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東丘 >正文 第十五章,夜泊石頭城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正文 第十五章,夜泊石頭城

    石頭城是一座極小的城市。

    它前靠麟江水,背靠大青山,算是一塊山水寶地。整個城池無論圍墻、街道、屋宇、榭臺等等,皆由各類石頭打造,原住民多為石姓,故而得名。

    此時此刻,大船正朝著不遠處的石頭城筆直進發,不久之后,便會停靠在碼頭。透過薄薄迷霧,瑩瑩漁火依稀可見,兩者之間,已不足十里水路。

    舵手故意將速度放緩,江面由急轉穩,大船在水面上自然漂浮,像一塊移動的原木。時間好像正在把大船推向一處神秘的空間。

    內庭之中,燈火輝煌,聲音嘈雜。

    眾人各持己見,商議的就是此事。

    陸謙玉屬于唯一的外人,緘默不敢多言,立在一邊,融入了空氣,眾人忽視了他的存在。

    在人群中有很多同陸謙玉一樣的木頭,他們站在一邊不言不語,抬頭低頭便是表了態。倒不是因為他們是陌生面孔,這間屋子里本沒有他們說話的份,夠資格的人就那么幾個,其中老刀算是一個。若有哪個不夠格的高談闊論,首先遭遇的便是眾人的白眼,然后挨蒙面人一通臭罵,估計誰也不想討這個晦氣。

    旁觀者清。在陸謙玉看來,整件事情沒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簡單。

    這不是一次簡單的停泊。因為他搜尋了半天,發覺眾人的臉上絲毫見不到在一番舟車勞頓之后得以放松的喜悅神態。更有幾個人,猶猶豫豫,一副愁容。陸謙玉仿佛看見了一場麻煩的開端。

    “我們為什么要停靠在石頭城?”

    “據說,那的人可不好惹。”

    “不如我們繞過石頭城,去銅陵落腳可好!”

    “銅陵可行。那邊地勢開闊,城池也大,尤其是妹子,水嫩水嫩的!”

    “你他娘的,竟想到了娘們,我們談的是正事!”

    “夠了!”蒙面人忍了半天,終于大喝了一聲,他伸手指了指其中幾個說的最歡的人,罵道,“一群混蛋!我不是在跟你們商量,我是讓你們拿出辦法。”

    內庭里頓時鴉雀無聲,所有人低下頭去。接著,人言嘖嘖之音再起。

    “主公,石頭城太危險了!”

    “是啊主公,此地方圓百十里全是群山峻嶺,一道遭遇敵人,我們進退兩難!”

    “茲事體大,還請主公三思而行。”

    “如果必須這么做的話,我們至少要派些人手到四周去巡視,防范于未然!”

    陸謙玉聽得,有人好言相勸,有人權衡利弊,有人出謀劃策,更讓此事多了幾分撲朔迷離的滋味。

    他滿腹狐疑,不禁聯想到,自己可能上了一條賊船。他的心里一時間生出無數問題。

    他們所謂的危險是什么?敵人從何而來?他們又在保護什么?難道如此興師動眾,小心翼翼,僅僅是為了面前這個帶著黑紗的神秘人物?

    陸謙玉百思不得其解,邃去觀望老刀,他一直沒有表態,蒙面人似乎也在等著他的答案。

    “老刀。”蒙面人等不及了,他問:“你怎么看,我們在石頭城落腳,預計要半個月時間。護衛一事,全權交給你負責。你可有什么異議?”

    “這...!”老刀話到嘴邊吐不出來,他皺著眉頭,仍在反復思量,眾人投之目光,側耳傾聽。于是,老刀在“這”字上卡頓了一會兒之后,才最終確定,“沒問題!”

    “你們只管做!”蒙面人搖搖頭,老刀遲疑的態度,令他有點失望,他笑了幾聲,慷慨激昂了一番,“你們看看,跟著學學,老刀才像是一個合格的護衛。做事嘛,不要瞻前顧后。只要可以順利到達東丘,你們從此之后各個都是土豪,再也不用在江湖上賣命糊口了!”

    蒙面人的話頗有望梅止渴的味道,陸謙玉倒不覺他是在畫餅充饑,因為整個事情,他完全被蒙在鼓里,真假難辨,他只好期待老刀可以給予解答。

    這一招頗為奏效,不再有人持有反對意見,抑或,他們根本無力反駁。

    會議在一陣宣泄聲中走到了尾聲,老刀吩咐著小刀帶陸謙玉回到船艙,他自己則與幾個人留在了內庭,看似蒙面人還有吩咐。

    在返回的路上,陸謙玉見到了隔岸不遠的星星漁火,他詢問小刀,是不是石頭城就在眼前了。

    小刀雖小,閱歷極深,他回答說是。

    此刻,碰巧又遇到了阿泰和他的兄弟干瘦武士,他們從后面追上來,攔住小刀和陸謙玉。

    “石頭城就在眼前!”阿泰眉飛色舞的說著,“小刀,我跟六子商量好了,等大船靠岸,我們哥倆就去尋歡作樂去!”

