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東丘 >第三十三章,牢房的臭蟲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三十三章,牢房的臭蟲

    在這個世界上,有些昆蟲的生命力極為強悍,甚至僅僅需要潮濕和一點點溫暖,就能孕育成長。

    比如說臭蟲,倘若不加以控制,它們能在短短的時間內,由最初的兩三只繁衍出一大群。

    而人?

    人不行,人比較脆弱,比不得臭蟲!

    人不僅腿比昆蟲要少,而且不能長期生存潮濕看不見陽光的環境里,那會讓他們的眼睛感到不適,接著是身體里的器官慢慢的枯竭。最后,人就會喪失理智,開始胡思亂想,逐步發瘋。

    此時,陸刃蹲在地上,模樣像是一只黑身白毛的喪家狗。一束光透過墻壁上方的小窗口射到他像雜草一樣的頭發上,他瞇著眼睛,不管像鳥屎一樣的眼垢,他的視野里剛剛爬過去的一只體態肥碩的臭蟲,其大搖大擺,悠然自得的步伐像一個招搖過市的流氓,態度異常的囂張。

    “混賬東西!”陸刃蠟黃的臉上不禁浮現起憤怒,于是,他伸出大拇指,狠狠的碾在了臭蟲身上。隨著一聲輕微的悶響和噴射而出的臭蟲體液,陸刃的眼睛里露出了一抹閃亮。他拎起臭蟲的一條腿,讓它倒立在空中,眼睛湊近了,去看它支離破碎的尸體。陸刃惡狠狠的說,“這么胖,這么圓。肯定吸了老子不少血,混賬東西,混賬里面不是東西的東西。”說完,他的余光里又相繼出現了幾只同體型的臭蟲,他頓時高興的從地上跳起來,情緒激動不已。

    它們到處都是,床上,被褥上,草席下,在這間陰影籠罩的小房間里,到處彌漫著莫名其妙的臭味,每一個角落里統統都是該死的臭蟲!

    “好啊,你們都來了!”陸刃哈哈大笑,揮舞著一只手,像將軍沖陣似的跳到了床上,與臭蟲們展開了一場慘烈的廝殺。他喊道,“來吧,我要一只只,捏死你們這群可惡的臭蟲,一個個只會吸血,不懂回報的臭蟲!”

    隔著一道重鐵柵欄,武陵雄望著陸刃瘋癲的模樣,臉上露出嘲笑,他扭頭哼道:“這老東西,是不是瘋了?”

    “還沒有。”武陵風得意地說道,“老東西忍受不了人生巨大的落差,僅僅是一時氣血郁結,想不開而已。等他想通了,自然會好起來的。”

    “那樣就好。”武陵雄摸了摸比小孩胳膊還粗的鐵桿,他說,“大哥,你為什么只廢了他的武功,而不干脆殺了他?”

    “他浪費不了多少糧食。”武陵風走到牢房近身,目光里浮現著陸刃張牙舞爪的滑稽模樣,他笑道:“留這他,日后說不定,有大用!”

    “大用?”武陵雄摸摸下巴,一頭霧水的說,“他現在連武功都沒有,還被人砍掉了一只手,廢物一個,能有什么用?”

    武陵風淡淡一笑,沒有繼續回答,他敲了敲柵欄,發成重重的金屬聲,對里面喊,“老東西,你既然這么閑,干嘛不現在默寫《千軍破》的修煉方法呢?只要你寫出來,我馬上放你出去,那樣你就不用在擔心臭蟲了,怎么樣?”

    陸刃仿佛沒聽見似的,他繼續在床上與臭蟲大軍作戰。這會兒,他旗開得勝,五六只大臭蟲,三四只小臭蟲,被斬落馬下。并且偶然間在草席子下面發現了一個臭蟲隱藏的巢穴,密密麻麻的幼崽,像白色的芝麻似得。這讓他喜出望外,高興的大喊:“你們這些畜生、垃圾、惡棍,原來都藏在這了。很深嘛!是不是要趁我睡覺的時候,出來咬我。偷偷摸摸的干這事,一定非常爽吧?”

    “現在不想寫?”武陵風不理會陸刃說什么,他長嘆一口氣,淡淡的說道,“不要緊,我相信你早有一天會說的。”

    “臭蟲!”陸刃突然大叫一聲,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盯著臭蟲窩說,“骯臟又卑微的生物,你們支配活在陰影之下,我現在就要鏟除你們。”

    “哦!對了。”武陵風怔怔說道,“差點忘了告訴你,我已經命人把陸家大門上的匾額換上了武家。從今以后,麟州城將再也沒有陸家了,只有麟州武家。”

    “惡心。”陸刃大喊著,用拳頭砸向巢穴,轉眼之間,臭蟲窩尸橫遍地,一陣陣臭熏熏的氣味彌漫開來,他揪著鼻子,說,“你們不僅名字里帶著一個臭字,連身體都是臭的,你們的臭,與生俱來,真讓人惡心。”

    “不識趣的老東西!”武陵雄心平氣和了半天,這時突然瞪了一眼,他說,“你裝瘋賣傻也沒用!我勸你還是趁早把《千軍破》交給我。你知道,反抗是徒勞的,我們可以慢慢等!不過,這里的蟲子,只會越來越多。”

    “區區幾個小蟲,真當我會害怕?”聽此,陸刃停下手,背對著武陵風發出輕蔑的冷笑,“你這只臭蟲,別白日做夢,癡心妄想了!《千軍破》乃是我陸家立足于江湖的根本,深奧至極,威力無窮,鼠輩根本不配擁有它!”

