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2章

    厲秋風道:“韓大人,若以官階而論,我原本不應該在大人面前如此不恭。只不過我此次到修武縣城,是奉了錦衣衛指揮使陽震中陽大人之命辦案。陽大人說了,若是河南的官員奉公守法,不阻撓咱們辦案,咱們自當恭謹有禮。若是他們作威作福,欺上瞞下,妄圖從中做什么手腳,那咱們也不必客氣。韓大人,你是洛陽的父母官,職位要比我高出不少。不過咱上面可還有陽大人,陽大人上面就是當今皇帝。我若是在你面前低三下四,卑躬屈膝,丟的不是我的臉,而是讓陽大人蒙羞。陽大人面子上不好看,只怕……”

    厲秋風說到這里,故意沉吟不說,一雙眼睛只在韓去思身上打轉。韓去思雖然知道厲秋風這些話十句有八句是在恐嚇自己,不過只要有一句是真的,自己若是與他硬頂,情形便會大大的不妙。是以他急忙點頭說道:“厲百戶說得是。原該如此,原該如此。”

    厲秋風這套說辭,自然不是陽震中說的,而是他從錦衣衛同僚那里學來的。此時見韓去思被自己挫了銳氣,在自己面前并未擺出知府大人的架子,卻也不好大加折辱,是以他站起身來,親自搬了一把椅子放在韓去思面前,對韓去思說道:“韓大人請坐。“

    韓去思拿捏著坐下,正想說話,突然想起崔延壽還站在一邊。他轉過頭去,立時換了一張威嚴的面孔,對崔延壽說道:“崔掌門,我與厲百戶有事情要說,你趕快出去罷。”

    崔延壽正自忐忑不安,只想著早一刻離開這里。但是厲秋風和韓去思沒有說話,他自然不敢悄悄溜走。正在不知如何是好之時,聽韓去思如此一說,正中崔延壽下懷。只見他忙不迭地躬身施禮,轉身一溜煙地出了屋子。守在門口的樊通見崔延壽如同逃命一般跑了出來,探頭向屋內子看了看,見厲秋風和韓去思正在說話,他便將屋門輕輕關上了。

    于帆等人站在院子中,每人都有心事,一心想要離開,但是韓去思沒有出來,卻是誰都不敢走。這些人一個個僵立在院子中,看上去情形頗為古怪。

    待屋門關好之后,韓去思這才對厲秋風道:“洛陽知府衙門沒有收到刑部的行文,不知道厲百戶到咱們洛陽辦案,多有怠慢,還請厲百戶見諒。”

    厲秋風道:“這個好說。韓知府,實話跟你講,這個案子是陽大人親自抓的大案,他老人家也已經到了河南。”

    韓去思一驚,道:“陽大人也來了?這、這可如何是好,咱們竟然沒有迎接,陽大人不會生氣罷?”

    厲秋風微微一笑,道:“韓知府不必驚慌。這件案子與倭寇有關,為了不打草驚蛇,陽大人吩咐咱們私下追查,自然不會行文給河南巡撫衙門和洛陽知府衙門。你若真是開了大門放起號炮,大張旗鼓地迎候陽大人,反倒是有罪了。”

    韓去思原本心下頗為不安,生怕陽震中帶領錦衣衛親赴河南辦的案子與封門村有關。待他聽說陽震中是為了倭寇而來到河南,一顆心登時放了下去。只不過他臉上仍然做出一副驚訝的神情,口中說道:“倭寇?倭寇只是在東南沿海一帶侵擾百姓,咱們河南乃是中原地界,倭寇如何敢來?”

    厲秋風微微一笑,道:“倭寇處心積慮,早就對我大明江山虎視眈眈。厲某這次到修武縣城,便是要追查這里是否有倭寇的蹤跡。你老兄是洛陽的父母官,若是不助咱們錦衣衛查案,反倒處處作梗,只怕出了事情,老兄不好交待罷?”

