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東丘 >第一百四十五章,你會飲酒嗎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一百四十五章,你會飲酒嗎

    陸謙玉何知自己錯在了什么地方,到了早上,問題就有了相關的答案。

    回去之后,浪流已經醉死了在了床上,喝了一大壇子的酒,不知何故,林杏自顧自的把自己關在客棧的廚房里,煙囪里升起了一大堆的煙,嗆人的鼻子,根本不管陸謙玉和邱洛洛去了哪里,陸謙玉不討無趣,回到房間里睡下了。

    他距離邱洛洛不遠,兩個人,隔著一個小過道。

    這一夜,陸謙玉睡得很不踏實,與孔祥與孔老二打過兩場,看似平局,其實很困難,兩把巨劍,皆是威力無窮,就連孔祥也給陸謙玉造成了不小困難,陸謙玉正個人就像是散了架似的,各種腰酸背痛,睡不著,快亮天的時候,就站起來,思考一些問題,接下來,他要去東丘,東丘之后呢,世事難料,于是他又摸出了劍法來學習,還有就是從玉面郎君的棺槨里,取得的一把精致的短劍,這把劍,看起來,非常的華美,仔細看,劍身之上雕琢著小小的花紋,劍身的中央,是前后兩道細長的血槽,這就非常的兇狠了,一旦被擊中,對方的傷口便不會那么容易愈合,血槽,毫無疑問就是放血用的,可見,玉面郎君再生前是個多么很辣的角色。

    這短劍與陸謙玉的孤寒比較起來,堅韌應該在伯仲之間,陸謙玉甚至用孤寒撞擊短劍,發出的聲音,是兩強對撞的脆響,劍刃上都沒有留下創口,想來這短劍完整,陪著玉面郎君走過了無數場生死博弈的戰局,至今保存的完好,肯定不是個一般較色。

    短劍無名,陸謙玉翻看了《研玉傳》上面沒有任何關于短劍內容的記載,當時,棺槨之中,也沒有留下任何消息,這劍的名字,是否霸氣,是否唯美,早就遺失在煙塵里,不見了蹤跡。

    陸謙玉不得已,擅自做主,打算給短劍起一個響亮的名字,翻遍了腦海里,找不個詞語,轉眼想到了這劍是邱洛洛找到的,于是,響亮的名字,這就有了,叫做,洛英,洛洛,英姿,風華絕代的意思,既隱喻又豐滿,陸謙玉覺得非常合適。

    放著這么一把好劍不用,陸謙玉簡直就在暴殄天物,而孤寒,用慣了手,肯定不能舍棄,對劍道理解已經超過了眾人的陸謙玉,聯想著,是不是可以同時需要兩把劍,江湖劍客,有不少都能使用兩把劍的,而一直用一把劍的陸謙玉,就要改變一下自己的風格。

    他用兩把劍,耍了一下《千軍破》,除了不太習慣之外,真有驚喜之處,《千軍破》的招式,在雙劍之下,劍招演繹加快了,從而變得更加撲朔迷離,只要陸謙玉習慣了雙劍的用法,將《千軍破》在提升一個階段,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雙劍在《千軍破》上展示了真實的威力,陸謙玉又加入到了無劍之道中,沒想到,這就不行了,陸謙玉的無劍之道,明顯不符合,雙劍的節奏,他無法同時兼顧兩把劍,也就是說,他的速度慢了,腦子也跟不上,實力有所下降,說個淺顯的道理,原本他只需要想著一把劍的去處就足夠了,而現在他還要兼顧另外一把劍,如果陸謙玉的面前有個敵人,陸謙玉遵照敵人的招數,孤寒可以往左,就足夠讓對方難受了,那么洛英就不能也往左,他不能完成這個東西,那么洛英也不能往右,往右就錯了,正好落到敵人的進攻路徑上,純屬是找死,那就不如不帶洛英。

