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東丘 >第六十六章,碎片的下落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六十六章,碎片的下落

    面對宋白甲之時,穆林江一改隨和,臉變成了一張針扎不進的鐵板。

    “白旗主。東西呢?”穆林江嚴肅道,“武林盟十二門派,此番興師動眾,皆是為此物而來,為了確保東西還在,我等需看上一看!”

    宋白甲微微一愣,藏在面罩后的面看不見表情,話語間充滿了卑微,“那是自然,自然。”

    宋白甲連連附和,動口不動身,彥成玦見了,急切道,“那你倒是快點拿出來給我們大家看看啊,都說這炎煌令碎片是魔炎教派的寶貝,山上讓我等不惜性命護送,我倒要看看,這玩意兒到底長了個什么模樣,居然能在江湖上掀起如此大的波瀾。”

    “拿出來吧,搏眾人一觀,也好打消大家心中的疑慮。”南山南狡黠的笑道,“魔教的人,可就在城外了。”

    “能是什么稀罕物件,藏著掖著的,那東西能下崽兒嗎?”烈陽門的大塊頭說道。

    “嘿,漢子。”彥成玦笑問,“你叫什么名字?”

    “澹臺陽。”漢子把刀噗通一聲放在地上,木板地被砸出來一條裂紋,“東丘小子,你有何指教?”

    眾人唏噓不已!

    彥成玦咧咧嘴,笑呵呵伸手,象征性的摸了摸漢子的胳膊,“澹臺兄,你長得還真是壯啊!”

    “爹媽生的。”漢子哼道,“你又有何指教?”

    “沒有,沒有。”彥成玦尷尬的閃到了一邊。

    眾人回身繼續去看宋白甲,他仿佛被孤立的站在人群中。

    “傳說炎煌令中蘊含天地至高,無尚秘法,這是真的嗎?”上官清揚拂發而談,語氣中,盡好奇。

    宋白甲嘿嘿一笑,“既然諸位要看碎片,我豈有讓大家失望的道理,只不過,那東西,現在可真不在我的手中!”

    此言一出,所有江湖人嘩然。

    十二門派搞出如此大的陣仗,保護宋白甲是假,護送碎片為真。

    諾大的武林盟多宋白甲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罪大惡極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哪個門派不顧背著黑鍋罵名收留這等惡匪,他最好的去處應該是黃泉路。

    “你說真的?”南城南驚呼,“碎片不在你的手上,你沒取樂我們吧?”

    宋白甲點頭。

    “碎片在哪?”彥成玦暴跳如落地的彈珠,“瞧你這人耍的好手段,連我們都被你給騙了。”

    “碎片重要,事關武林安危,我怎可帶在身上?”宋白甲娓娓說道,“我騙你們,騙了武林,自然也騙了魔炎教派。”

    “以我所見,你關心的好像不是碎片的安危,而是你的性命吧?”上官清揚道。

    宋白甲點頭。

    “你把碎片藏在了別處,就是給自己留了一條后路,無論哪一方失敗,你都能依靠碎片,茍且偷安。”上官清揚又說。她生氣了,臉若紅霞,胸脯高伏高落。

    宋白甲點頭。

    “善哉善哉,老和尚活了大半年輩子,今日居然讓你這廝,給誑了呀!”老和尚嘆氣。

    “你把碎片藏在何處?”南山南臉色陰沉,“別再點頭了,對你頸椎不好。”

    宋白甲點頭。

    “我說了,別再點頭了。”

    “碎片在一處非常安全的地方,諸位可以放心。”宋白甲說。

    “不肯說?”彥成玦怒道,“你這個老....”

    彥成玦險些罵出口,被人擺了一道,誰能高興,正在這時,穆林江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輕輕拍拍。

    “年輕人,莫要動怒。”穆林江笑道:“碎片之事,的確重大,否則武林盟也不必如此大費周折,派爾等到此,我曾云游四方,對炎煌令略有耳聞,山中奇人、隱士、豪俠,見過許多,眾人皆說,那令中,蘊含曠古爍今的絕世功法,若是落得魔教一方,武林將永無寧日...,故而,爾等需謹記,為了整個武林,碎片切不可落入魔教手中,必要時刻,方舍得自己的性命,造福后世,此乃俠義之心,壯士之志。”

    眾人面面相覷,當著穆林江的面,不好繼續發作。

    “碎片下落,僅我一人知曉,只要諸位護送我前往東丘,我當即會把碎片奉上,我若死了,碎片秘密,將永遠深藏在地下。”宋白甲平靜的說。

    陸謙玉既為復仇而來,不為碎片,它在何處,又有何干系,故而當下勝于眾人的浮躁,淡漠冷然,獨樹一幟。

    “這位朋友,碎片不在船上,你還能沉得住氣?”南山南問。

    陸謙玉不知道自己身邊何時多了一個人,他笑道:“不在便不在,一個吃不得,穿不得,用不得,喝不得的東西,記著它做什么?”

    南山南微微一愣,看見陸謙玉身下孤寒,眼睛迸發出萬道光芒,“好劍,好劍吶...,這位朋友,您尊姓大名?”

    “小人物一個,不足掛齒。”

    “驟雨因風起,江湖上,那個大人物,不是從小人物爬起來的。”

    南山南目光銳利,觀劍查人,可不是瞎貓碰上死耗子,孤寒巧奪天工,無堅不摧,世所罕見,雖是一把短劍,讓人遺憾,威嚴豈能掩蓋的住?

    陸謙玉笑了笑,答曰,“在下,陸謙玉。”

    “幸會,幸會,南坪派——南山南,你可以叫我阿南,如若不嫌棄,愿與陸兄交個江湖朋友。”

    “折煞我了。”陸謙玉道。

    兩人在一角的攀談,不為人知,其余眾人,仍在悶悶不樂,艙室里,氣氛緊張。

    宋白甲的小聰明,讓人又氣又恨,但不可否認,換做其他人,可能還不及他,能想出這等計謀。

    物是死的,人是活的,自己的命運,當應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正在此刻,門外,一個武林盟人的來報,魔炎教派的人在邱鼎的帶領下,已經入城了,正殺氣騰騰的朝著大船而來。

    雞飛狗跳,亂做一團的現象,當真不會出現在以武林盟十二大門派為主導的環境下。

    每個人表情淡然,不約而同的望向穆林江,期待這位老資格能拿定主意。

    老和尚雙手合十,正在念經。

    時光在流逝,燭火在跳動,風一頭撞在窗欞上。

    或退或戰,眾多俠士準備將自己的命運,交給穆林江。

    穆林江摸了摸下巴,哼道:“大膽魔教,居然跑到這里撒野,今日,爾等就與我一道,會會他們。”
  http://www.qnvjct.live/txt/97286/2387977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