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1 韓小倔

    為原來是吳曉靜啊盟主加更。

    ...

    江曉本以為自己已經見識到了這群王公貴族的趴體,事實證明,江曉還太年輕。

    第二天晚上,也就是第一輪比賽結束之后的這個夜晚,江曉被告知有一場舞會,并且被要求佩戴面具、盛裝出席。

    江曉從未參加過假面舞會,他也不需要隱藏了身份之后,才能放肆玩耍。

    入場的大都是參賽者,這也表明,除了一部分隨隊而來的人員,這里絕大多數的人都是星武者,其中擁有感知類星技的不在少數。

    對于那面具后藏匿的面龐,一些人心知肚明。

    但即便是在這種情況下,有一層面具的遮擋,人們便放開了手腳,玩的那叫一個盡興。

    說實話,江曉本可以擁有幾次艷遇,用比諾王子的話來說:“任何發生在今晚的事情,只會留在今晚。”

    這是不成文的規定,算是一種潛規則,一旦有人破壞了這種潛規則,那會受到這里所有人的炮火,集眾之力,去維護這樣一場舞會。

    這也是在維護他們褪去身份光環,去盡情放肆玩樂的權利。

    幾曲過后,江曉拒絕了幾個人之后,便離開了這里。

    對于江曉來說,他只是來開開眼界的,而對于很多人來說,這會是一個非同尋常的夜晚。

    然而這樣的眼界,不開也罷,沒什么意思。

    江曉不僅離開了舞池,也離開了這個晚會。

    走的時候,還順手從侍者的懷里拿走了大半瓶紅酒......

    就在剛剛,那名侍者看到江曉走來,向自己伸出了手,侍者立刻將一支高腳杯遞給了江曉,然而江曉卻是讓過了他左手遞來的高腳杯,直接臨走了他右手中的大半瓶紅酒。

    不僅如此,江曉還在餐桌前挑挑揀揀,拼了一個果盤,這才閃爍離去。

    那身影,要多瀟灑就有多瀟灑。

    舞池中的部分“有心人”關注到了這些,也露出了會心的笑容,他們心中暗暗猜測著,到底小毒奶失去私會誰了......

    離開了舞會的江曉,幾次閃爍,便進入了密林之中。

    這座莊園本就遠離城市,在遙遠的密林深處,江曉找到了特別安靜、特別隱蔽的地點。

    但哪怕是在黑漆漆一片的深林中,江曉依舊召喚出了域淚領域,他眼眶泛紅,漆黑一片的天空中,也漸漸下起了小雨。

    感知之中,這附近的確是空無一人,野生動物倒是有一些。

    確定了安全過后,江曉開啟了禍影之墟,踏入其中,空間大門瞬間收束,密林中依舊一片寂靜,只剩下了漸停的小雨。

    禍影之墟中,一片燈火通明。

    身材巨大的焰火傀,成為了路燈,一個個安安靜靜的佇立著,像是雄偉的火焰雕塑一般,特別的聽話,一動不動,它們的身上,只有那亂竄的火星和偶爾傳來的劈啪作響的聲音。

    江曉拎著紅酒,端著濕漉漉的果盤,邁步向東南角走去。

    卻是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呵...呵......”在健身器械區,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在努力的騎著單車,大口的喘著粗氣。

    那汗流浹背的模樣,跟在帝都操場上跑到死的江曉有一拼,簡直就像是從水里撈出來的。

    她穿著黑色的小背心,彈力褲,腳下并未穿鞋,在汗水之下,衣物緊緊的貼著她的身軀,勾勒出了美麗的身體線條。

    由于單車擺放位置的緣故,所以,此時的韓江雪是背對著江曉的,面前,是一片深邃廣袤的暗淡星空。

    她帶著耳機,手扶著單車,腳下有節奏的騎行著,目不斜視,望著前方那一片星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在她的身旁,正有大量的、濃郁的星力不斷的匯聚著,畫面很是美麗。

