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東丘 >第一百二十三章,謙玉的女裝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一百二十三章,謙玉的女裝

    羅紗裙,短白衫,鹿皮靴,紅胭脂,紫緞帶。

    客棧的伙計,不按照任何人的吩咐,拿來了女人用的一切用品,還差點了首飾加以點綴。

    陸謙玉見到這些東西,心里是一百個不愿意,長這么大,他想過會在自己身上發生或許多事,最丟的人,也不夠如此,男扮女裝,是謂荒唐,幸而周遭沒有認識人,只有邱洛洛一個,否則,若是有個地縫,他恨不得鉆進去。

    “東西全都到齊了。”邱洛洛把東西往他懷里一塞,笑道:“陸兄,是我幫你來,還是你自己來?”

    “自己來,自己來。”陸謙玉惆悵不已,臉色如灰,欲拒還迎的說道。

    “我看還是我幫你來,你根本不知道,一個美麗的女人,是怎么打扮出來的。”邱洛洛不請自來,擁著陸謙玉回屋。

    “打扮成女人的樣子,又有何難?”陸謙玉把問題想得很簡單,套上了裙子,穿上了短衫,涂上了胭脂,抹上了眼影,含一片紅葉,以潤色雙唇,他與小樓朝夕相處那些年,哪能沒有見過女人是怎么梳妝打扮的?

    梳妝臺,銅鏡圓,中間出現了一張俊俏的臉,陸謙玉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邱洛洛的小臉,出現在他的左側。

    “你要知道,我這么做,全是為了解決落草山那些個混蛋。”邱洛洛說著,拿起了梳子,為陸謙玉梳頭,盤成水云鬢的形狀,陸謙玉是小臉,一切發型,看起來都相得益彰,不浮夸,水云鬢,是高處隆起,兩側鬢發下垂自然的發型。

    “此事之后,姑娘最好把這件事情給忘了,我這么做,可不全是為了落草山那些混蛋。”陸謙玉看著邱洛洛在自己的身后忙活,感覺到邱洛洛手在自己的頭發上野蠻的撫摸,頓時一股羞辱之心,再一次涌上了心頭,便不敢在看了,他的頭發, 一直是自然垂下來的,那就是最好的發型,自然,飄逸,灑脫,他喜歡這種感覺,而像是這種盤發,他此生絕對不會再投第二次,他發誓。

    邱洛洛嬉皮笑臉,化妝也是個二把刀,這種事情,小仙登峰上,完全是小顏雀的活,她自己裝扮的次數,幾乎很少,倒不是因為小雀巖不在,而是因為她喜歡素顏朝天,除非山中有重大的節慶典,她才會梳妝,無疑成為全場的焦點,就算不加以修飾,她也有一種天然去雕飾的魅力,讓人欲罷不能。

    “那你是為了誰?”邱洛洛捂著嘴角,鬢發梳好了,開始涂胭脂,陸謙玉的面頰,漸漸出現了紅暈。

    “還是為了姑娘,你大概是想看我出丑的樣子?”

    邱洛洛搖搖頭,認真地看著鏡子里的陸謙玉,笑道:“誰說你女裝就會出丑,我看你現在的樣子,比一般的小娘子,還要漂亮,陸小娘子,不信,你自己看看,你干嘛閉上了眼睛?”

    “還是勞煩姑娘快點,時間可不等人。”陸謙玉咬著嘴唇說道。

    大概過去了一柱香的時間,陸謙玉吐出唇齒之間的紅葉,懷起了巨大的勇氣,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頓時被面前這個精致的臉蛋驚到了。