    陸謙玉不是一個樂于放棄的人,他思考,是不是自己太過于執拗了,想錯了方法,用錯了做法,才讓洛英無法融合進入自己已經有的無劍體系之中,一時間,他苦惱起來,這時候,天已經微微方亮,從北方來的燕子,剛剛在這片土地上落腳,輕盈的姿態,掠過潮乎乎的屋檐,新來的露水帶著青澀的味道,鳥兒的一縷歌喉,清脆了鄉人的好夢,陸謙玉放下了兩把劍,推開了窗戶,一片好時光啊。

    陽光宛如美酒那樣在沉寂著,醞釀,云層有些低微,貌似是個陰天,正對窗的位置,就是邱洛洛的房間,門窗都關閉著,陸謙玉看了一會兒,才見到緩緩打開的窗戶,以及山水一般清秀的小臉。

    邱洛洛的頭發,稍稍的盤起,面龐上帶著朦朧的睡態,一泓水,在她的雙眼里蕩漾開來,她穿著一件小短衫,胸前的幾顆扣子打開著,露出里面紅色的內衣,陸謙玉忙的收回視線,卻不了,已經被邱洛洛看得一清二楚。

    “謙玉,你起得這么早啊,嘿,干嘛,把腦袋給縮回去了呢,真是奇怪。”邱洛洛,搔搔頭,揉揉眼,轉身在衣架上取到衣裙,胡亂地套上了,無心整理衣裳的褶皺,推門而出,來到陸謙玉的門前。

    陸謙玉收拾完畢了,剛打開了門,就看見了邱洛洛一副上揚的小嘴。

    “謙玉,今天,好戲就要登場了。”邱洛洛略為神秘的說,她走進來,陸謙玉忙的退開,跟著她走。

    “什么好戲啊,莫非是,孔老大,不知打,還要跑過來送死不成?”陸謙玉停在邱洛洛身后,她拉出椅子,做好,伸手摸茶,陸謙玉搶先一步,幫她給茶水斟滿,又說,“昨天不過是一句戲言,給他找個臺階下,他若是連這個都聽不出來,那這人還是真笨蛋,他若是來,也不用怕,昨天只有我們的兩個,而浪流和林杏都在,真打起來,孔家那些個下三濫,不是對手。”

    邱洛洛推開茶杯,笑道:“你真把孔老大,當成一個白癡了嗎,他可是個聰明人,我說的好戲,可不是孔老大來送死,而是他來送禮。”

    “送禮?”陸謙玉看了看門外,浪流和林杏都沒有動靜,客棧甚至還沒有開張,不見伙計和掌柜的,這幾天,客棧已經不營業了,廚房都歸了林杏讓他去胡鬧,掌柜的索性去給廚子里的人放了幾天大假,自己也總不在客棧,留下了一個店小二看著, 還有一個半老徐娘的老板娘來料理一下客棧的日常。至于林杏等人的飯菜,全都隔壁的酒館里買來的,甚至方便。

    “送的什么禮,洛洛,我越發的不了解,你在說些什么了,都把我給說糊涂了。”

    “你本來就是個笨蛋,大笨蛋。我們打了孔家的臉,打的疼了,他們反而不會報復,還會上門來求我們,你信不信?”

    “這是什么道理?”

    “把人逼瘋的辦法,我告訴你哈,以后行走江湖,要打別人的臉,比如說大家族,那就給他打疼了,打他的毫無辦法,他就會主動貼過來,他們都要面子的,而所謂的面子,只有他們自己能夠說得清楚,而與我們成為朋友,是他們唯一可以找回面子的方式。”

    “我倒是有點明白了。”陸謙玉哦了一聲。

    “這個辦法,對付大門大派,也非常的管用,你可記住了,門派越大,為了面子,他們越是可以沒有節操。”

    說話之間,客棧的大門,被人拉開,厚重的聲音,傳了出來,小伙計大聲的呼喚,“客觀,有大人物到了。”

    浪流也醒了,推開了窗戶,“哪里來的大人物,這客棧,我們不是包了,讓他等等。”

