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東丘 >第一百三十五章,三劍的對手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一百三十五章,三劍的對手

    毛再天劍在身邊,提手就能攔住林杏的一下,林杏出手不慢,豈料對方是個老狐貍了,早有防范之心,可惜不中,匕首比彈開了去,在空中變換了姿態,飛翔。

    從上而下,再去一擊,這一下,防不勝防,毛再天扭轉著身體,呼喚身邊手下,一起上。

    手下還有三人,聽命之后,果斷處置,一起沖上來,林杏手中匕首一晃,扎死一人,被收回在掌心之中,毛再天轉身要跑,一個林杏不足為懼,加上陸謙玉,特別是邱洛洛,生死也就由不得他了,他須得為自己的生命著想,手下人,皆可以拋下,東山再起,他日再來,可還是一條好漢,故而他說。

    “老子不跟你們這些小年輕的玩了,先走一步,后會有期。”

    到了嘴的鴨子肉,林杏豈容他給逃了去,飛去了匕首,橫著攔下毛再天。

    毛再天長劍輕輕一撥,斬到了流星匕首的銀蠶絲上,發覺斬不斷,微微一愣,“什么東西,竟然還有這種玄機?”

    “江湖之大,豈是你這等小人可以思想企及,今日這里,就是你的死地。”林杏說完,匕首兜了一個圈子,再打,毛再天很難防了,匕首刺入胸口。

    毛再天不死,捂著胸口奪窗而去,可偏偏沒有想到,強弩之末,再難有登場的機會,外面邱洛洛剛到這里,看見一個人沖出來,發現了竟然是毛再天后,果斷一劍,送他歸西。

    毛再天死后,屋內之人,全給林杏干干凈凈的收拾,陸謙玉到了,也晚了,只能拍著林杏的肩膀說,“你小子行啊,怎么找過來的?”

    發現陸謙玉受了傷,林杏二話不說,先治療,一邊喂了藥,一邊笑談,“你怎么搞得如此狼狽,區區一個小破山,就能困得住你陸謙玉了?”

    “一時大意,在所難免,我這傷勢,沒有大礙,倒是,你的心里人,中了毒了,雖然為內力逼出,恐怕不夠奏效,你再去給瞧瞧,浪費時間在我身上,又得不到花開。”

    林杏有點不自然,面色如同晚霞,拘束跫然,道:“你說的話,我可聽不懂,什么心里人,我哪里有心里人。縱然是有,也是人世之間,萬千窮困潦倒的大眾,我指望著有生之年,可以改變這天。”

    “他天是他天,此天是此天,一個大,一個美,兩不耽誤。”陸謙玉說花間,邱洛洛提劍走進了,見了林杏,邱洛洛抿嘴一笑,素顏綻放,比千嬌百媚的花兒還要燦爛,陸謙玉是個明白人,奪了藥丸子,這就走了。

    “謙玉,你去哪里?”邱洛洛問。

    “看看浪流,我的好兄弟,鬼門關上走上一遭,我問問,地獄的空氣,寒不寒。”

    “他比你還要康健,那容得你心里亂。”林杏站起來,對邱洛洛不自然,反倒是邱洛洛,收起溫柔,變了一張臉,冷若玉石,傲慢起來。

    “這里的事情還未結束,別等那些個流寇都給逃了去,草十鎮,變成血染的天。”邱洛洛地點,要斬草除根,永絕后患。鑒于剩下的人,都是三毛的忠實手下,三個毛死了后, 這里就是他們的天下,卷土重來,是可期之事,陸謙玉可不想做過的事,留下個危險的尾巴,坑害了山下草十鎮的老老少少,所以,提了劍,蕩平整個落草山。