    “我不去。”

    “你個小子。”六子便是那個干瘦的武士,他哼了哼說道:“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女人早晚要碰,你不現在不碰,打算一輩子當處子嗎?”

    “我不去!”小刀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你們再啰嗦,我就告訴我爹,你們就完啦。”

    “又拿你爹壓人!”阿泰說。

    “其實,他跟我們差不多。”六子翻著白眼說,“我們壓根就不怕你爹!”

    “天差地別。”小刀挺起身板,驕傲地說:“我爹,就是比你們都強,你們還不承認,哼!”

    “強是強那么一點。”阿泰小聲的說。

    “你爹武功厲害。”六子點點頭,他接著說:“可惜,我們還是不怕他。”

    幾個人說著話的時候,大船又朝著漁火靠近了一些。陸謙玉可以隱約看見碼頭上的情形了。

    那是一片空曠之地,鮮有人影,大小駁船躺在港口里,桅桿上掛著馬燈,光亮正是它們發出來的。岸上則是一排屋宇的黑色輪廓,整個場景極為寧靜祥和,好像一副水墨作的湖面。

    接著,他舉頭望著天空,依照星辰變幻,辨別時間已經到了子夜十分。石頭城正像是嬰兒般熟睡著,那么寧靜便不奇怪了。

    回到船艙之中,陸謙玉首先爬進干草堆里,平穩的坐下去。

    他在內庭站了快一個時辰,覺得身體沉重如鉛,傷口隱隱作痛,坐下來之后,一切就輕松多了。

    “你知道嗎?”小刀提著一個水壺走過來。

    “洗耳恭聽。”陸謙玉揉搓著大腿上的傷口,他故意逗著小刀:“難道你真想嘗嘗女人的滋味?”

    “無聊!”小刀在陸謙玉面前坐下來,手指不由自主的在木板上畫圈,他說:“這里的人,不是一般的人。”

    “看出來了。”陸謙玉說。

    “你很聰明。”小刀露出微笑,“你都知道他們不是水手,而是江湖中人了?”

    “才知道。”陸謙玉看著小刀踟躇的樣子,感覺他有似乎有不愿意說的心事,于是他問,“那個家伙是什么人?”

    “鬼才知道。”小刀繼續用手指畫圈,他明白陸謙玉問的是誰,那人在他的心里也是一個啞謎,他猶猶豫豫的說,“他的身份很神秘。船上的人,全是雇傭來保護他的江湖俠客。阿泰是,六子是,他們個個都很厲害。當然,我爹比他們都厲害。”

    “你見過他的臉沒有?”陸謙玉對蒙面人的身份也別好奇,因此也顧慮重重。

    他思考過三種可能。

    第一,此人天生面相丑陋,因為自卑,不得已為之;

    第二,他要隱藏身份,不想被人認出,以免麻煩;

    第三,這家伙性格古怪,就喜歡這樣,是個變態。

    陸謙玉自己更傾向于第二種猜測。

    他是刻意隱瞞自己的長相,所以才出此下策。

    “他一直帶著面紗!”小刀說,“至少,我見他的時候就是這樣,其他人就不清楚了。”

    “你為什么突然跟我說起這個?”

    小刀笑了笑,他說,“我吃準了,你一定會問。在船艙里,你的表情,出賣了你。既然我們是朋友,早晚都要告訴你,不如就是現在。”

    “你也很聰明。”陸謙玉拍了拍小刀的肩膀,心道,“我這張臉真那么藏不住事情嗎?”,接著,陸謙玉面對答案,如饑似渴,他說,“那么,現在你可以告訴我,木板上有什么嗎?”

    小刀微微一愣,停止了畫圈,他哈哈大笑,“我在不開心的時候,就會這樣。”

    “不開心?”陸謙玉覺得奇怪,“是因為阿泰和六子捉弄你嗎?”

    “他們不敢,我爹會收拾他們。”小刀說完站起來,他似乎不想往下說了,“你會跟我一起上岸嗎?”他問。

    陸謙玉點點頭,“分別就在今晚。”他個人打算等船靠岸之后就拍拍屁股離開,無奈船馬上就要停靠了,老刀還沒回來,那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不告而別,顯得不近人情。“你爹何時回來?”陸謙玉問。

    “喊我何事?”

    他話音剛落,老刀悄然而至。
  http://www.qnvjct.live/txt/97286/2321332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