    江曉的步伐很輕,悄悄走來,看著那熟悉的背影,看著那刻苦努力的模樣,江曉猶豫了一下,靜靜的站在她了的身后。

    戴著耳機的韓江雪,聽不到任何聲音,在這禍影之墟中,她對周圍的警覺似乎降到了最低。

    但是,身為一名嗅覺敏銳的星武者,隱隱約約的,她感覺到了有目光的注視。

    韓江雪腳下一停,猛地轉過頭,馬尾甩動著,晶瑩的汗珠也揮灑了出去。

    韓江雪眼眸微微一凝。

    與江曉想象的不同,她并沒有重逢的喜悅,反而像是受了一些委屈,但她正在極力克制著這樣的情緒,試圖不要表現出來。

    所以,此時她那漆黑的眼神中充滿了倔強,那汗津津的臉蛋上卻是面無表情。

    江曉邁步走了過去,站在她的身側,將果盤遞了上去。

    從韓江雪進入這里,到江曉再次出現,差不多快要有一周的時間了。

    韓江雪再次騎起了單車,看向了面前的星空。

    江曉咧了咧嘴,將紅酒放在地上,身子依著單車前方的豎立支架,用餐叉戳起一片芒果,送到了韓江雪那干澀的唇邊。

    韓江雪抬眼看了江曉一眼,蹬著單車,幾秒鐘之后,張嘴吃了進去。

    大號果盤足足下去了一半,在甜美水果的攻勢之下,韓江雪終于摘下了耳機,率先開口說話了:“我進入星河巔峰了。”

    江曉道:“好事呀。”

    韓江雪吃著江曉喂來的小塊橙子,情緒卻有些低落:“我找不到半點化星成武的門路。”

    江曉輕聲安慰道:“那是星海期的事情,每個人都有醍醐灌頂的機會。”

    “嗯。”韓江雪淡淡的嗯了一聲,掃了一眼那深紅色的草莓塊。

    江曉也順手叉起草莓,送了過去。

    韓江雪:“你怎么樣了?參加比賽了么?”

    “嗯。”江曉點頭道,“第一輪比賽結束了,我已經晉級了......”

    江曉說著那些千奇百怪的星寵,和韓江雪講著個個趣聞。

    當江曉說道他把雨林貍奶成一灘爛泥的時候,韓江雪的臉上終于有了一絲笑意,似乎能想象到那兇殘星寵被祝福之后的乖巧模樣。

    果盤下去了大半,江曉知道她很缺水,也一直沒有停止投食行為,而韓江雪卻是微微搖頭,示意自己不再吃了,留一些給夏妍。

    江曉這才想起來,對呀,這里還有一只二哈呢!人吶?

    韓江雪輕聲道:“練劍,她需要安靜的環境,在空間深處,在對面的角落。”

    “哦,那我就不去打擾她了。”江曉想了想,將果盤放到一旁的蝴蝶機座位上,順手撿起紅酒也放了過去,“等她回來休息的時候,你再給她吧。”

    “嗯,你小心一些。”韓江雪說著,似乎是已經下了逐客令。

    而江曉卻是拿起了一旁器械上的毛巾,幫她擦起了肩膀、手臂上的汗珠。

    韓江雪沒什么表示,握著單車扶手,望著眼前的星空,繼續訓練著。

    江曉細心的擦拭著她脖頸上的汗水,輕聲道:“你知道,只要你不心急,我們終會得到想要的一切,達成既定的目標。”

    有些話,也的確該說了。

    韓江雪腳下的動作卻是越來越快。

    江曉:“我們一路走來......”

    韓江雪突然開口道:“我要在世界杯之前進星海,無論是身體還是心理,都要跨越進去。”

    那聲音很堅決,話語也很強硬。

    江曉頓了頓,開口道:“走之前,我拜托楊校長、秦望川和二尾那邊,幫忙尋找和你有著相似形圖的星海法系,等我結束這次邀請賽之后,回去找他們問問,如果有這樣的星海前輩,也許能給我們一些建議和指導。”

    聞言,韓江雪的目光,從遠處暗淡的星辰移向了江曉,輕輕的“嗯”了一聲。

    看到她情緒緩解了下來,江曉道:“你進星海是為了什么?”

    韓江雪毫不猶豫的開口道:“星寵,高品質的星技,更強的能力和身體素質。”

    江曉:“這一切又是為了什么?”

    韓江雪:“龍窟。”

    她的回答沒有半點遲疑,目標非常明確,并且在堅定而努力的執行著。

    但凡是個人,就都會有惰性。

    這里沒有人督促,也沒人看管。

    江曉只是偶爾來一次,就看到了她刻苦訓練的模樣,這不僅僅是自律的問題,更是表明了她的目標明確、內心決絕。

    江曉道:“我們說點現實的問題,去了龍窟之后,我們找不到父母的蹤跡,下一步,你又打算干什么?”

