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東丘 >第五十一章,巨大的賭注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五十一章,巨大的賭注

    “功虧一簣了呀!”邱洛洛摸了摸腦門,額前一黑,失望的嘆息道,“我千算萬算,怎么就把這茬給忘了。小顏雀,你怎么也不提醒我呢!那我假扮男人還有什么意義?”

    小顏雀啞口無言。她一直身伴邱洛洛左右,終日被露寒花香氣環繞,自身也肯定沾著不少花香,雖然沒有邱洛洛那般暴殄天物用精華沐浴,可也不失為香氣縈繞,久處這種環境之下,自然對花香司空見慣,哪能注意這個。

    “小姐!”小顏雀說道,“這個光頭癟三,心腸壞透了,眼下又知道了我們的秘密,所以不能留著他了,得殺了他。”

    光頭男哎呀一聲,摸了摸光禿禿的腦袋瓜子,苦笑,“這跟我有什么關系?”接著,他腳踢著刀柄,長刀橫在胸前。他說,“我本意放兩個美人一條生路。待捉了回去,當個壓寨夫人,豈不天賜姻緣,成就一樁美事,人生倒也快活。想不到,你竟然是個蛇蝎心腸,想著要殺我?”

    “膽大癟三,休的狂言。”小顏雀勃然大怒,“你這個臭不要臉的東西,可敢,吃我三劍?”

    光頭男反倒嘿嘿一笑,“吃你三劍,又能如何?難不成,三劍之后,你便要從了我,跟我回山,生他個七個八個大胖小子,當個賢妻良母?”

    “短命的鬼,我怕你無福消受!”小顏雀說罷,怒氣外泄,提劍而去,豈料,短劍被邱洛洛以羽扇所攔。

    這羽扇看似平常,其實也平常。竹子做的扇骨,宣紙做的扇面。可在邱洛洛的手里,反而成了堅固的武器。

    她用扇骨撥開了小顏雀用力的一劍,淺淺的笑道:“你先別著急殺他!”接著,邱洛洛扭頭向光頭男,喃喃說道:“用不到跟她打賭,你能吃我三劍,我就嫁給你如何?”

    “此話當真?”光頭男伸著脖子,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咽下一口吐沫,“這位美女,你有了傾國傾城的容貌,這可真是天地之間的造化。我洪浩天若是能把你娶回山寨,將來肯定天天錦衣玉食,支起個臺子,塑個雕像,給你供起來,讓小的們天天跪拜。”

    “用不到上供!”邱洛洛冷冷一笑,“你確定能吃我三劍?”

    “別說三劍。”光頭男色瞇瞇的笑道,“就是十劍,二十劍,一百劍,我也愿意。吃得,贏得美人歸,吃不得,大不了一死。人生自古誰無死,牡丹花下死還能做個風流鬼,不過...”

    “不過什么?”小顏雀氣急敗壞,“你再敢多說一句蠢話,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這位暴躁的小姑娘,你大概是這位小姐的丫鬟吧!”男人不屑的說,“模樣倒是不錯,可比小姐差遠了,等你們小姐嫁給我了,你是不是也要一起陪送過來。那樣,我可有的忙了,還得好好調教調教,你這個野性子。”

    邱洛洛伸手攔下快氣瘋的小顏雀,哼道:“話別說得那么早。你也許攔不下我三劍。這樣,我說了我的籌碼,你也該說說你的籌碼了。”

    光頭男,身側有十多個強盜手下,他們一個個握著刀劍,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光頭男陷入了短暫的冥想之中。

    他暗想,在這個節骨眼上,當著手下的面,做出丟臉的事情可不行,否則這臨時拉起來的山頭,說不定頃刻間就成了給別人做的嫁衣。

    他洪浩天,自從習武以來,一柄長刀,一部《劈山刀法》在江湖上,不說橫掃四方猛士,也從未遇到過真正的敵手,所以在兵器上,他不會輸給對方。

    長期練武,讓他渾身骨棒結實,長滿了精肉,絕對沒有一絲一毫的贅肉。上次在寨中比武選舉山大王的時候,他依靠著一雙手臂,舉起院子中間百十來斤重的大鼎,從而不費吹灰之力,便嚇退了所有競爭者,于是才有了今天這個地位。所以,自認為在力氣上也不會落于下風,尤其對方還是個看似柔弱的女子。