    這還是陸謙玉自己嗎,他不敢相信,以為哪里來的漂亮姑娘。

    桃花面,柳葉眉,紅嘴唇,這些都是美人的標準配置了,他都有了。

    女人沒有的氣韻,男人更不可能有的柔氣,在他這張臉上,也表露無遺。

    眼影一抹霞,腮紅兩道花,玉簪頭上戴,鬢發如瀑絲,蕙蘭香草,顰顰而立。

    一張口,吐出個芳華。

    “這還是我嗎?”陸謙玉驚魂未定的大叫,掐著自己的臉。

    “別動,別動,剛剛畫好的妝,讓你這么擦,就給擦掉了,那可如何是好啊?”邱洛洛感慨萬千,不外乎,自己親手將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辦成了一個初長成的美少女。陸謙玉,觀起來,不過是二八芳齡的女子,長在深閨人不識,氣質溫柔,嬌嫩含苞,不經歷人世打造,比起自己,是有那么幾分相似,不比自己漂亮,可也是一等一的絕色佳麗。

    陸謙玉不動就不動,仔細地摸著自己的臉,有那么一瞬間,他差點也愛上了自己。但是為了臉面,他還是表示拒絕,“這樣不太好,不太好,被你這么一搞,我差點忘了自己的性別。”

    “我看就挺好,如果你不適當的逼自己一下,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原來這樣也可以。”

    “是你逼我。”

    “好,就是我逼你的。”邱洛洛轉身,取來衣服,命令道:“把這個穿上,本姑娘就不伺候了,外面等你,一定要快,我著急上午的時候回來睡一覺,下午的時候,還要繼續趕路。”

    “我們到這里,可不是為了剿匪。”陸謙玉說。

    “我知道。”

    “姑娘,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叫我洛洛。”

    “好的, 洛洛姑娘,你怎么如此成竹在胸?”

    “因為本姑娘胸大,所以相信,一定會找到林杏和你的朋友的。”

    陸謙玉頓時無語,偷瞄女人的胸部,畢竟有損男人的形象,所以他抓過了衣服,打算就此止住,“他叫浪流。”

    “真是好名字,天生不能安穩。”邱洛洛出了門口。

    “怎么說?”

    “流浪啊,你的朋友,怎么這么奇怪。哦,不對,應該是林杏的朋友,怎么都這么奇怪。”邱洛洛把頭扭向陸謙玉,做了一個鬼臉。

    “你是什么意思,為何多提了一句林杏?”

    “因為本姑娘喜歡他。”邱洛洛也不隱瞞,通過段時間的接觸, 他對陸謙玉徹底放松了警惕,視為朋友,所以能說。

    “你喜歡他,怎么可能?”陸謙玉詫異道。

    “為何不能?”

    “也不是不能,我以為憑你,是不食人間煙火呢,林杏為人非常不錯,是個好男人,只是這件事情,他是否知道?”陸謙玉問。

    “當然還不清楚,時候不到,我怎么能提,再說了,我可是個姑娘人家,再豪放,也不能著急把自己送出去吧,還有一點,最最重點...”邱洛洛點到為止,已經出了很遠。

    掌柜的和小二們等著,也已經換好了裝扮,門口有馬,小二們,穿上了夜行衣,帶了武器,掌柜的也把一把生銹的樸刀拿在了手中。

    “姑娘,我們何時出發?”掌柜的笑語相迎。

    “等他出來。”

    “姑娘,有一句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掌柜的唯唯諾諾,伙計們,一個個面面相覷,看似對此事沒有信心。

    “你還是想說,那就說吧。”邱洛洛抱著肩膀,來到了臺階上,坐下來,以往大小姐的模樣,在這鄉野之地,徹底沉淪了,哪里還見?

    “這一次,我們只能成功,不能失敗,不是我不信任,姑娘你,如果我們失敗了,落草山的三個毛,勢必會尋找我們報復,草十鎮,已經無人可以抵御他們了,留下來都是老弱病殘,對他們的屠殺,毫無還手之力。”

    邱洛洛知道他要說什么,“三個毛,一個都不會少,到時候,你們躲起來,我把他們的腦袋,送給你們,至于山上其他賊寇,以前全是你們鎮子里的人,應該不會恩將仇報,你說是否?”

    “姑娘實力,我們已然知曉,無不敬佩,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我們鄉里鄉親,多置備了一些銀子,就是希望姑娘一定要記住現在所說的話。三個毛,我們真的惹不起。”

    邱洛洛想了想,自己身上沒有銀子,要在江湖上行走,靠臉還是不行,還是得鐵疙瘩,硬通貨,故而欣然笑納,“我若是成功的滅了三個毛,你們的銀子,我取走一半,若是不能殺了他們,我就住在這里,保護你們,一城百姓的安全,你覺得如何?”

