報案人名叫何盡,17點30分下班后離開公司,路過十字街恰巧看見了整個行兇過程,由于雨勢太大,他沒能看清兇手面貌,也沒看清是男是女,只知道兇手身穿了件黑色雨衣,還帶著一副口罩,行兇后很快離開了。”

    “情殺?激情犯罪?”許清華見過太多的案子,像今天這種被害人年輕漂亮的,兇手不搶劫、不強~奸,情殺的可能性很大。

    “是不是情殺我不知道,但激情犯罪的可能性不太大。”

    耶木杉抬頭,盯著四周的監控,眼珠快速掃動,像是計算著什么,腳下也不停的移動,重新拉動警戒線的范圍,“圍繞尸體十平米左右的范圍是監控盲點,蓄意謀殺的可能性超過70%。”

    “技術科會調取更多、更準確的監控視頻,你有時間琢磨這些無用的東西,不如去附近商鋪尋找目擊證人。”

    面對許清華的質疑,耶木杉想要反駁,不過想想人家副隊長的位置,強忍住發飆,他就不明白了,用眼睛就能看到的東西,為什么還要技術科的同事浪費精力和時間。

    雨勢越變越大,幾分鐘后,觀看熱鬧的行人也漸漸都散了。

    這時,兩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男人不顧警員阻止,越過警戒線闖入現場。

    “攔住他們。”許清華濃眉一挑,走到被攔下的兩人面前,喝道:“干什么的?”

    “我們是夏辰辰的朋友……”偏矮個的男生話說一半,另個高個男人已經跑到運尸車前。

    “辰辰!”高個男人一見到車上的夏辰辰,忍不住流出了眼淚。

    只是他滿臉都是雨水,那雙微紅且冒出淚花的眼睛看上去也著實讓人心疼,可以想象,此刻他心里有多憎恨殺死夏辰辰的兇手。

    “小宇,你不要激動,她……”

    “你讓開!”

    矮個男人本想上前安慰,卻被直接推開。

    “我叫安平,這是我同學趙宇,他是夏辰辰的男朋友,接到辰辰父母的電話趕過來的。”

    安平見幾名警察跟上來,怕產生誤會,趕忙向許清華介紹自己和趙宇。

    安平表情傷心又緊張還不忘輕撫趙宇的背脊,予以安慰。

    “辰,辰辰,你醒醒……”

    可惜很明顯,趙宇此刻的情緒,不是安平能掌控的。

    “你先冷靜點,我們會盡快抓住兇手的。”

    許清華的話,趙宇根本聽不進去,他現在只想夏辰辰能夠睜開眼看自己一眼。

    瓢潑大雨并沒有將要停息的征兆,面對趙宇的不聽勸阻,許清華只能選擇將他一起帶回警局。

    晚上20點,刑警隊休息室內。

    耶木杉手里的香煙早已燃盡。

    他望著窗外發呆,依舊沉思在夏辰辰的案件當中。

    夏辰辰的死亡時間與目擊者何盡的報案時間吻合。

    尸體上除了頸動脈和胸前兇器所在的兩處致命傷,并沒有發現其它傷痕,死者也沒有強烈掙扎過的痕跡,死前更沒有發生過性行為。

    尸檢過程中,在尸體和衣物上并沒有發現指紋,兇器水果刀上也沒有發現兇手的指紋。

    可能是兇手的反偵察能力比較強,帶了手套作案。當然了,因為外面雨勢很大,被雨水沖刷掉的可能性也同時存在。

    不過,根據目擊者何盡所訴,許清華派人去調過附近的監控,兇手很狡猾,掐了監控的死角,除了他身穿雨衣的背影,其它什么都看不見。

    而且在一個胡同拐角,兇手的身影徹底從幾個追蹤監控中消失了。

    目前可以肯定,兇手是非常熟悉這案發一帶的地形,對于兇案過程想必也是精心策劃過,否則不可能成功躲過多個監控,還不留下任何指紋、痕跡。

    耶木杉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一邊回憶著趙宇之前的說詞,一邊細化著筆錄。

    時間是星期天,死者夏辰辰今天休假約了趙宇。

    早上8點,她和趙宇去逛街買了一些衣服,中午12點至13點半兩人看了一場電影。

    趙宇和安平兩人合伙開了一家咖啡廳。

    由于是周末,而且又在下雨,咖啡廳里的客人很多,到了下午14點多,安平便給趙宇打電話把他叫回了店里。

    從夏辰辰和趙宇分開,到夏辰辰死亡這段時間,夏辰辰去過咖啡廳一次,喝了杯咖啡就離開了。

    尸檢報告表明死者嘴里的確檢測出含有咖啡物質,說明死前有喝過咖啡,這一點也剛好吻合趙宇和安平兩人的口供。

    大概下午17點多鐘,死者從咖啡廳離開,之后出去不到半個小時就慘死街頭。

    在夏辰辰所住的公寓里,也有口供中逛街買的東西。另外,還發現一張羅茜寫給夏辰辰的兩萬元的欠條,日期是昨天。

    “又是這個叫羅茜的?奇怪的短信,兩萬元的欠條,有什么聯系嗎?”

