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東丘 >第一百二十四章,神秘二當家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一百二十四章,神秘二當家

    不怕死的男人,短命鬼,說著話的時候就要對邱洛洛動手,手剛到邱洛洛的臉邊,身體便微微一動,被邱洛洛一只手,點中了穴道,死亡的時間,還不到一瞬間。

    陸謙玉見了,這邊也動手,抽劍給另外一個男人來了個貫穿,兩個賊寇死去,陸謙玉和邱洛洛相視一笑。

    掌柜的則是苦惱,“這可如何是好?”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這又有何難?”邱洛洛說完,拋向了茅草屋,里面有人,五六個,正在休息,邱洛洛一一全給殺了,他們也許還在做夢,卻不知道,自己竟然做了一個永遠不會醒來的夢,這樣也許是對他們最好的結局,免得見證自己的死亡。

    茅草屋里,血光四射之后,邱洛洛走出來,身邊不沾染半點血跡,陸謙玉暗暗稱奇,再次捆綁住自己,吩咐掌柜依計行事。

    幾個人一起上山,路不好走,不用下馬,速度卻大大降低了。

    暗哨不少,明哨更多,在路上,架起了一個木頭架子,就當是哨卡。

    掌柜的帶著陸謙玉和邱洛洛,一一順路通關之后,來到了山腰上。

    這里的營寨,就像樣了很多,不如山腳那種茅草屋寒酸了,但與其他的山寨比較起來,充其量,就是個柴房,沒有可取之處,防得住俠客,倒是讓陸謙玉十分不解,究竟什么樣的俠客,才能被這種亂七八糟的防御給攔住了腳步,還要獻上自己的性命不可,難道是三個毛太過于厲害了,俠客們,都死于他們三個人之手,這就不知道,在陸謙玉眼里,自從學會了無劍之道,無論是何種高手,陸謙玉皆有一戰之力,打不過,就跑,打得過,就打的對方半死不活,此為陸謙玉的應對之策。

    對賊寇,沒有憐憫之心,陸謙玉套在套子里,一句話不說。

    掌柜的站在了寨子下面,高聲大喊,“里面的兄弟們,我錢掌柜,帶著美女,獻上,還請把門打開。”

    只要門打開了,奠定了賊寇的命運,可惜這些賊寇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開了門,陸謙玉走了進去,當然是被押著的,這些個伙計,這會兒就懂了真格的,捆綁結識了,可小小的繩索,在陸謙玉和邱洛洛的眼里,等于一根絲線,一扯就斷,此乃江湖俠客最基本的技能,如果連這點本事都沒有,還怎么行走江湖?

    所以江湖上的人都知道,要捆綁自己的對手,至少也要有上好的蠶絲繩。

    進了門,迎面走來一群人,七個八個的樣子,到這里,就有了臉面人物,是個小頭領,生的是黑黝黝的,身材魁梧,沒有佩戴任何兵器,身后的幾個人,澤就沒有這么強壯了,可能是山寨里的伙食不怎么合格,這些人,比較瘦弱,年紀也都不大,一個個是少年模樣,陸謙玉實在是不忍心殺他們,現在不著急動手,還有這么多人呢,不能一一殺光,到時候,三個毛,肯定是跑了。

    拿去了兩個人頭上的袋子,陸謙玉觀察著周圍的情況,半山腰的寨子,是一片空地,有點大,他正站在了一個小小的廣場上,可能是校場,因為陸謙玉看見了武器架子,上面有一些廢銅爛鐵,地上鋪著整齊的石板,在后面,是一些房屋,比較低矮,大多為木質結構,除此之外,小廣場上,點著火,火在盆子里,立在鐵架子上,所以光線足夠了。

    “錢老板,多日不見了,近來可好啊?”小頭領笑嘻嘻的說,笑里藏刀,說的就是他這張臉了,似笑非笑的模樣,讓人膽戰心驚,尤其是錢掌柜的,以前肯定沒有少吃虧,被這個小頭領教訓過,所以說話的時候,謙卑到了地下, 身體彎曲著。

    “周統領,小人得了二當家的命令,一直在山下為當家的尋覓佳人,這不,好不容易,尋個機會,捉到了兩個,怕夜長夢多,今早上山,送給二當家的才是。”

    “你怕什么,難道落草山不能給你撐腰?”周統領摸了摸寬腰,往上提了提褲子,大步流星的朝陸謙玉走來,見了陸謙玉和邱洛洛的長相,他先是微微一驚,饒有興趣的大笑,“我說,錢掌柜的,這次你可是尋到寶貝了,這兩個美人兒,跟從畫里走出來的似的,與山中那些個糟糠比較起來,可真是仙女啊,二當家的,這次看見了,一定高興,會重重賞你。”

    “周統領,你說的這是哪里話,我給山上辦事,哪還敢央求什么賞賜,只求山上給我們小店,帶來庇佑,既然二當家的喜歡,那就好,我以后,還會為山中,殫精竭慮的辦事。”錢掌柜走近了周統領,小聲道:“只是,這兩個美人兒,長得太好看,反而是一件麻煩事,你看看他們,一個個的穿戴,可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我盤問過,其中這個大小姐,好像是什么門派的千金,我知道二當家的一定喜歡,又不知道,會不會惹禍上身,所以帶了上來。”

