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東丘 >正文 第二十一章,門樓的影子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正文 第二十一章,門樓的影子

    大青山三兄弟是何許人也,陸謙玉已無暇計較,他們走了便是好!

    雙鞭女不等陸謙玉說一句謝謝,走的像一陣風,也許對他有點失望,總之,她飄出了酒館,徑直往街的一端去了。

    一襲黑衣在陽光下額外扎眼,被風吹落的發髻洋洋灑灑,扭動的臀部,像天上軟綿綿的一坨云。

    陸謙玉望著雙鞭女的背影,有點悵然若失。不過還好,他露出的卻一副泰然處之。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他善于自我寬慰。心想,此女性情過于輕薄狂放,說不定一旦搭上話,她還會生出其它奇奇怪怪的想法。

    陸謙玉總是搞不定難纏的女人,那一套套妖媚的言辭蠱惑下來,說不定自己會敗下陣來,反而搞得一身狼狽。

    另外,他對自己的樣貌頗為自信,放在江湖里,怎么也算個風度翩翩,英俊瀟灑的玉面郎,女人真看上怎么辦?

    “這就走啦?”小六趴在窗臺上,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搖搖頭道,“唉,可惜了,雖然骨子里水性楊花,可畢竟也算是一個美女啊!阿泰,她這就走啦?”

    “不然,你還想怎樣?”阿泰鄙視了看了小六一眼,說道,“洛城王燕倒不是什么大名號。不過,我可不想跟她睡覺!”

    “好像她能跟你睡覺似的!”小六說。

    “不是不能!”阿泰撇著嘴,“是我不敢!”

    小六大笑幾聲,“瞧你這個熊樣,讓鞭子嚇到啦!”

    “陸謙玉這小子,艷福不淺,艷福不淺啊。”阿泰接著看了一眼陸謙玉。

    “他生的白凈,跟那二十多歲的糟婆娘睡覺,豈不是吃虧了?”小六說。

    陸謙玉回到屋中,聽到倆人談話,覺得猥褻至極,于是沒理會他們,來到了老刀身邊。

    小刀像個做錯了事情的孩子,坐在椅子上玩手指。他本來就是孩子,所以露出一副無辜,別埋怨我的表情是應該的。

    “老刀前輩!”陸謙玉敬意滿滿的開口,“這些時日,多有叨擾,我...。”

    “陸大哥,你不能走。”不等老刀表示,小刀上前拉住了他的衣角,他說,“不是我爹留你,天大地大,陸大哥要走,誰也不會攔著,只不過...”小刀欲言又止,露出傷心的表情。

    “不過什么?”陸謙玉望著老刀,期待他的答復,“老刀前輩,您有話可以直說。”陸謙玉問道。

    “不是他有事。”二哥淡定的坐在那,他說,“你過來一下。”于是,陸謙玉走過去。二哥又說:“再過來一點,我又不會吃了你。”接著,陸謙玉把耳朵放在二哥的嘴邊。

    瞧著倆人如此神秘,小刀想要偷聽,無奈只聽到了陸謙玉斷斷續續的回答。

    “這個....,不不不...,謝謝了...,的確有事...,嗯...,非常重要...,不不不,無需麻煩...,耽擱不了那么長時間...,既然二哥盛情難卻,那我豈能不給您這個面子?”

    兩人談完,陸謙玉抬起頭來,面色稍顯放松。

    二哥坐直了身體,笑了笑,他說,“既然如此,陸兄弟,可先行在城中轉上一轉,船上還有事情,我等先回去了。”

    陸謙玉點頭,“二哥慢走。”

    接著,二哥起身,帶著阿泰和小六走出茶館。

    老刀跟上去,沒走幾步,突然回頭問道:“二哥是這船上的管事,老板的親信,我們都聽他的,他讓你留下來?”

    陸謙玉也不隱瞞,如實相告,“確如前輩所言,他念我與他有緣,又身受重傷,不便在江湖走動,觀察我有武藝在身,便讓我在船上當個護衛,同去東丘。”

    老刀笑了笑,抱著肩膀,“你拒絕了,不是嗎?”

    “我的事情,前輩已經知道。”陸謙玉娓娓說道,“朋友因我受難,我恨不得化作飛鳥,插上翅膀,越過這麟江。”

    “罷了,你答應二哥留幾天?”老刀問。

    “三天。”

    “小刀。”老刀叫著,“你陪著他去找藥鋪,早點回來。”

    小刀應了一聲,“爹呀,我怕再惹禍。”他伸直了脖子,小聲的說,“要不,您也一起去吧。”

    “大事怎可耽擱,你只要做到,不聽,不看,不說,就不會惹禍了。”老刀摸了摸小刀的腦袋,看著陸謙玉在一邊偷笑,接著又說,“你也一樣。江湖險惡,你剛才也看見了,言行一定要小心謹慎。”

    陸謙玉又不是孩子,被人叮嚀囑咐,頓時心里不爽。

    不過,老刀說的頭頭是道,不容反駁。于是,陸謙玉說了聲,“放心吧,我記著你說的話呢,水淺王八多!”

    “你這小子。”老刀露出了笑容,轉身走出了茶館。

    接下來,便是自由的閑逛時間,陸謙玉再次開啟了好奇心,先是小刀帶著他沿著茶館面前的長街一直走,到達一處香火鼎盛,香客云集的佛堂,在外面逗留了一陣,小刀為了趕熱鬧,很快就把老刀囑咐的話拋之腦后。

    “求神拜佛呢!”小刀拉著陸謙玉的衣角,“進去看看吧。”

    “浪費時間。”陸謙玉撥開小刀的手。于是,將自己那一套理論傾囊相授。

    他以為,佛本心生,是德行,與禮拜毫無瓜葛。

    佛身本為人塑,人求的,跪的,哭的,不過是一塊石頭,一塊泥土罷了,香火裊裊,皆化作了天上的云。

    倘若真的有佛,那么為何好人早死,壞人久活?