    落草山上,腥風血雨,追殺一直持續到了傍晚,方才結束。

    落草的好漢們,大多數成了一個個尸體,剩下的人,受了教誨,卷鋪被下山,再做山下人,陸謙玉讓他們發誓,并且給了盤纏。

    若不是流年,天災加之人禍,哪有這么多匪患,陸謙玉得饒人處且饒人,不愛殺生,也算是給了自己一個好生之德。

    傍晚,星辰子,照無光,山色空濛,有迷霧出現,林蟲四野,叫得歡,點了一盞渾燈,在毛再天的大殿里坐下來,吃著飯菜,喝著好酒,幾大盤子的黃金擺在面前,至少有數千兩,可見此人,平日里,作惡多端,將所有的惡果都變了黃燦燦的金屬。

    陸謙玉之前打開了毛再天在山上的藏寶密室,里面有金銀財寶無數,陸謙玉只取得了一點,剩下的分了一些,更多的,則打包好了,下山去,準備分給黎明百姓。

    “既然大家全都相安無事,就是好事一件,如今,錢有了,盤纏多,我們可以騎馬去東丘,一路避免顛簸,但是時日還長,我們可以四處游歷山水嗎,浪流與謙玉,你們兩個,初出茅廬,一定沒有走過這么多名山大川,我們可以隨行,看看這中原武林,多少好山好水好佳人,放松一下心情,以后,這么好的日子,可就不再有了。”林杏在飯桌上提議。

    浪流光顧著喝酒,說什么了,點頭說好。

    陸謙玉心有所想,期期艾艾的說,“游山玩水,未嘗不可,去往東丘,也可行,只是這麓劍派,三番五次,與我作對,去了東丘,難免碰上,又怎么說?”

    “有了實力,就滅了他麓劍派,他能怎樣?”浪流因為武陵風,差點做了鬼,對麓劍派,恨入骨髓。

    “其實都是誤會,我想息事寧人,這次,東丘會武,麓劍派肯定有高人參與,而高山在山中,往往都說的上話,麓劍峰不是我所殺,可能是武陵風這個膽小鬼,只要我走的直,做得正,就不怕別人說三道四,到時候,講清楚了,免得麓劍派,再江湖上,與我為敵。”陸謙玉思考了很多,這才如此說。

    “難道你還怕他不成,現在十二門派,都是個什么樣子,滿口的大局為重,其實小肚雞腸,我覺得,諸位,在與他們為伍,不會有什么出息。”邱洛洛一臉不屑的說。

    “就算如此,對抗魔炎教派,非十二門派莫屬,江湖并非是姑娘說的那么壞,正所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心懷鬼胎,可以理解,只要他們方向統一,不四處用力,拖了后腿,成為叛徒,一切都能接受,要不然,十二門派,高舉的武林盟旗幟剛剛倒下,中原武林,頃刻之間,就會被魔炎教派血洗成河。”林杏說。

    陸謙玉遵從林杏的意思,個人恩怨,在大義面前,都可以暫時安放一旁,等待時局穩定了,再去找對應的人算賬,江湖路上,也算是走了一遭,陸謙玉明白了一些事情,眼睛里容不得沙子,進了塵埃,有些事,得放且放,執著起來,沒個頭緒,到時候,只能讓自己徒增煩惱罷了。

    馮少杰陪著浪流喝酒, 一句話不說,邱洛洛擺出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其實心里早有算盤,這次她下山,雖然是為了游蕩,為了白衣少年,翡翠珠林的一簾幽夢,可現在,他作為魔炎教派的大小姐,無意之中打入了,中原武林之中,成為了其中一員,為教派搜集一些情報,聽聞這個江湖是怎么看待教派的法子,也很有用,于是她更加不想回去了。

    “今晚之后,我就要動身,回到門派中去,后面的路,你們要自己走,不過我要勸告各位,江湖險惡,遠非你們想的那么簡單,從小師傅就告誡我們,江湖多俠義,也多小人,尤其是笑里藏刀之輩,不得不防,不然你們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尤其是謙玉和浪流加上這為姑娘,林杏兄臺,或許還好些,他走過江湖的角角落落,見過了很多風風雨雨,遇到了人群形形色色,江湖之大,一眼看不穿。”馮少杰開了口,幾杯酒下肚,有些醉醉然。