    掌柜的忽然間,哈哈大笑,“姑娘,我信你。”

    陸謙玉穿好了衣服,又在鏡子邊上,走了一圈,越看自己,越感覺到不可思議,他比一個女人,還要像是一個女人,小蠻腰,細長腿,白皙的胳膊,如玉似的脖頸,這一切的一切,難道不正是為了男扮女裝而長成的嗎?

    像極了女子的男人都好看,陸謙玉是那足以迷倒一片少女的男人。

    他作出了幾個動作,發覺有點生硬,這是硬傷了,不少改變,他沒有女人的胸,和屁股,這兩點是最為致命的,至于其他,以假亂真,即便是閱人無數的采花大盜,也看不出來。

    陸謙玉聽到了屋外談話,走出來,鹿皮靴子有點小,擠腳,所以走路別扭,可以忍受,算是將就。

    “呦,看啊,一個美女出現了。”邱洛洛轉身笑道,不過還是被完全體的女裝陸謙玉給小小的震驚了一下,他打扮起來,比小顏雀還是漂亮一些的,不知道她的這個想法,讓小顏雀知道之后,是什么想法。

    面對邱洛洛的調侃,陸謙玉滿不在乎,木已成舟,多說無益,他只是回應,“我們何時出發?”

    “那個,再讓我好好看看,這么漂亮的姑娘,哪里找,如果我是個男人,我發誓,一定會被你迷得神魂顛倒。”邱洛洛說。

    掌柜的,還有其他人,全都看呆了,一瞬間不知道說什么才好,掌柜的最先發言道,“姑娘,這還是剛才那位公子?”

    “你說對了。”邱洛洛說。

    “比起姑娘,公子這一身裝扮,還是差了一點,但是比我們鎮子里其他女人,尤其是以前買豆腐的那個西施,還是要更漂亮一點。”掌柜的說。

    “掌柜的,你別鬧,公子,畢竟還是個男人,你說的那個豆腐西施,現在在哪?”

    “山上,成了二毛的壓寨夫人。”

    “唉,又是一朵被糟蹋的花,這些男人,還真是可惡。”邱洛洛說。

    伙計,牽馬來,另外還帶了一些繩子。

    陸謙玉對邱洛洛說,“你覺得,我這個打扮,能不能騙過,山上的三個毛?”

    “一定可以,你連我都給騙了。”邱洛洛忍俊不禁,但說的也是真話。

    “這樣就好。”陸謙玉準備上馬。

    “這樣還是不好。”邱洛洛攔下了陸謙玉。

    “怎么?”

    “還差了一點東西。”邱洛洛道。

    掌柜的不理解,問道,“姑娘,所言,究竟是差在了什么地方?”

    “聲音。”邱洛洛說。

    “這個我就沒法改變了。”陸謙玉說。

    “沒有關系。”邱洛洛對掌柜的說,接下來就看你了,“陸兄,等下你別說話,就把自己當成了啞巴。”

    陸謙玉為邱洛洛的機靈,深深的感覺到折服,“很好。”

    眾人,這就上馬了。

    時間是子時。

    按照掌柜的所說,草十鎮,距離落草山山腳,有三十里,快馬,只需要走一個時辰就夠了,慢馬,一個半時辰也足矣。

    夜幕之下,四野寂靜,月色如水,一行人,沉默不語,因為掌柜的說,三個毛的暗哨,甚至已經布置到了城中,預防,隔墻有耳,大家都把話放在心里,但是邱洛洛忽略了一個問題,既然三個毛在此地的影響力如此之大,招募了大量的草十鎮的青年,怎么知道,這一群人之中沒有幾個內奸?哪怕出現了一個內奸,今晚的奇襲計劃,也就算全都泡了湯啦。