    韓江雪抿了抿嘴唇,道:“異球,他們可能在那。”

    江曉的心中重重的嘆了口氣,道:“是的,有極小的可能。但你知道,去了異球,我們便再也回不來了。”

    “我,回不來。”韓江雪腳下一停,抬頭看著江曉,道,“你只是誘餌在那里。”

    江曉笑著說道:“你要進異球,我怎么可能用誘餌去陪你。”

    韓江雪:“你跟我說過很多次,誘餌就是你本人。”

    江曉:“那里很危險,異球也意味著死亡,有一天,我的誘餌死了,再想見到你,可能會是遙遙無期,畢竟從上層維度傳送到異球的地點,每次都不同,范圍極大,而且,在我們兩個不在一起的空白期,也許你也會死于非命。”

    韓江雪似乎又恢復了“韓小倔”的姿態,固執的看著江曉,沒有回應。

    江曉道:“這里真的沒有什么讓你留戀的么?這個文明社會?這地球上的人?”

    韓江雪張了張嘴,半晌,說不出話來,與她之前那目標明確、斬釘截鐵的模樣截然相反。

    良久,韓江雪輕聲道:“我留下來,陪你。”

    說著,韓江雪埋下頭,繼續騎起了單車。

    江曉輕聲道:“韓江雪。”

    韓江雪微微皺眉,她并不適應江曉叫她全名。

    江曉:“你是一個活在目標里的人,你自己也曾說過,你也是這樣表現的。

    比如高中,一次次的聯賽,一次次的成績排名,直到你考入了華夏最高學府,你有一段時間的迷茫,突然不知道該做什么了。”

    韓江雪面無表情,沒有回應。

    江曉:“世界杯拯救了你,給了你一個目標,讓你活起來很有動力,如果沒有世界杯,你可能會更瘋狂。”

    有世界杯,她訓練的目標,暫且是為了在同齡人中奪冠。

    沒有世界杯,韓江雪的訓練只可能是為了去龍窟,這種頂級的目標,對韓江雪來說就是一種摧殘。

    江曉:“哪怕是現在,你已經等不了第二次世界杯了,你將活下去的動力規劃的非常清晰,龍窟和異球。我很了解你,你覺得我會相信你,說會留在地球上陪我這種話。”

    韓江雪抬眼看著江曉,一字一句的說道:“我說了,留下來陪你,就一定陪你,你不需要質疑我對你的承諾。”

    江曉閉上了嘴,不再開口。

    韓江雪緩緩的蹬起了單車,轉頭望向了暗淡的星空。

    那么現在問題來了,

    行尸走肉一般的活著,和懷揣著希望掙扎求生,哪一個才是更正確的人生道路?

    江曉突然伸出手,按在了韓江雪的后腦上。

    他微微俯身低頭,嘴唇輕輕的印在了她汗濕的額頭上。

    韓江雪的身子微微一僵。

    江曉砸了咂嘴,這汗是真的咸......:“我們都知道探索龍窟的結果是什么,所以,下一個話題。”

    韓江雪抬起頭:“嗯?”

    江曉:“你覺得,未來會是你留在地球陪我,還是我去異球陪你?”

    韓江雪咬著嘴唇,心情有些復雜。

    這的確是個問題。

    江曉拍了拍韓江雪的肩膀:“按照你這樣的訓練強度,按照這禍影之墟的修煉速度,用不了半年,你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我們做個約定,我陪你去異球,而且一定是我們兩個一起去。

    并且,你要尊重我的建議,我既是你的戰友,又是你的引路人,沒有我,你也很難找到去往異球的通道。

    我希望,我們能多給自己一些準備的時間,那個節點也許不會是在半年后。”

    韓江雪雙肘撐在單車扶手上,垂下頭,深深的嘆了口氣。

    江曉輕聲道:“考慮考慮。”

    韓江雪低垂著頭,那未經江曉擦拭的臉上,汗水不斷的向下滴落著,沉默半晌,輕輕的“嗯”了一聲。

    江曉拍了拍她的背脊,道:“我先回去了,過幾天,我抱個鉑金神寵回來給你開開眼界。”

    頂點


  http://www.qnvjct.live/txt/89644/2706809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