    周統領繞著邱洛洛走了一圈,點點頭,“這個女人,的確是有些天仙的氣質,是絕色佳人,比花都好看,不過,錢掌柜的,你就放心,我落草山是什么地方,別管是什么門派,只要是到了山中,都的低頭,二當家的,若是看了哪家的女人,是他們的福分。江湖上,那些個雜毛游俠,又不是沒有來過,又被殺了多少,他們再敢來,我們就再敢殺,來多少,殺多少。”

    周統領大言不慚,邱洛洛冷笑,譏諷道:“放屁,你真把落草山,當成是南天門了,別人夠不到這里,江湖上的一半俠客,拿你們沒有辦法,若是十二門派到了,你們怕是不怕?”

    周統領聽后,哈哈大笑,“天高皇帝遠,落草山,雖然在江湖上,但是這里是落草山,又是一個小江湖,江湖十二門派,雖然厲害,聽起來,唬人,可是他們,壓根就不會把手伸到我們這里來,即便他們來,也不一定要打,好吃的,好喝的,金銀玉器,隨便選幾樣,也就過去了,你別以為我不知道現在的時局,十二門派,忙著對付魔炎教派,哪還有什么力氣,來管我們的閑事,所以你問我怕不怕,你的意思是說,你是十二門派的人嗎?”

    邱洛洛哼了哼,“你們落草山的口氣還真是不小,江湖十二門派,那個不是具有千人萬人的門派,你們一個小小的落草山,充其量,五六百人,不能再多,遇到了十二門派,只能跪地求饒,再說,十二門派一直以匡扶正義為己任,你們未免把他們想的太過于銅臭了嗎,若是能夠用金錢,收買,好那是什么十二門派?”

    周統領走到了邱洛洛的身邊,狡黠的笑道,“姑娘,是不是我說大話,等會你就知道了,十二門派的人,我們又不是沒有見過,這個世界上,我可以告訴你,沒有人不愛錢的,小錢若是辦不到的事情,那就上大錢,既然來到了我們這里,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老老實實在山中服侍我們當家的,做一個壓寨夫人,就以你的容貌,肯定在山中,吃香的喝辣的,那些個庸脂俗粉,可是比不上你。”

    “你們落草山,當真是天不怕,地不怕?”邱洛洛道。

    “天在上,地在下,那管得了我們,我這就等待你們去見二當家的,讓他晚上,好好陪陪你們兩個。”說著,周統領,命令人從錢掌柜伙計的手里,接過邱洛洛和陸謙玉的繩子,往里面走。

    錢掌柜在后面跟著,沒有幾步,周統領回頭,“錢掌柜,時間不早了,這倆人交給我,你先回去吧,或者在寨子里住下,我命人給你們準備上房,備下酒席,這件事情,你干的不錯。”、

    錢掌柜的很識趣,知道這是個離開落草山的好機會,在計劃里,邱洛洛也正是讓錢掌柜的這么做,他們手無縛雞之力,真的打起來,不能自保,會有性命危險,這里的事情,全權交個陸謙玉和邱洛洛就好了。

    “住下, 就不必了,山下還有事情,我們需要趕回去。”錢掌柜的說。

    “那好,我讓人送你下山。”周統領說。

    “這也不必了,我們自己下山就行,有馬,在門外,下山很快。”錢掌柜怕山下的事情暴露,賊寇的尸體,還沒有清理呢。

    “隨便你吧,改日,我相信,二當家的一定會親自登門拜訪。”

    “事先可要給我一個通知不可,我要布置好了酒菜,歡迎二當家的前來,近日,我窖藏多年的好酒,可就要出土了,到時候周統領,也要來好好品嘗不可。”

    “一定一定,那是肯定的!”周統領說完,命令人壓著兩個人,繼續走,他在后面跟著。

    計劃全在掌握之中,邱洛洛和陸謙玉對視一眼。

    邱洛洛表現的反抗,“一群臭流寇,我再給你們最后一個機會,放了我,你們還可以活命,若是不放,我少了一根頭發,你們的山寨,我保證,不會有一棵完整的草木,而你們都會死去。”

    “我說小姐,你就不要發牢騷了,這方圓百里,都是我落草山的地盤,看來你路過這里的時候,是沒有好好的打聽打聽,這里的百姓,哪還敢說也不字,所以你失蹤的消息不會有人知道的,除了錢掌柜的,而錢掌柜的,你也看見了,他是我們的人,即便是你死了,也不會有人知道的,我勸你還是少說多做,給我們二當家,伺候舒服了,這樣, 才能免遭痛苦,不瞞你說,我們山中,這么多人,還真就不用怕誰,你覺得呢?”周統領說。

    邱洛洛挺住,人拉了幾下,拉不動,“那么魔炎教派若是來了呢?”