    陸謙玉在馬上做,觀察四周,一條大道,筆直,坦途有如霜的白月光,云層在流動,秋天里,盛開在荒野的花,肆意著芬芳,加之,他在邱洛洛身后,邱洛洛的馬,矯健的奔馳,留下了一道道的殘香,這種味道,自然是露寒花,陸謙玉誤以為是其他花香,所以沁透心脾的時候,無法多說,總覺得奇怪。

    出城后,不遠處,有一個小亭子,眾人下馬,再裝扮了一番,這次是,把繩索在邱洛洛和陸謙玉的身上套牢了,也不敢太用力,邱洛洛千金之軀,陸謙玉也細皮嫩肉,伙計們下手輕,就那么纏了幾圈,做做樣子,也罷了,然后,慢馬而行,子夜剛過,就來到了落草山的山腳之下。

    這里有幾件茅草屋,緊靠著進山的門,山不是高山,但是草多,非常的荒蕪,樹木稀少,進山的道路,是一條蜿蜒的小徑,有碎石頭,往上去,還要走上幾里路。

    根據掌柜的說,此山,雖然是不高,但是易守難攻,這一條碎石的小徑,走進去了,難以出來,四處都是荒草,里面有大蛇叔,有時候會出現猛獸,最低的地方,還有一人高,行進困難,不熟悉的人,容易迷路,死在里面的俠客,也有許多個,無名枯骨,下落無蹤。

    山門的茅草屋,是落草山賊寇在山下建立一個門戶,里面一般有十個人看守,預防有人攻山,前幾次,俠客們來圍剿,就從這里直接往上打,茅草屋的舊址,是建立在一片灰燼之上的,之前就被燒了幾次。

    剛到這里,掌柜的就下馬,給邱洛洛和陸謙玉套上袋子,不用敲開茅草屋的門,就有酒氣側漏的草寇出現,兩個人,拎著白色刀,大聲喝止。

    “來的是什么人?”

    掌柜的畢恭畢敬,迎上去,舉起手來,說明自己沒有武器,嘴上說,“我是草十鎮的,錢掌柜,給三位寨主送美人來啦,你們不信,可以過來查驗一下。”

    錢大軍掌柜的,已經是老熟人了,對方明顯是認識,還是故意刁蠻。

    “錢掌柜的,這美人,你最近送的可是不勤快了啊。”一人說道。

    “最近下榻小店的女人少,算是美女的人更少,送給寨主的一定要經過精挑細選,正巧,傍晚的時候在本店,來了兩個美人,一主一仆,主,像是個千金大小姐,仆長得也貌若天仙,我估摸著,二當家,最近有點火氣,便迷暈了她們二人,送給了二當家,當小妾。”掌柜的說說有鼻子有眼,正如他說的,在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他用這種辦法,斷送了不少姑娘的前程和貞潔,也是一個壞人,但是在大局觀之下,他有時不得已而為之,心有內疚,已經對這些人有了補償,可他不過是一介草民,最多手底下有個小店,能有多少錢,多少實力,能做的不多,可以得到原諒。

    “呦,大美人啊,讓我們先瞧瞧。”一人上前,來到了陸謙玉身邊,陸謙玉聞到了他身上的酒氣,但是卻看不見他,于是輕輕壓著怒火。

    另外一個人,同時,來接邱洛洛頭上的罩子。

    “還真是一個大美女。”揭開陸謙玉頭套的那個男人,回頭對掌柜的說。同時,他的手,不安分的像陸謙玉的胸前摸來,陸謙玉佯裝后撤,男人動怒,一巴掌揮過去,陸謙玉閃了。

    “不能打,不能打啊,這位美人,皮膚細膩,可打不得,打了,就留下了痕跡,送給二當家的寶貝,到時候,你們可沒有辦法交代。”掌柜的忙上前。

    男人長得一張丑臉,四方的,像個黃山,上面有刀疤,陸謙玉已經生厭,又聽男人說大話。

    “二當家的女人,有幾十個,我見這個漂亮,不如就送給我們哥倆好了。”

    “大哥,若是要,也要這個,這個更漂亮,我從未見過,這樣的千金大小姐。”
  http://www.qnvjct.live/txt/97286/2458920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