    耶木杉皺著眉頭吸了一口煙,案件到現在為止,毫無頭緒。

    無奈,拿起了桌上一張A4紙,上面打印著他根本看不懂的奇怪內容。

    “丶丶乛乛?。”

    這條短信息是死者發給好友羅茜的,按時間來算,應該是死亡前夕,甚至有可能是兇案發生的同時。夏辰辰已經面對死亡,又是什么原因讓她一定要在痛苦或驚恐中發出這條短信?

    耶木杉以為是死者跟羅茜朋友間的暗語,不過給羅茜打過電話后,羅茜也表示不明白什么意思,不過對方說會盡快趕到警局。

    “丶丶乛乛?。”

    耶木杉還是看不明白,他猜想著會不會是什么日文之類的,可仔細琢磨,更像是筆畫。

    “兩點,橫折,橫折,嘶...是馮?那這個問號和句號又是什么意思?”

    耶木杉走來走去,還是沒有頭緒。

    20點30分左右,羅茜才趕到警局,她也很關心夏辰辰的事,畢竟對方是她的好閨蜜,事發突然,家里人也讓她趕過來協助警方。

    當看到夏辰辰的尸體后,羅茜癱軟的跪在了地上,這時她才意識到自己與夏辰辰的關系,已經如此親近。

    “辰辰,對不起,都怪我,要不是我你也不會……”羅茜流著淚開始自責。

    耶木杉疑惑的看著羅茜,“羅小姐,你這話什么意思?”

    羅茜擦了擦眼淚,緩和了一下心情,她知道現在不是為夏辰辰痛惜的時候,而是要替好閨蜜報仇,查出幕后兇手。

    “下午,辰辰說想和我一去看我媽媽,當時我要是答應了,她也不會……”

    “羅小姐,你冷靜點,不要自責。”

    耶木杉準備把羅茜叫到辦公室仔細問一些事,剛走兩步就碰見了報案人何盡。

    “羅小姐,這位是案發時的目擊證人,也是他報的案。”

    “謝謝你。”羅茜有些哽咽。

    “沒事,配合破案,這是每一個公民的責任。”

    何盡微微一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如果沒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

    “感謝你的配合,有需要我們會聯系你。”耶木杉與何盡握手道謝,可是雙手握住與松開的一剎那,耶木杉眼中閃過一絲不被察覺警覺。

    何盡扭頭轉身的一剎那,羅茜卻皺了皺眉,看著何盡的背影有些恍惚,她總感覺自己在哪里見過,可一時半會兒又想不起來。

    到來辦公室,耶木杉給羅茜倒了杯熱水,“羅小姐,你最近很缺錢嗎?”

    羅茜一愣,耶木杉繼續道:“我們在夏辰辰的家里發現了你寫的欠條,就是兩萬塊的那張欠條。”

    “我,我……”

    羅茜稍有遲疑,咬了咬嘴唇,“我母親肝癌擴散,做手術需要錢。”

    “對不起。”耶木杉并沒有多少歉意的道了聲歉,接著問,“這兩天夏辰辰有什么不對勁嗎?”

    羅茜思考片刻,搖搖頭,“沒有,她跟趙宇最近在考慮結婚,每天都是幸福洋溢,像個公主。”

    “夏辰辰為什么發信息給你,內容是什么意思呢?”

    耶木杉繼續不停歇的追問,“根據夏辰辰的死亡時間推測,短信發出的時間跟案發時間很接近。”

    “你是在懷疑我嗎,我一直在醫院陪我母親。”

    耶木杉這接二連三提問的語氣讓羅茜感到很不舒服,她當然明白對方的意思,欠條是昨天寫的,今天夏辰辰又突然遇害,再加上收到的奇怪短信,很明顯是在懷疑自己。

    “羅小姐你考慮的太多了,我只是在了解案情。”耶木杉一臉鎮定的看著羅茜,對于羅茜的不悅絲毫不為所動,目前來說,只要是和夏辰辰有聯系的人都值得懷疑。

    “也許是隨便找個人發的信息吧,否則她一定會把信息發給趙宇的,他們倆的感情非常好。”

    羅茜低下頭不想去和耶木杉爭辯,如果不是想幫助警方破案,讓殺害夏辰辰的兇手早日歸案,她哪能忍得了這種莫須有的無禮質疑。

    耶木杉盯著羅茜目不轉睛,眼神冷冰冰的,讓人很不舒服,他自己卻仿佛毫無察覺。
  http://www.qnvjct.live/txt/108678/2733406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