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東丘 >第五十四章,不同的劍法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五十四章,不同的劍法

    陸謙玉向浪流講明了緣由,道出了始末,浪流依然雷打不動,只告訴了一句話,您說什么沒用,我就是不走!

    接著,浪流背著雙手開始在房間里踱步,從貨架走到了門口,從門口走到了的貨架,看似非常焦慮。

    陸謙玉身陷椅子里,望著流浪,淺淺的打了一個呵欠。

    月亮不知不覺間主宰了天空,繁星像是芝麻粒似的圍繞著它。晚間寒涼,濕氣凝結,屋宇上飄著一層朦朧的白霧。于是,月色可有可無,投射無力的光芒。街道上,一片像是墨汁似的黑色。

    風婆娑的吹動著窗欞,出發吱吱的聲響。穿過窟窿的風,在內堂中亂竄,空氣驟然冷上一籌。

    陸謙玉鼻子上一酸,流出少許的鼻涕,他抄起桌上的毛巾,很大聲的擤著鼻涕。

    窗外的街道,行人偶爾會三三兩兩的出現,沒了傍晚時分的熱鬧,幾乎是昏昏沉沉的,像是睡著的了似的。

    行人們的腳步踩在石板道上,在匆忙和急切之間抉擇著最佳的速度,踏出湖混亂的交響,九月將死的老蟬格外叫的清脆,墻壁里的蛐蛐附和著,隨即加入了合奏。

    “謙玉!”浪流走了十幾圈之后,轉個身,朝著陸謙玉走來,“你的意識是說,要跟林杏要留在石頭城,對付這個魔炎教派是嗎?”

    陸謙玉耷拉著眼皮說:“是”

    “那麟州城怎么辦?難道眼睜睜的看著陸老賊作妖?”

    “飯,先挑碗里的吃,事情先撿著急的辦!”陸謙玉淡定的說道:“他一條爛魚,能掀起多大的風浪,等我對付了魔炎教派,再去找取他首級,不必慌張!”

    “不可理喻!”浪流瞪著一雙大眼珠子,氣勢洶洶的說,“我的意思你可能不明白。就算你和林杏是什么十大人杰的后裔,有家族的責任。那都是陳年舊事了,何必這么較真!”

    “該較真的時候,就得較真。浪兄,這你就不懂了。”林杏正在一邊熬制著湯藥,手里拿著一個木勺子,一圈一圈的攪動著黏糊糊的像是土豆泥似的黃汁。

    此番這藥,不如之前那些療傷的藥猛烈。這藥味不濃,不刺鼻,聞起來還有一種淡淡的清香和食材的味道,令人忍不住咽下幾口口水。

    “自東丘一戰,江湖又三百年,無數花開花落,豪杰來來去去,看似平淡無奇,實則與十大人杰脫不了干系。”林杏把俯身低頭,沖著爐火吹了吹風。

    “跟你們有什么關系!”浪流不解,“如果沒有十大家族,這江湖就玩不轉了?”

    “你還真說對了。”林杏盛了一小勺,放在嘴邊吹涼了,放在嘴里品嘗起來,然后覺得味道不錯,正合我意,于是露出享受的模樣,他說,“江湖的歷史向來由時間來記憶,人來書寫,否則,你講什么都看不見。十大家族,正是寫下這三百年波瀾壯闊歷史的重要執筆者。如果沒有東丘一戰,那么現在這個江湖,還不知道是怎樣的情景。而現在,筆由上一輩,移交到了我們這一輩手中。該是我們書寫歷史的時候了,如果我們不執筆,那么這個江湖,只怕從此之后,再無歷史可言。”

    浪流毫無興致的揮了揮手,搞不懂林杏說什么。

    “隨便你怎么說,江湖雖大,可我還沒想好,要去哪養老,就不如陪著你們胡鬧一場。”

    “隨便你怎么做吧。”陸謙玉說完,提起屁股。

    大半天時間過去了,王燕仍不見蹤跡,他不能一直無休止的等下去。大船上還有人等人藥材救命呢,他這已經耽擱不少時間了,怕是回去,難以跟二哥解釋。

    “陸兄。”林杏察覺陸謙玉急不可耐的要走,馬上盛了一碗湯,端過來,“吃了再走吧,百草湯,順氣活血,補充精神,長期飲用可以增進骨骼,對身體益處多多。”

    陸謙玉想都沒想,端過來猛灌。

    此物,入口如同玉米面糊糊,粘粘的,滑滑的,甜甜的,還有淡淡的香草的氣息。總之,味道值得人仔細品味。

    “味道好極了。”陸謙玉稱贊道:“時候不早,我先回去,明天再來。”

    “謬贊了。”林杏義正言辭的說,“陸兄可知,你我的背景,極為隱蔽,乃是魔炎教派追查的關鍵。不到萬不得已,切不可告知他人,免得惹禍上身。”

    “我明白,浪流就暫時住在你這里吧。”

    陸謙玉朝著天空看了一眼,黑云像是棉花那樣的從遠處飄來,巴月亮遮蓋的嚴嚴實實,街道下,忽然間一個人影也沒有,接著,幾聲梆子敲得響亮。

    “夜深人靜,小心火燭。”

    陸謙玉原想把浪流帶到大船上去,兩個人相互有個照應。后來思忖了一會兒,改變了主意,浪流有傷在身,留在林杏這里更為妥當。并且在這個緊張時期,帶浪流回去,難免遭人采集。他們三人,一個在明,兩個在暗,觀察魔炎教派的動向,更為方便。

    “陸兄,盡可以放心,浪流是個比較有意思的人,我自己住非常無聊,自然是非常歡迎的。”林杏送陸謙玉來到門口,將門打開了一套小縫。

    浪流基本沒有跟著陸謙玉的打算,那大船上人生地不熟的,寄人籬下,做起事來躡手躡腳,還不如林杏這里來的愜意舒。

    “走好,不送!”浪流喊著。

    “七天之后,會不會有點太長?”陸謙玉一只腳跨出門外,他聽到林杏說,讓他七天之后再過來,頓時感覺到詫異,“夜長夢多,怕是魔炎教派不會等那么長時間。”

    “船上若生事,我與浪兄會及時趕到。”林杏從門縫里看了看四周,一個更夫的背影,漸行漸遠,“我們兩個要保持一段距離,這個石頭城,現在不可同日而語,尤其是江湖上那群俠客,一個個目光雪亮...”