    “真是這樣嗎?”武陵風捂著嘴,打了一個呵欠,搖搖頭說道,“你這張嘴,比你的劍還厲害。那么我們走著瞧,總有辦法讓你開口。”

    “如果這樣。”武陵雄仿佛想到了什么,哈哈大笑道:“大哥,我倒是想到個辦法!”

    “說!”

    “既然他力氣這么多,那就從明天開始,餓上他一餓!”武陵雄狡黠的說,“我看,米飯也不用吃了,用狗食就好了。”

    ‘“這個辦法。”武陵風點點頭,“那就把這件事情交給你去辦吧。”

    正在這時,從外面快速走進了一個家丁,他神色慌張的來到武陵風身邊,對他的耳邊說了幾句話。

    “來的這么快?”武陵風微微一愣,表情暗淡,問,“一共來了多少人?”

    “三個人!”家丁說。

    “什么事啊?”武陵雄十指交叉,伸著懶腰問道,“到底是誰來了?”

    “少羅嗦!”武陵風嚴肅的說道,“快跟我回去。”

    “老東西!”武陵風轉身之際說道,“你最好這幾天就想清楚,不然,這里不僅會有臭蟲,還會有其它什么東西。”

    “聽見了沒有?”武陵雄轉身踢著柵欄一腳,哎呦叫道,“疼疼疼。”接著,他瞪著圓目罵道:“老東西,你笑什么笑。信不信我把你另外一只手也剁掉?”

    “臭蟲!”看著武氏兄弟離去的背影,陸刃把頭頂在鐵桿上暗暗罵道,“總有一天,你們會像我一樣,遭到報應!”

    陽光燦爛的從山后投射過來,夏風溫和的輕撫著面龐。

    這個清晨,讓人感覺到格外的舒服。

    此間,浪流微微閉著雙眼,雙手放在脖子后面,翹著一條腿,躺在船尾,沐浴在懶洋洋的陽光下。

    船槳吱呀吱呀的聲音在耳邊有節奏的響起,小船平穩的向前行駛,流水的嘩嘩聲,讓他誤以為自己躺在一條小溪邊上,接著,他翻了一個身,看見了一個不大的棕色的瓷壇。

    “順子。”浪流坐起來,拿過瓷壇,打開了蓋子,酒香味瞬間彌漫而去,他美滋滋的問,“我們到哪了?”說完,他灌下了一大口酒。

    “前面不遠處就是石頭城了。”順子從船艙里鉆出來,說,“我們剛過了麒麟峰,大哥你睡了太長時間了。”

    “沒酒了?”浪流晃了晃手中的瓷壇,隨手把它扔進江里,他說,“一定是我昨晚喝醉了,這才睡的太死。”

    “你的傷勢,最好的不要飲酒。”順子紅著臉,皺著眉。此時,手里正拎著兩條鱗片刮了一半的魚,浪流不是認識魚,覺得像是草魚。順子接著說,“但看起來,大哥你好像沒事!”

    “酒能療傷,你不知道嗎?。”浪流盎然笑道,“今天早上,我們吃魚嗎?”

    “魚湯,清淡一些,對大哥的傷勢有好處。”順子說。

    “我感覺紅燒更好,不過,清煮味道應該也不錯吧?”浪流說著,爬起來。接著,雙手伸直舉過頭頂,左擰一下,又擰一下的活動著筋骨,但他不敢太用力,怕把剛愈合的傷口撕開,他問順子“你剛才說,我們快到哪了?”

    “石頭城!”老蔡在船首喊道。他光著黑黢黢的膀子,肩膀披著一塊灰不拉幾,用來擦汗的破布,握著船槳的胳膊,清晰的鼓起了結實的肌肉,他接著說,“那城中有草藥鋪子,會對浪英雄的傷勢極有好處。”

    “那么!”浪流駐足眺望遠處朦朧的城鎮模樣,想了想,說“先去石頭城打一壺好酒,然后順便找些草藥來!”

    “若是去郎中那看看,就更好了。”老蔡說。

    “無礙!”浪流得意揉了揉手腕,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于是說,“老蔡,你最近乖了不少嘛,怎么不啰嗦去東丘的問題了?”

    “浪英雄,你可真厲害。”老蔡眉飛色舞的講起來,“那天,你教了我一招巧用力的方式。我掌握了要領,如今我劃了幾個時辰,感覺力氣仍然充足,都不覺得累。這兩個膀子也不酸疼了。”

    “小伎倆!”浪流呵呵笑道,“改天我再教你幾招,到達東丘之后,你少說也是個武林高手了。”

    “還是不能去東丘!”老蔡猶猶豫豫的說道,“那太遠,就像天堂!”

    “那我就讓你活在地獄里!”

    “哎呀呀...浪大俠...英雄...別打臉...!”
  http://www.qnvjct.live/txt/97286/2340339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