    他要走,眾人不留,正如時間留不住,每個人都有每個人在世界上的位置,岔路口上相遇,走了一段,便是朋友,可要讓朋友一直隨性,那便成為了知己,自古就是,朋友好找,簡直難尋,不求朋友都是知己,但愿朋友永不相忘,不成為敵人。

    陸謙玉把世界人,氛圍三路人,知己紅顏,道義好友,可殺之人,可殺之人,不一定就是敵人,敵人不一定就不是朋友。

    “我們東丘再見,隨便,祝你一路順風。”陸謙玉站在山下,輕拍馮少杰的肩膀,一騎絕塵而去,踏起地上的落葉,馮少杰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后會有期。”馮少杰背對著陸謙玉默默的說。

    第二天,在幾個浪子回頭的落草山匪的幫忙之下,駕著馬車,拉著滿滿的銀子,金子,幾個人下山了,來到草十鎮。

    鎮民,早就得知了消息,敲鑼打鼓等候,高呼英雄凱旋,更有人,還要打造廟堂,供奉陸謙玉與邱洛洛,這個被陸謙玉謝絕了,他何等核能,敢于天空試比高,他知道自己不是神仙,僅僅做了一個游俠應該做的事情。

    下發,金銀的時候,不少姑娘,對陸謙玉投入來春心笑媚,陸謙玉招架不了,被邱洛洛一一擋開,因為邱洛洛在身邊,這些年輕貌美的女人,再也不開對陸謙玉動心思,因為陸謙玉在身邊,一些男人們,也不敢對邱洛洛多看一眼。

    一個謙謙公子,一個顰顰仙子,此為天下魚水之好,朝暮之合。

    分了金銀,時間已經到了下午,四個啟程而去,沿著大路一直飛奔,不曾停下,到了晚上,找不到城鎮,就在曠野里住宿,捉魚蝦,獵野兔,為食物,飲用山泉之水,喝下自帶的水酒,天為被,地為床,實在是快哉事。

    如果找到了城鎮,浪流就會獨自去酒館打酒,找客棧住下來,晚上,見城鎮熱鬧,幾個人游蕩一番,往往是,林杏在藥理上下功夫,沒有空閑,浪流慵懶,要睡覺,只剩下興致勃勃的邱洛洛拉著陸謙玉閑逛。

    因為好長時間沒有練劍了,陸謙玉的手中有柳河山留下山的《河山劍》,陸家自己的《千軍破》再加上,玉面郎君墓中所得的《研玉傳》再加上陸謙玉自己的《無劍之道》所有的劍法加起來,也有好多了,陸謙玉想要一一熟悉,所以也不太喜歡游玩,但是邱洛洛不放過他。

    這一夜,四個人下榻一個小城的客棧,林杏借了客棧的廚房,支起了爐灶,研磨藥材,其中有一味藥材,是在路途之上偶然得到的,十色菇,根據林杏自己說,這藥材,不是不常見,更比曇花一現,不是所有的蘑菇都有十色,只有這一朵,或是等待十年,百年,此藥,具有強悍的毒性,幾乎無藥可解,采摘的時候,林杏也是小心翼翼,在他的手中,煉制幾天之后,加上其他的藥材,可以得到一些藥丸,這些藥,可了不得。足以解決,普天之下,大多數的毒,他要在這里,住上幾天不可,將藥材煉制成功了,必須心無旁騖,日日看守。

    客棧掌柜的原本不想借廚房,借了廚房,那其他客人的飯菜,如何有著落,錢,這個時候,就發揮了最大的好處,林杏一口氣,將整個客棧買了下來,讓掌柜的,成為了伙計,打下手的,出手闊綽,讓陸謙玉刮目相看,心道,果然是江湖中人,不把錢財當一回事。

