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東丘 >第八十章,保留的招數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八十章,保留的招數

    陸謙玉靈機一動的劍招,毫無疑問的來自于老鼠和貓的決斗,尤其是小貓最后致勝的一招,對陸謙玉留下了深刻,揮之不去的強烈印象,那反響就是用火紅的烙鐵,深深的印刻在了陸謙玉的身上。

    “你出招吧,讓我看看你這一夜,到底想出什么樣的招式?”林杏臉上帶著笑,不是嘲笑,其中的味道,蘊含了贊許與希望,陸謙玉是一個什么樣,他到現在終于是分不清的,想要看清一個人的內心是很難得,不亞于,查尋夢的根源,但陸謙玉這幾日的表現,值得林杏在心里為其鼓掌,他是一個值得托付的好搭檔,江湖上,絕對孤傲的俠客,并不存在,他們或多多少都有屬于自己的朋友,一個可以肩負自己意志,前行的人,并且這個人,不能太笨,笨蛋和愚蠢的人,并不適合在江湖里爭鋒,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永遠不會是只依靠不懈的努力,不惜流下滿頭大汗,苦中作樂的笨人,他們在努力,也無法攀援高峰,只有那些善于開動腦筋,擁有高遠視野,又積極努力的人,才有榮登巔峰的資本。

    陸謙玉正是一個這樣擁有智慧,又非常努力的人。

    陸謙玉對于貓與老鼠的戰斗,是如此認為的:

    兩只動物之間,生死宿敵的關系,使用的是本能的攻擊,來自于逃生和覓食。這里并不存在策略,猶如劍客之間的藏招。

    他們想到什么,便用什么,來自于腦袋里極短時間的反射,動物就是這樣,他們躲避追殺,或者追殺敵人,靠的就是這么比一瞬還短的條件反射,一旦他們反應的速度,要比敵人慢上半拍,等待他們的便是死亡。

    這與無劍之道,是吻合的。

    陸謙玉追尋無劍之道,大受啟發,以本能,對抗強敵,在無招中尋求有招,便是小貓克敵制勝的最后一招,然而尋求這種招式,短時間是遠遠不夠的,需要大量的時間來反復驗證,這也是為什么,陸謙玉著急與浪流比試的原因,只是沒想到,浪流那個家伙是個瞌睡蟲,來得是林杏。

    論林杏和浪流的武藝,陸謙玉始終認為,兩者基本相當,包括他自己,與林杏也很難出現質上的差距,在伯仲之間。林杏既然愿意當這個試驗品,陸謙玉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林杏,我這一招,有點奇怪,還沒想好。”陸謙玉來到近前,回想著老鼠和貓的戰斗,貓矯健的身姿,在他的腦海里反反復復揮之不去,柳樹條握在右手里,安置于在一個奇怪的地方,他手腕一扣,把柳樹條藏在了自己的背后。

    林杏見此,詫異,“陸兄,若是沒有想好,可以等想好了我們再打過,時間,趁我們年輕的時候,還是不會缺少的。”

    “不。”陸謙玉搖搖頭,“如果要彎道超車,時間給予我們的,遠遠不夠,就現在吧。”

    “你這是什么劍法?”

    “還沒有名字。”

    “不如給他命名一個,也是現在。”

    “好吧。”陸謙玉在心里冥思苦想,笑道,“暫時想不到,說不定是廢物劍法,那就沒必要有個名字了吧?”

    “你為何這般抽劍?”林杏問道。

    如果把柳樹條真的當做是一個把劍,那么陸謙玉拿劍的方式,是率先讓人感覺到驚訝的,包括在此之前,陸謙玉也不這樣持劍。

    林杏雖然不是個劍客,對劍也有鉆研。在比試之中,很多劍客的劍,一般提在腰部的位置上,這是為了快速地出擊,游刃有余的防御,讓自己始終處于相對有利的位置上,江湖上,很多劍法,因此起手,之后再演變過程中,劍落在自己背后的都非常少,那等于在自己的胸前失去了,保護自己的手段,將中門完全暴露給了對方,乃是比試中的大忌。