    “魔炎教派?”周統領笑了,其余的幾個人也都笑了,“別跟我說什么魔炎教派,難道你是魔炎教派的人,就算是這樣,也不用搬出魔炎教派來嚇唬我們,你真以為我們是被嚇大的嗎,江湖之中有誰不知道,魔炎教派,正在對付十二門派,雙方劍拔弩張,都在擴從自己的實力,忙得很呢,再說了,這里是什么地方,可是中原,除非十二門派,抵抗不了魔炎教派,在斗爭中輸掉了,要不然,魔炎教派,怎么來到我們中原?”

    “你對江湖的事情,知道的還真多。”邱洛洛說。

    “那是自然,落草山上,可是有大抱負的三位當家的,誰甘心情愿,當一輩子的賊寇,等我們再壯大以點,就要成立自己的門派,然后,未嘗不能在十二門派的基礎之上,加上我們落草一派。”

    “那我可要好好等待不可了。”邱洛洛說完,已經被帶到了一個房屋門前,這里好像是一個大殿,里面有長桌和椅子,是用來集會的地方,在大殿的后面,有一個小門,直通后院,院子不大,有少量的花草,賊寇也喜歡侍弄花草,這讓陸謙玉感覺到十分滑稽,由于他一直沒有說話,引起了周統領的注意。

    “這個姑娘,怎么一句話不吭,難道不成是個啞巴?”

    “你猜的不錯,他是我的婢女,的確是一個啞巴。”

    “真事可惜了,估計,二當家的不喜歡啞巴,我倒是勉強可以接受,瞧瞧這個身段,還有小模樣,真是可憐。”周統領慘兮兮的說。

    “周統領是吧,你知道,你的未來是什么樣的嗎?”邱洛洛問。

    “你不必在這里跟我說,馬上就到了二當家的寢室,有什么話,跟當家的去說。”

    “若是給我一個機會,我一定要把你的眼睛挖出來不可。”

    “你要真有這個本事,說明,二當家的,不信任我了,但是我要告訴你,千萬不要把二當家的想簡單了,我們可是過命的交情,要說,為了你這個爛女人,就尋個借口殺我,那是不可能的。”

    “誰說,我要靠別人的力量?”

    “就憑你?”

    “所以你把我放了,可以饒你不死。”邱洛洛表現的很狂傲。

    “癡人說夢。”

    說話間,幾個人已經來到了后院一間房的門前。

    周統領走過去,到門邊,說道:“二當家的,睡了嗎,我帶來了兩個小點心,方便二當家的就寢。”

    屋子里還亮著燈,可見對方是沒有休息,不久之后,門被推開了,一個衣衫不整,半披著男人長袍的妙齡女子趴在門口,她模樣俊秀,裸露鎖骨,脖頸,光著腿,長袍不足以掩蓋很多地方,所以看起來,有一種誘惑力。但是跟邱洛洛比較起來,對方的誘惑是在肉體上的,而邱洛洛的誘惑,也是在心靈上的,靈魂深處,邱洛洛有一種勾人魂魄的美麗。

    “二當家,剛要睡,周統領有何事,二當家的讓我問你。”女人說。

    周統領對這個女人,很不客氣,直接指著她對邱洛洛說,“看見了嗎,這個娘們,原本就是山下買豆腐的,長得好看,被我們二當家的看上了,死活不同意,性子倔得很,上山的時候,整天尋死膩活的,現在可好,被我們二當家的調教了幾個晚上,你看看她現在的幸福模樣,真讓人艷羨不已。”

    陸謙玉開始為這個無辜的女人感覺到可悲起來,要說女人,不一定天生就是男人的玩物,不算你是不是有武藝,一樣可以活出自我,但很多女人,在現實面前,都選擇了退避三舍,得過且過,總的來說,都是一生,大夢一場,命里蹉跎,怎么都是活。

    陸謙玉當真是無話可說,不啞也得啞巴了。

    邱洛洛得知這個女人,就是掌柜的說的豆腐西施,看她現在這般輕薄模樣,心里生出一股厭惡。

    “一個連自己的命運都掌握不了的女人,有什么可以值得人艷羨的?”邱洛洛說。

    女人不反駁,眼睛眨著,有淚光,邱洛洛的話,似乎是點醒了她,她還沒有沉淪,只不過是為了生活所迫,如果不當二毛的玩物,那么等待她的下場,也許會更慘。

    “周統領,你說的點心,就是這兩個美女?”豆腐西施說。

    “還不快去告訴二當家的,愣著干什么呢,另外,這里也許沒有你的事情了,還不給我退下?”周統領喊道。

    “周海,你在外面干什么呢,這么大的嗓門,嚇壞了我的小寶貝。”一個聲音,從里面傳出來。

    “二當家的,這女人留在這里,怕是要礙事,我讓她滾了,也要讓你品品鮮。”

    “你又送來了什么好東西?”里面的人說,就是二毛,聽聲音,有內氣,不一般,高不高,低也不低,是個會武藝的,不知道, 具體什么本事。

    “是兩個小美人,二當家的要是不要,不要,我可就不客氣了。”周統領說。

    “你這個周海,知道我的脾氣秉性和興趣愛好,總想著跟我搶好東西,既然是你看上的, 想必不差,帶進來,給我看看。”
  http://www.qnvjct.live/txt/97286/2459244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