    陸謙玉明白他的意思,船上的人與船下的人交往過密,肯定要受人猜忌,現在大船周圍,不知道有多少魔炎教派的眼睛,他們可一直在盯著呢。

    林杏能想得這么周全,仔細的態度,讓陸謙玉自愧不如。他顧頭不顧腚的性格,在江湖上,顯然是個要命的缺點。

    “林兄,那么,王艷大姐的事情,就靠你了。”陸謙玉站到了臺階上。

    “一有消息,我會馬上通知你。”

    “你最好出去找找。”

    “忙不開。”林杏苦笑道:“你得相信那個女人!有她幫忙,相信以后我們做起事來,將會如虎添翼。”

    “利用人,可不是君子所為。”陸謙玉笑了笑,“還是趕緊把你窗戶上的窟窿修好吧,那樣才不會引起別人的懷疑。”

    回到大船之后,陸謙玉尋了一圈二哥,到處找不到。便將藥材交到老刀手里,由老刀吩咐下去熬制給重傷員喝。

    他還是遲了,有兩個重傷員,在下午的時候便死掉了,但誰也沒有責備陸謙玉的意思。

    老刀詢問了一聲他去了哪里,他把遇到王燕的事情一說,但沒有說林杏的事情,此事便不了了之。

    至于二哥,顯然不在大船上。

    蒙面人,陸謙玉覺得應該稱呼他宋白甲更為妥帖。

    宋白甲一直待在緊閉的船艙里,里外差不多有二十個護衛日夜守護著。連只蒼蠅都別想飛過去。飯菜都是由專門的人送進去的。當然了,在他的房間里,肯定是少不了女人。之前有兩個婢女跟他作伴,現在怕宋白甲無聊,這個數字變成了四個。所以船艙里時而隱約傳出女人的歡笑聲。

    這些守衛全是船上的精英,武高人一等,老刀負責著領導他們,擔任護衛的隊長。小刀不隨著老刀一起行動,而是跟其他護衛一起,負責巡邏、放哨、警戒等繁重的任務。

    這會兒,輪到小刀休息,正在船艙下的一角小憩。幾乎每一個人睡覺的姿態都跟小刀差不多,半睜著眼睛,依靠著艙壁,由一件披在身前的小毛毯御寒,這么做,是為了在魔炎教派殺過來的時候,可以有效的進行集合。

    小六和阿泰,也不在船上。陸謙玉想著,他們可能跟二哥在一起。他們三個人的關系,看似非常親密,友好中帶著一種尊敬,這倒是一種什么樣的關系,陸謙玉說不清。因為是船上的事情,他不方便多問。于是,把這個疑慮放在了心里,鉆到了船艙里睡覺。

    無聊的日子在期盼中過去了五天。

    魔炎教派跟消失了一樣,一點動靜都沒有,武林盟的人查無音訊,城中靜的出奇,一切照舊,大船上卻無時無刻不帶著緊張。頗有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在這段時間,陸謙玉按照與林杏的約定,一直沒有再去百草堂。沒跟任何人取得聯系,自然無處尋覓王燕的蹤跡。除了夜里陪著小刀在大船的甲板上沐浴著寒風,放了幾個時辰的哨之外,剩下的時間,他不去打攪別人,別人也不來打擾他,就算是二哥,也僅僅是過來探望了一眼,鑒于大船上閑來無事,他吃飽了飯撐得,就坐在船艙里,或者站在甲板的欄桿前方,拿出柳河山給予他的秘籍翻看。

    書陸謙玉小心的保管著,因為有些地方,本身就破損了。

    上面記錄著柳河山的親筆寫下的劍法心經,筆記潦草,需要認真的辨認,像山河永寂等等奇妙的劍法,自然也在其中,不過是在心經里,并無準確的招式。

    陸謙玉先是用最快的時間,瀏覽了整部秘籍,發現柳河山的《河山劍法》一共只有三招,與他的外號特別匹配,他號外柳三劍,所以劍招就只有三招。在這一點上,陸謙玉覺得自己這個師傅特別有趣,他本想調侃幾句,可惜柳河山已經被秦老三帶走,魂歸故里,他有再多的話,只能對著風去說了。

    雖然,《河山劍法》只有三招,但這三招,卻整整演變出了五十一招之多,并不像是陸家《千軍破》那樣每一章之下,只有三招,較為固定,而使用時,再加以隨意組合,從而形成不同的招式。

    柳河山的《河山劍法》怪誕的地方就在于,它每一招之下,招式的數量都不固定。比如說,第一招之下,擁有三十一種變化之多,第二招之下,僅擁有區區的八種變化,而到了第三招,變化又增加到了十二招。

    陸謙玉想把這三招的五十二中變化拆分了,像《千軍破》那樣組合,可惜他失敗了。

    他記得石翁曾經說多,這世界上有一千個劍客,就有一千種劍招,每一個人用劍的方式不盡相同,即便是照著對方的劍招學習,也難以完全演示。深諳其道,卻求不得精髓。
  http://www.qnvjct.live/txt/97286/2363977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