    “說他們,他們就來了,瞧瞧去,他們能玩出什么花樣。”邱洛洛轉身回到房間里取劍,陸謙玉則帶著一副戰斗的姿態,把洛英插在自己的后腰上,那有一個劍庫,而手里拿著一直使用的孤寒。

    來到了樓下,大人物已經到了,是個陌生人,個頭不高,下巴上有一圈黑色的胡須,身材甚至苗條,不像是孔家的人,但他的身后,跟著昨天晚上見到的那個孔家老管家,陸謙玉不會認錯的。

    來人沒有幾個,七八個人,不是來打架的,看態度就知道了,手下們,誰也不敢亂說話,保持一副平和的姿態,也許這是他們無數不多,不囂張跋扈的時候,帶頭的,則一臉的正經,不茍言笑。

    “這是雙平城,有名的孔家三爺,孔三爺。”小二為陸謙玉介紹。

    浪流跟了過來,大概是起床氣,還沒有消除,于是對著孔老三,很不屑的說了一聲,“什么孔三爺,我怎么沒聽說過,難道真這么有名?”

    “孔老大,怎么沒來?”陸謙玉問。

    孔立人,沒陸謙玉想象中的那么暴躁,說話柔氣很多,咬字非常的準確,他說,“想必我們面前這位俊俏的公子,就是昨天晚上與我大哥過招的人吧?”

    “正是我。”陸謙玉說。

    “想不到,還真是年輕呀,你才多大,居然有實力可以與我大哥,而二哥的巨劍交手了,普天下,又不少劍客,連我侄兒的巨劍都抗不下來,別說我大哥的了,你們讓我孔立人,刮目相看。”

    “我想,是你看見的江湖太小了吧,真正的江湖上,能硬抗孔家巨劍的人,應該不少,是孔家過于自信了。”

    “公子說道極是,不知道,昨天那個姑娘可在?”孔立人左右看了看,看見浪流的目光閃爍著怒氣,又說,“這位朋友,你不要雙眼冒火,我這次來,可不是為了找茬,昨晚我有事情在身,沒有及時趕到,否則,我相信,我一定可以阻止類似的情況發生,不會讓它發展那種不能挽回的地步,不過,幸而沒有發生嚴重的后果,這個還是令人感到幸運的。”

    “他在說什么呢,謙玉,昨天晚上,趁我醉酒,你與邱洛洛干了什么?”浪流有點失望,“一定是我喝太多了,居然連這個都不知道,真是氣煞我也,你們沒有被欺負吧,雖然這里不是我們的地盤,可若是有誰敢欺負我們,那就打回去。”

    陸謙玉知道浪流的脾氣,故而說,“沒事,沒事,一點小事而已,有洛洛那一流的劍法在,水能欺負的了我,你若是不信,可以問問洛洛。”

    “本姑娘,一大清早,就在等你們孔家的人找上門來了,怎么,你們是要打,還要要握手言和,我都可以接受。”邱洛洛從門中走出來,小青峰抱在胸前,格外扎眼。孔立人早就對昨晚的戰斗聽說了,聽聞那女孩一把長劍,打的二哥節節敗退,逼得大哥苦不堪言,不得不找個借口跑掉了,就是她嗎?

    孔立人道,“姑娘,我這次來找你,可不是為了大家,大哥讓我一早就來,接姑娘和公子到府上去,有事情商量。”

    “還商量什么呢,昨天打架,是你們輸了吧,你們想要報復,盡管找足了人手啦,我們打一場先。”浪流說。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陸謙玉說。

    “好啊,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回去,我就猜到了,你們大哥,會這么做,只有傻子,才會與我們一直糾纏下去,不過,我這早飯,還沒有吃呢,等我吃過了早飯,馬上出去,你們孔家的路,應該不難找,我順便問問就知道了,哦,敢問你叫什么名字,如何稱呼你呢,我總不能,你你的稱呼吧,這樣是不是不太好。”邱洛洛說。

    “我是孔家三兄弟之中的老三,孔立人。”