    “是我的心,告訴我自己要這樣持劍的。”陸謙玉笑道。

    “看起來非常不妥,說必定非常有用。”林杏說完,掂量著如何出手。

    他開始認真起來,雖然是一場試煉,他可不想輸的太難看,贏得不光彩。

    陸謙玉臉上帶著隨意,腳下也隨意的一戰,哪里像是戰斗,分明是蔑視他面前的對手,幸好這個對手是林杏,否則真要多言幾句,他這么做,真是讓人討厭,免不了要生出,殺了興奮感。

    “我來了。”林杏說完,手中匕首,如流星,似趕月,速度極快,直奔陸謙玉而來。

    陸謙玉看見了匕首,不躲不閃,林杏全力一擊,挨上這一擊,對方必傷,甚至是必死,以前,多少敵人,都扛不住這一招。他見陸謙玉原地麻木,不受到倒吸一口冷氣,暗中收手,匕首即將到達陸謙玉的面門,突然來了個急剎,又返回去了,在林杏頭上,像是一只牛氓那樣的繞圈。

    “為什么不躲?”林杏有些生氣,要知道, 他絕對不想傷害自己的朋友。

    “為什么不攻呢?”陸謙玉道。

    “你受了什么打擊,放棄了活著的希望?”林杏哼道,“我可不想背負殺了朋友的黑鍋。”

    “我不會求死,你只管攻來。”陸謙玉知道林杏是誤會了。

    這時,浪流從后面走來,摸了摸腰間,是個酒葫蘆,將酒葫蘆丟給林杏。

    “用這個,千萬別殺了這個神經病。”浪流說。

    林杏把酒葫蘆接在手中,笑道:“這個辦法,甚好,只可惜要麻煩我解下匕首一段的銀蠶絲。”

    “不用如此麻煩。”陸謙玉說,“不比你非來攻我,我手中這柳條,傷不了你。”

    說罷,陸謙玉作出一系列奇怪的動作,左擰一下,右扭一下,瞬間沖到林杏面前,手中柳條依然置于背后。

    林杏扔到酒葫蘆,不知道陸謙玉他攻擊自己那里,便往后退了幾步,這幾步之間,陸謙玉便已經倏然出手,柳條朝著林杏的腰上刺來,林杏往左邊跨出一個大步,正躲開了柳條的攻擊,頭上的匕首,向陸謙玉飛去。

    陸謙玉的柳條,在錯開林杏身體的一瞬間,化成了橫掃,同時,余光掃到了匕首。

    林杏見過比陸謙玉還詭異的緊湊的劍法,但是這一掃,就不好躲開了,他原地一跳,柳條貼著他的腳下飛去,匕首卻到了陸謙玉的身后,陸謙玉身體忽然下壓,像是四足的動物,往一側翻騰,林杏的匕首追著他而來,陸謙玉右手換了左手,手中柳條掃過林杏剛剛落地的雙腿。這一招,躲無可躲,避無可避,林杏本就不擅長對付近身的敵人,尋求遠距離解決,陸謙玉一旦近身,他就要吃虧,但他沒料到,自己居然敗得這么快,甚至還沒有用處第三招。

    林杏忽然一愣,收回匕首,郎朗笑道:“我輸了,如果你手中是一把真劍的話,我這雙腿,怕是保不住了。”

    陸謙玉立定,扔掉手里的柳條,上前拍了拍林杏的肩膀,“你輸什么了,要不是你手下留情,我總早死在你的匕首直下了。”

    林杏搖搖頭,“不不不,雖然我只用了七分認真,怕傷到你,但就算我說你真正的敵人,動了殺心,也不可能殺了你。”

    浪流的屁股才坐到臺階上,酒葫蘆的蓋子還沒擰開,比試就結束了,他甚至還沒看清,陸謙玉到底用的什么招式,林杏就認輸了?

    “林杏,你到底行不行啊。”浪流站起來,笑道:“你是不是,故意讓這個家伙?”

    林杏狡黠的一笑,“要不你來試試,陸兄這奇怪的招式?”
  http://www.qnvjct.live/txt/97286/2405828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