    手頭上,林杏可是個土財主,落草山上,留下來一千二百兩金子,足夠揮霍到東丘,省一點花,更是夠四個人,活兩輩子,在陸謙玉深處麟州城的時候,陸家家大業大,他也不敢這么做,千八百的銀子,可以一蹴而就,但金子,另當別說。

    林杏被十色菇困在了廚房里,整個人專心致志,是走不了了。

    浪流,喝大酒,早就醉死了過去。

    邱洛洛找到陸謙玉的時候,陸謙玉正在練劍。

    《河山劍》中有三招,陸謙玉即將摸索到了真理之處,用無劍將其演化,一時間,不知道邱洛洛到訪,運劍的時候,差點傷到了后面接近的邱洛洛,其實這根本傷不到他,還是讓陸謙玉驚出一身冷汗。

    陸謙玉的房間,在一個小院的正面,小院不是很大,四周栽種著花花草草,一副田園風光,無比的悠閑,黃昏的光,灑下一片,陸謙玉收了劍,對邱洛洛說了一聲抱歉。

    “真不知道姑娘來了,你怎么不出個聲,萬一被我的劍,傷到了,怎么辦?”

    邱洛洛笑道:“你還傷不到我,你自己不是也知道嗎,我看你練劍,如此的投入,就沒有打擾你,怎么,練的如何了?”

    “這劍有三招,只有三招,要集合最強的力量,打擊對方,三招取勝,我正在摸索門道,在按照原來的招數,肯定與我現在的劍道背道而馳,所以我打算,重新改變。”陸謙玉在一個石頭椅子上坐下來,放桌上,有毛巾,擦拭著汗,邱洛洛是個懂劍的,對劍的理解,似乎還超越了自己,陸謙玉不恥下問,自然是應該的。

    “只有三招嗎,三招之內,就想打敗你的對手,弱者,就不說了,弱者根本就不是對手,用不著使用殺手锏,你既然要學習這一招,怕是準備對付高手,而高手,一定比你厲害,三招打敗對方,那就不切合實際了。”邱洛洛背著手,在原地轉了轉。

    “姑娘說的是,所以我才在找,如何與高手,拉平實力的要點。”

    “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你花了三年練劍,與別人花了三十年練劍,那怎么能夠一樣呢,你是在癡人說夢。”邱洛洛直白的說。

    陸謙玉搖搖頭,“姑娘,你們可能誤會了,我怎么會傻到恣意出這種想法來呢,我的意思是說,既然差距不可避免,而有些時候,你又不能不戰的時候,那怎么辦,難道要死在對手劍下嗎,那一定不是我的作風,就算對方是強者,在短時間內,也能把你的實力,提升到與他對等的地步上,這就是三招的訣竅,也是我練習他的原因。”這一路走來,讓陸謙玉深深地明白了一個道理,江湖就是一出汪洋大海,而麟州就是一個海灣,他以為,麟州就是江湖,里面的人,一個個,都不過如此,但是在大海上,水面之下,有藏了多少潛龍,他可以在小江湖里翻云覆雨,但是到了大海上,就是一朵浪花,江湖上,鬼才奇人太多了,不知道哪天,陸謙玉就會碰到一個真正的對手,“我打個比方,據說,魔炎教派的邱凌云,就是天底下,一等一的高手,我的目標就是他呢,我遇到他,我怎么能夠打過他,如果我們不能不打,我一定會亮出長劍。”

    邱洛洛聽后,哈哈大笑,“你居然這么想,那我勸你,還是趁早死了這個念頭,你這是在杞人憂天。”

    “誰又能說的準呢,這就好像是因緣際會。”

    “好,那我可以告訴你,就算你修煉一百年,也不會是他的對手。”

    “何以見得,我只是聽說,難道洛洛姑娘,你見識過邱凌云的實力?”

    “那倒沒有見過,雖然我們都姓邱,只不過我是聽了一些坊間的傳言,據說此人,已經把劍修煉到了頂峰。”邱洛洛暗暗發笑,陸謙玉還真是個天真。
  http://www.qnvjct.live/txt/97286/2473194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