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緝兇者 >第八章 陷害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八章 陷害

    運走尸體后許清華走到一間內屋,開始一個個輪流查問收到信件的幾人,因為就目前的線索來看,只有這幾人有較大嫌疑。

    董浩,剛忙完手頭工作,準備找蘇三月談一些事,可剛到門口就看見屋內發愣的小沫,無任何人給他作證,蘇三月死亡時恰巧在門口,以此來看很有可能殺了蘇三月就離開了化妝屋。

    陳易蘭,她和蘇三月的化妝屋是分開的,就在蘇三月的隔壁,兩人的化妝師都是小沫。經過證實小沫是先給她化完妝才去了衛生間,由于陳易蘭是一個人在化妝屋,因此也無人作證,有殺了蘇三月后再返回屋子的可能。

    韓羽是出衛生間后發現蘇三月死亡的事,不過是在小沫發現的幾分鐘后,雖然小沫可以為韓羽作證,但也不能排除他殺人的可能性。

    發現尸體的是小沫,屋子里只有一具尸體和她兩個人而已。

    因此,許清華認為目前最大的嫌疑只有小沫。

    “我...我真的沒有殺她,許警官。”

    盤問到小沫她依舊很慌張。

    許清華追問:“可只有你和死者有過接觸,這你怎么解釋?”

    “蘇姐對我那么好我根本不可能殺她,而且我是上完廁所后才發現她死了的,你...你不信問韓導,韓導可以給我作證。”

    小沫盡力的解釋著,唯一能想到洗脫自己嫌疑的人只有韓羽了。

    許清華知道這么問下去也是無用,找不到小沫的殺人動機,刀上也沒有她的指紋,這樁案子便只能繼續追查才能有結果。

    得知蘇三月被害的消息莎莉隨后也趕到了現場,在盤問下她承認了這段時間和蘇三月走的很近,目的就是想把蘇三月捧紅,事發當時她不在場,因此便先排除了她殺人的可能性。

    “對了,我今天有看見過三月收到的那個快遞。”

    這時Sally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耶木杉連忙問道:“什么時候?是什么人送過來的?”

    “大概是中午吃過飯后吧,送過來的當然是快遞員啊。”

    Sally回想了一下說道。

    隨后陳飛在梳妝臺的抽屜里的確搜到了一個快遞盒子,上面的地址和電話是董浩的。

    幾人都有收到過同樣的東西,但都是董浩的信息。

    現在嫌疑又指向了董浩,可又沒有什么證據能證明他殺了蘇三月。

    之后許清華吩咐人搜查了陳易蘭的化妝屋,但在里面也沒有發現可疑之處。

    四個人都沒有不在場證明,一時之間許清華也只能想到四人都有作案的嫌疑了。

    “耶哥,你說會不會是韓羽和小沫串通殺人?”

    陳飛絲毫沒有頭緒,轉臉問向耶木杉。

    “應該不會是小沫,因為即使她知道董浩的住址也不知道電話是多少。”

    “可是韓羽知道啊,他可以告訴小沫。”

    “不,這幾天我一直在寄件站點,并沒有發現她去過那里。”

    “唉,看來只有明天再去那里查查看了。”

    陳飛看了看表已接近十點了。

    由于事發突然第二天拍攝只能叫停,與此同時蘇三月死亡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市。

    (當代女星蘇三月于昨晚18點30分被殺害至古裝街廂房內。)

    (昨日傍晚,女星蘇三月自殺于古裝街內。)

    不同標題內容都顯示在頭條上,有的甚至開始胡編亂造的炒作。

    劉君婷已經檢查完了蘇三月的尸體,身上沒有其它傷痕,死前也沒有與人發生過性,行為,指甲里的碎屑的確是木屑。

    驗尸結果已然看得出蘇三月的死亡是他殺,再加上那雙遺留下的手套,更是毋庸置疑了。

    上午,耶木杉派陳飛調查了前幾天去的快遞站點,前四位所見到的送件人都是一個人,由于蘇三月收到的東西是在拍攝地,那一片區域則是由另一人負責。

    但遺憾的是在這兩人身上并沒有調查出什么有用的線索,他兩就只是同一快遞公司上班的普通員工而已。

    另外,在站點處的監控里也沒有發現什么可疑人物,就連寄送信件與刀具的人都沒有發現,店里的人也說沒有寄送過那些東西。

    雖然之前有民警去查過董宅內的傭人,不過許清華還是按程序又去盤問了一遍,可結局還是一無所獲。當然這也在他的預料之中,正在著手調查這件事的是他的死敵耶木杉,要是有什么發現對方根本沒有必要隱瞞。

    “這些字體為什么如此的不工整呢?難道是文化水平低?還是兇手故意這樣寫的?”

    許清華吸了一口煙,皺眉看著桌上的幾封信。

    “也許吧,不過...”

    耶木杉看著信也陷入了沉思。

    “左撇子?”

    幾秒后兩人對視,同時說道。

    想到這一點許清華立馬召集了收到信件的其他四人在董宅內。

    經過調查,發現只有一個人是左撇子,就是董宅里的管家錢峰。

    “錢叔,這信...真是你寫的?”

    事情查到了這里,董浩不得不開始質問管家,畢竟是他的傭人,他可不想到時候傳的沸沸揚揚。

    “不不,不是我寫的,董先生,你怎么會這樣認為呢?”

    “可你也看見了,這信上面的字和你剛才寫的很相似。”

    耶木杉上前一步,一臉嚴肅的看著錢峰。

    “許警官,這真不是我寫的,肯定是...是有人陷害我。”

    錢峰有些不敢直視許清華那樣的眼神。

    “其他幾人平時都在拍戲,而你的確有時間去寄送這些東西,現在查出這就是你的筆記,而且能夠記住你家先生的號碼,難道你要告訴我這些真的是巧合嗎?”

    “這真的不是我寫的,你看看我,都年近半百了,怎么會去殺一個小姑娘啊。還有那個叫什么三月的,我根本就和她不熟,怎么會殺了她呢?”

    錢峰比比劃劃的開始解釋,他知道這里的任何一個人都不能為自己辯駁。

    “且先不說你有什么殺人動機,不過現在你的嫌疑的確很大。阿海,先帶他去局里錄口供吧。”

    “等...等一下,我有話要說。”

    阿海剛準備過去錢峰就打斷了。

    “這兩天我看見那個三月和董...董先生走的很近,而且...而且經常來這里,很晚才回去。董先生,我也是沒辦法,希望您能夠理解我,我相信這肯定是有人在陷害我。”

    事情到了很嚴峻的時刻,錢峰還是把自己看到的說了出來。

    “董先生,真有這么回事?”

    錢峰一說完,許清華轉臉問向董浩。

    “是有這么回事,不過這并沒有什么奇怪的,我是看她最近拍戲有些心不在焉,才把她叫到家里來對詞的。這件事整個劇組都有目共睹,弄的我和韓羽這兩天都有些心煩。”

    董浩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憂傷,蘇三月的突然被害讓他也為此感到惋惜。

    聽到這耶木杉好奇的問:“到你家里對詞?董先生,這是不是太過于親密了?”

    “額...這...唉,事已至此,我就明說了吧,最近我們兩個有在交往。”

    董浩說完看了眼身旁的陳易蘭。
  http://www.qnvjct.live/txt/108678/2766255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