    “嗯,孔立人,你先回去等待,我馬上就到。”

    “姑娘,早飯,和水酒,還有晚宴,上等的房間,全都給姑娘和姑娘的朋友們準備好了,只要姑娘去,就足夠了,為昨天晚上的事情,大哥已經懊悔不已,不該如此與姑娘大打出手,當做賠禮,我們應該這么做的。”

    邱洛洛哦了一聲,心道,這個家伙,與孔老大的脾氣還真不一樣,適合當個說客,會說好話,聽起來舒服,派他來這里的目的,大概也是為了這個吧,“也好,也不是我貪小便宜,孔老大這個面子,我是非給不可,你們都已經到這來請我了,我哪有不去的道理呢,這樣,你前面帶路,我們這就走。”

    陸謙玉哪知道,邱洛洛的葫蘆里面賣的什么藥丸子啊,只好跟上。

    “你們等會,我回去拿酒。”浪流也要跟著去,陸謙玉沒攔著他,畢竟多個人,多個幫手,主動權都在孔老大的手中,特別這次還是深入虎穴,不能不防。

    “不用拿你的酒了,孔家可是當地,有權有勢的大家族,還能差你的酒不成,快點,我們得抓緊了時間,不能讓孔家久等了,一番美意,不能辜負了啊。”邱洛洛說,孔家管家等人,已經走出了門外去了。

    “那我去叫林杏一聲。”浪流說。

    “他在閉關,別去打擾他,昨天不是來一個算命的,哪去了?”陸謙玉忽然想起了王作古,昨天沒有看見他,今天早上也沒有看見,不知道人去了哪里,若是丟了呢,說不一定是個騙子。

    “我來了,來了。”王作古的聲音從外面響起來,“各位,我昨天晚上睡在外面了,沒好意思進來,對不住,對不住,讓你們擔心我個糟老頭子。”

    陸謙玉看了王作古一眼,比昨天還要狼狽,像個老乞丐似的,“你怎么不敲門呢?”

    “我不是有點怕生嗎,除了姑娘和公子之外,不認識其他人了。”

    “你怕生,說出來,我怎么不信呢!王作古,我們有事,你就留在這里吧,看著點,還有個人在廚房里煉丹,他若是出來了,問起來,就說我們很快回來。”邱洛洛說。

    “小姐,這個,你們是要去孔家嗎?”王作古問起來。

    “兇吉幾何,難道你要給我們算算?”陸謙玉笑道。

    “該去,該去,這都是因果之下的事情,若是昨夜,公子和姑娘沒有遇到老夫,也便不會有這種事情了,你們該去。”王作古說。

    “這老家伙又是誰啊?”浪流問。

    “誰,他不是一般人,外號王半仙。”陸謙玉笑道。

    “王半仙,裝神弄鬼的,我說你們怎么回事,一晚上不見,居然惹出這么多事情來,下次有什么事情,能不能提前給我打一聲招呼?”浪流沮喪道。

    “告訴你做什么,你喝了那么多酒,怪不得別人,從此以后,我們的隊伍里,就多了一個王半仙了!”陸謙玉說。

    “你是說,我們要帶上一個老家伙,闖江湖去?”浪流很不情愿的說。

    “不是我們,是暫時的,我們到最后也要分開,別忘了,你還有一個金烏谷的夢中情人在等著你去。”陸謙玉說道。

    “承蒙指教,承蒙指教。”王作古笑著說。

    “別胡說八道。”浪流怒道,“老先生,我沒說你,我說的是陸謙玉,你不要見怪。”

    “不見怪,不見怪,你說的是我,也沒有關系,畢竟,我們還不熟悉,等熟悉了之后,你就會發現,我是一個不錯的朋友,別看我年紀大,其實我身子骨好著呢,我給自己算過命,陽壽能有八十八,陰壽還有七十二。”

    “厲害,厲害!”浪流應和道,“你會飲酒嗎?”
  http://www.qnvjct.live/txt/97286/2487970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