    “成!”光頭男認真的算計了之后,傲慢的說道,“我就吃你三劍,如果我輸了,愿憑處置,但是丑話說在前頭,我若是贏了,你得跟我回去,生他幾個娃娃。”

    “好,見你這么爽快,也算是個漢子!”邱洛洛把羽扇交給小顏雀,把青袍掖到了腰帶上,蔑視道,“我今日不想殺人,不會要了你的性命,所以你也不用緊張。我的要求是,若贏了你,馬上讓你的手下撤退,并且這輩子,充當我身邊的一只絕對效忠我的狗,給我隨時隨地當凳子,怎么樣?”

    光頭男有所猶豫。

    士可殺不可辱,給一個女人,當一輩子狗和肉凳這種喪心病狂的事情,有幾個男人能做得出來?

    眼下,商隊的貨物馬上到手,又何必多此一舉?

    于是,不等光頭男答應,其手下竊竊私語的規勸他。

    “老大,這不行啊,你給人當一輩子凳子,我們怎么辦?”

    “是啊老大,就算她長得有點漂亮,女人終究也不過是男人的玩物,沒了這個玩物,江湖上還有不少呢,何必立下這么嚴重的賭約?”

    “等我們一起上,抓了這倆娘們,回去之后,一樣給老大您當壓寨夫人。”

    不過,眼下這位,光頭男,癡迷于邱洛洛的美貌之下,一時難以自拔,又大概對自己的實力頗為自信,他對手下的苦口勸說無動于衷,反而破口罵道:“你們這群狗東西,亂叫什么?老子設下的賭約,老子輸了也高興,去去去,還愣著干什么,把這些狗.娘養的龍祥號的混蛋,給老子一個不留的全殺光。”

    “小姐!”小顏雀不是擔心邱洛洛會輸,她說,“為什么不殺了這個混蛋,留著它有什么用?”

    “給你當凳子不是很好嘛,再說了,我感覺有個狗留在身邊,也是一件趣事。”邱洛洛說。

    “貪婪無恥,無惡不作,這種狗,留在身邊也不安全。”

    “打碎了他的牙就好了。”

    “小姐啊!”小顏雀明知故問,“你真要這么干?”

    “你覺得呢?”

    “美女。”光頭男趁著邱洛洛和小顏雀交談之際,已經擺好了招架的姿態,“我準備好了,你何時動手。”

    邱洛洛看了看光頭男,只見他雙腳一前一后的岔開,腳在地上窩成兩個小坑,土和草浮在腳面之上。兩只手緊握著刀柄,長刀舉在面前,肩膀肌肉緊繃,彎著腰的姿態,像是一只備戰的蝦兵。于是,邱洛洛頓時感覺到特別滑稽,于是她指了指其中一個強盜手里的劍,“把那個給我,我不曾帶劍,就用它了。”

    “你他娘的, 把劍給她。”光頭男見到手下有些猶豫,不禁罵道:“誰他娘的再哭喪個臉,老子一會兒,第一個收拾他。”

    邱洛洛拿過長劍的一剎那,一股力量傳至劍身之上,這是一把帶著銹跡的卷刃長劍,普普通通而已。但是在邱洛洛手中,它卻突然間好像被鍍上了一層金,流露出一抹光亮,熠熠生輝。當然了,這一切都是錯覺,在外人看來,那就是一把從鄉下鐵匠鋪里流出的粗劣兵器而已。

    “準備好了嗎?”邱洛洛說。

    男人動了動腳,發現腳下是結實的巖石,他像是釘在石頭的釘子,不耐煩的說,“你來吧,我可愛的小娘子,我已經迫不及待的要把你迎娶回去了。”

    “我的乖狗狗!”邱洛洛說完,腳下跨出不可思議的步伐,宛如踩著天上星斗的軌跡一樣,下一刻,長劍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直奔光頭男而去。
  http://www.qnvjct.live/txt/97286/2361525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