    難道,佛天生無眼,不分善惡?

    人間疾苦,福禍災難,每天都在發生。求佛僅是心靈尋找安慰的借口,輕易的迷戀上他,致使思想頹廢,喪失斗志。那么佛就是惡。

    小刀聽完,似懂非懂的點頭,“那我以后也不信佛了。”

    “也不是讓你不信!”陸謙玉說,“人生需要信仰!”

    “你都給我說糊涂了。”小刀搔搔頭,“那我到底信不信?”

    “隨你。”

    打從佛堂離開,這次由陸謙玉引著小刀盡興而行。

    初來乍到,石頭城因陌生而衍生出新奇。一塊磚,一片瓦,一棵樹,一處庭院,一個老叟,無不帶著陌生的風氣,讓陸謙玉產生濃重的趣味。

    陸謙玉眼花繚亂,在每一個角落流連忘返,小刀則最為中意食物,倆人興趣不同,一樣盎然。

    糖人、雜耍、紙鳶、堅果、晚茶,這些東西在麟州城大街上隨處可見,稱之為俗。

    時非昨日,人不如初。

    陸少爺,向與俗不沾邊,閑情看書,雅興練武,郁悶暢飲,何曾流連過市井風光?自然將這等生活零碎不屑放在眼里。

    然而,陸謙玉踏入了江湖中,方才明白,雅俗無定論,街頭是人間。人的心境變了,那么眼光也就變了。

    看得見冠冕堂皇,寶馬香車的是眼光,看得見簡單無華,樸素冷暖的方是境界。

    遠從亙古,近到眼前,想來那些個江湖奇士,圣杰偉人,那個不是立足于市井凡塵,小中窺大,取得真奧,直達高境?

    走街串巷看民俗,四處奔波為江湖,陸謙玉困在石頭城的風土人情里,忘乎了時間的存在。

    他們走到一家簡易的茶室門前,顧不得臺階上的灰塵,陸謙玉一屁股坐下去。

    經此活動,他非但沒感覺重疾纏身,反而身上的傷勢因此而緩解了不少。

    “我現在才明白一個道理!”陸謙玉垂著胳膊。

    “什么?”

    他對小刀說,“生命在于運動,眼睛在于觀察,心要像窗一樣敞開。”

    “可累死我了!”小刀可能不再聽,他手里拿著個芝麻燒餅,是經過一個小攤時買的。他咬了一口,搖頭晃腦的說,“不過運動一下,也挺好的,至少有好東西吃。”

    陸謙玉暗自搖頭,覺得跟小刀說這些沒用,本來就是他臨時想出來的妙語連珠,算不得大道理。何況,道理說得再多,還得用得上不是?

    用不上的大道理,不過一堆廢話。

    眼見著石頭城天邊泛紅,天空蒙紗,陸謙玉想起來還有正事沒辦,于是拍拍屁股坐起來。

    “小刀。”他說,“我們得去藥鋪了。”

    “怎么去?”

    “走著去。”

    “我問,它又在哪呢?”小刀吃完了燒餅,舔著手指。

    問了路人孩童,還算熱情,對方表情嚴肅正經,伸手一指。

    陸謙玉和小刀實實在在,順著大概方向走了半個時辰。

    天,黑的很快。

    直至街道兩側的店鋪亮了燭火瑩瑩,行人稀疏,他們才來到吭哧吭哧來到門樓遙望的寬敞街道。

    放眼望去,沿街兩側有樹,茂密喜人,碎石路上的石頭,像月影里一顆顆蘑菇。

    鐵匠鋪、裁縫鋪、玉器行、典當行、鏢局,林林總總,應有應有。

    但他們要找的草藥鋪好像在天上。

    陸謙玉眼望空中的寥落星辰,一時忘了時辰。于是他問小刀,小刀搖搖頭。接著,他拿出一個糖人,伸出舌頭正在舔,并時不時的發出吧唧聲。于是,陸謙玉只好帶著他繼續往前走。

    走近了門樓,陸謙玉比了一下高度,發現自己竟然這么渺小!

    它雄偉肅穆,高大聳立,約有十丈高,十丈寬,橫跨街道。由四根灰色的石柱上支撐,上面雕琢著罕見的花紋,飽經歲月滄桑,表面無華,紋路模糊。而上方是一處小平樓,像是個房間,有紙糊的門窗,一圈玉石欄桿,樓頂青磚琉璃在淡淡的月光里反射一抹亮。屋檐的四個角各雕琢著一只看不清樣子的猛獸,想必也是傳統的朱雀、玄武、青龍、白虎之流。

    陸謙玉得出這個觀點,源自人們就是喜歡用那些傳說里才有的圣物裝點具有意義的地方,它們帶著力量、重生、強大、權利等等千變萬化的美好寓意,時時刻刻激勵著那些被生活折磨的跪地求饒的人們,喚醒他們重新振作。

    不過,屋頂上坐著的是誰?

    陸謙玉定睛一看。

    那人端坐如鐘,正坐中央,胳膊耷拉,閉著眼睛亦或者睜開,太遠,看不清。總之是一副老和尚禪定模樣。他穿著一身整潔的夜色衣服,不見披風,戴著一頂黑色紗帽,身軀精瘦,完美的融入了周圍的場景。

    毫無疑問,他是個男人。

    在他的身前,還有一把...

    琵琶?琴?二胡?
  http://www.qnvjct.live/txt/97286/2321333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