    韓去思嚇了一跳,急忙站起身來,口中說道:“這、這是哪里話來?知府衙門確實沒有收到行文,不曉得倭寇竟然到咱們這里來搞事情。厲百戶,既然您是到洛陽辦案,不管要人還是要銀子,盡管開口就是。咱們洛陽知府衙門一定全力相助,絕對不會礙手礙腳。”

    厲秋風將韓去思按到椅子上,這才開口說道:“老兄忒性急了些,我這話不是還沒說完嘛。實不相瞞,我已經在修武縣左近查了一個多月,并沒有發現倭寇的行蹤。修武縣知縣黃大人官聲甚好,確是一位能吏。”

    厲秋風說到這里,故意略停了停。他雖然并沒像錦衣衛北鎮撫司眾人那般外出辦案,但是錦衣衛同僚和官員的作派早就看得多了,這副模樣學得倒是甚像。韓去思見厲秋風說到緊要關頭突然住口,確實像官場上的官員一般模樣,心下已不再懷疑他的身份。

    厲秋風見韓去思神情緊張,知道此人已然不再懷疑自己,是以接著說道:“不過黃大人手下一些小吏,卻是些作威作福,仗勢欺人之徒。別的不說,就說院子里那位姓于的縣丞。他手下的仆人就敢在城里橫行無忌,打罵百姓。今日一早,這人便闖了進來,要我離開城隍廟。我反駁了幾句,此人竟敢說這座廟雖然是衙門的產業,卻是由他說得算。韓大人,一個仆人都敢如此蠻橫,可見他的主人有多猖獗。這對黃大人和韓大人的官聲只怕極為不利啊。”

    韓去思在官場混跡了二十多年,如何不知道厲秋風這套把戲?他到了修武縣城不過數日,與于帆并無什么交情。不過卻也聽黃崇稱贊此人做事穩重,是一個能吏。因為按察使梁歡要花燈節提前開始,作為修武縣城內最為熱鬧的城隍廟自然要保證平安無事。是以清理閑雜人等,乃是知縣衙門必做的事情。這個錦衣衛百戶在廟內落腳,于帆等人又不曉得他的身份,前來驅趕之時,言語上有了沖撞,卻也是尋常之事。厲秋風此時卻指責于帆“猖獗”,自然是想公報私仇。

    只不過韓去思雖然猜測厲秋風要坑害于帆,卻也不敢公然反駁,只得點頭說道:“厲百戶說得是。我回去之后,立即找黃大人商議,看看此人是否還有其它劣跡。若是此人真如厲大人所說,自然是要將他革職問罪,以平息百姓之怒。”

    厲秋風聽韓去思這番話說得滴水不漏,卻也佩服他的精明,當即點了點頭,這才接著說道:“我在這城隍廟中住得慣了,也不想搬到別處。韓大人出去之后,能否與那位縣丞大人通融一下,給我留一個容身之處?”

    韓去思急雙手亂擺,口中說道:“厲百戶說笑了。你住在這里,有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的敢來驚擾?!你盡可以放心在這里住著,其它事情交給我來辦好了。”

    厲秋風點了點頭,道:“那我就多謝韓大人了。另外我奉命到這里查案,乃是機密之事。今日若不是姓于的逼人太甚,我也不想泄漏了身份。是以此事韓大人還要多多保密,不要泄漏給外人。”

    韓去思心想你坐在這里吆五喝六,大喇喇地讓堂堂洛陽知府進屋相見,院子中那些衙門里的公差捕快豈會不知道你是錦衣衛?這時又假惺惺的說什么不想泄漏身份,只不過是裝裝樣子罷了。

    只不過韓去思心中雖然這樣想,神情卻是平靜如常,口中說道:“厲百戶盡可以放心,我自然會吩咐知府衙門來的人不得泄漏厲百戶的身份。”

    韓去思這話說得皮里陽秋。他只說“知府衙門來的人”,卻不提修武縣知縣衙門的公差捕快,以及天龍門諸人,便是暗示厲秋風,若是消息泄漏了出去,可不關洛陽知府衙門的事。

    厲秋風自然知道韓去思的意思,卻也不想與他太多糾纏,口中說道:“如此最好。韓大人公務繁忙,就請先回去罷。我這里沒有什么事情,若是有求助于大人之處,我自然會去面見大人。”


  http://www.qnvjct.live/txt/90014/2733483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