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東丘 >第一百四十六章,孔家的請求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一百四十六章,孔家的請求

    把王作古留在家里,沒有不放心的地方,反而是跟著去了,也是無用,等會打了起來,陸謙玉三人進退得意,多了王作古就不行了。

    幾個人跟著孔立人在雙平城的大路上,走了一段,好像是游街一樣。

    孔家太遠了,住在城郊,一個大院里,門前被打掃的干凈,種著一些大樹,是有些年頭的,不像是新栽種上去的,門口一堆大戶人家都有的石獅子,神態囂張,張著大嘴,似乎是要把人吞了,這種氣勢,顯然符合孔家的身份。

    大門是雙扇的紅漆色大門,堪比城門,門口處,設有一個門樓,高大威猛,四周用磚墻圍著,之有月季花盤滿了,花開的不錯,江南的氣候,可以讓它們四季開花。

    門關閉著,站著幾個人,是守衛。

    孔立人吩咐他們把門打開了,觸及之處,都是青磚鋪就的路,進門,是個大院,兼顧著花園的作用,幾個大的花圃上栽種著花朵,幾個小的花圃上,有牡丹,芍藥,月季等等,花香四溢。

    “這里就是我們孔家的大院了,你們見到的是前院,后面是我們居住的地方,還有一段距離,請慢走,注意腳下。”孔立人說。

    陸謙玉觀摩著大院,景色很多,干干凈凈的,是不是能看見幾個俊秀的婢女,還有男仆人,不見任何一個持刀持棍的打手,過了大院,還是院子,中間是個小池塘,原來真正的花園在這里,假山,池子,小路,樹木,花草,應有盡有,池子里,水草比荷花還要茂盛,逐步占據了荷花生存的空間,池子里必有錦鯉,有人正在投食,嘴里好像是說著什么。

    那是個圓形的小亭子,土地往池子里延伸了一段距離。

    “我大哥,二哥,就在那呢,各位請隨我過來。”孔立人說。

    “三爺,那我去準備午餐,不知道諸位,有什么忌口沒有,我好吩咐廚房,遵照各位的口味,對酒水和飲食,進行及時調換。”老管家欲離去。

    “你們還給我們準備了午餐呢,想得可真周到。”邱洛洛說。

    “一壺好酒,雙平城的酒,可不怎么樣,少拿劣質的,不到年分的酒,來糊弄我。”浪流說。

    老管家呵呵一笑,“這你放心,我們孔家的酒,都是我們自己釀造的,好酒埋入地下,幾年,幾個月不等,都是江湖上難得的好酒,而這些酒,三位爺,平日里不喝,就等著客人上門呢。”

    “我們算是客人?”陸謙玉把持著一副警惕的心態不敢放松,黃鼠狼給雞拜年,孔家能按什么好心?

    “從某些程度上來說,幾位,還真是我們的貴客,這是我們老爺吩咐的,你們若是有什么要求,還可以提出來,沒有的話,我就去準備了。”管家說。

    “牛肉也很不錯,多來一點。”浪流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陸謙玉沒告訴他,來這,可不是為了喝酒吃肉,他們是來找人家麻煩來了。

    “這些東西,都會為各位準備齊全的,各位盡可放心,我孔家,沒有怠慢客人的道理。”

    說話的時候,池子邊上的兩個人,已經注意到了陸謙玉等人,這是孔老大和孔老二。

    孔老大把手中的魚食全都拋灑出去,轉身快步走過來。

    “姑娘,公子,你們都到了,讓我好生等待啊。”孔老大笑臉相迎,一副朋友模樣,把陸謙玉搞得微微一愣。

    “孔老大,這是什么態度?”陸謙玉問。

    “公子,可不要這么說嘛,我們是不打不相識,今日請兩位過來,可不是為了與兩位為敵,而是交個朋友。”孔老大說。

    “原來如此!”邱洛洛對著孔老二看了一眼,他走過來,微微欠身,邱洛洛接著說,“看來昨天晚上,孔老大是一夜沒有睡好吧,是什么導致孔老大, 要跟我們這些江湖上的小角色交朋友的呢,我一時想不到,還望孔老大可以解釋一番。”

    “姑娘,不要誤會了,你與公子一身本事,這里不是市井,不用把面子擺的那么重要,我大哥的意思,真是為了與二位交個朋友。”孔老二說。

    “你不是該叫我主人的嗎,這個面子,你們孔家,看的還是真重要,而我就不一樣了,我不要面子的。”邱洛洛哼道。

    “之前,孔家多有得罪,還請姑娘原諒,在私底下,我一直不敢忘記,輸給了姑娘,就是姑娘的仆人,但是在這里,還請姑娘,顧及一下我的感受。”孔老二說。

    “如果不給你這個面子,你是不是就要鬧了?”邱洛洛走到了池子邊上,看下面的錦鯉,孔老二跟在她的身后。

    “姑娘,你這么說就不對了,我孔立國絕不是出爾反爾的人,自從見識到了姑娘的高超的劍法,我對姑娘已經是心悅誠服,哪還敢有半點的忤逆,今日,我大哥,叫你們過來,其意思是...”孔老二說到這里,被孔老大接過了話茬。

    “姑娘,公子。”孔老大抱抱拳,說,“二位,都是江湖上的杰出青年,街道上一戰,初露端倪,我孔家雖然愛面子,也喜歡跟強者交朋友,實不相瞞,我這次叫二位過來,是有一事相求,姑娘,公子,我且希望,我們雙方的關系,可以融洽一點。”

    “那好啊,我們坐下來談吧,我很想知道,雙平城中的孔家,還有哪里需要我們幫忙的地方!”邱洛洛反客為主,坐在主人的位置上,笑嘻嘻的說道。

    “姑娘,那我就實話實說了吧,有些事情,不方便我們孔家出面,只有外人出面比較合適,但眼下,我們招不到合適的人選,不巧在昨天晚上遇到了姑娘和公子,這件事情對姑娘和公子來說,并不困難,一旦辦成了,我孔家一定拿出厚禮相送,并且愿意與姑娘和公子,歃血為盟,無論以后,姑娘和公子在江湖上遇到什么樣的危險和困難,我雙平城孔家一定會鼎力相助。”孔老大也不拐彎抹角了,他向來也不是這樣一個人。

    邱洛洛哈哈大笑,“好,孔老大, 果然爽快,而且開出的價格,我也非常滿意,但是我有一個問題。”

    “什么問題?”

    “我怎么能夠相信孔老大你的承諾呢,事成之后,我們索要報酬,或者是我們以后遇到了困難來找你幫忙,你撒手不管怎么辦,若是當時我們一戰之力可好,若是沒有,豈不是那你孔家沒有任何辦法?”邱洛洛說。

    “姑娘還真是一個精明的人呢,我覺得,你們預期懷疑我會出爾反爾,還不是考慮一下,你們是否可以做到,這可是一件玩命的事情,報酬雖大,不一定能夠得到,所以我才會開出這么高的價格。”孔老大說。

    陸謙玉插不上話,覺得,孔老大說的事,肯定不簡單,在這一片土地上,連孔家都辦不到的事情,沒有幾件,它真的辦不到,只能說明,不好辦。

    “那得說出來,我看看,是不是能夠做到,才能回答你。”邱洛洛說。

    “在雙平城以南,有一個踏馬山莊,莊主,叫做,稻成,是個高手,門下有不少劍客,實力強悍,素來與我孔家有過節,有一次,我們孔家,糟了賊人,家中寶物,莫蘭心經,被人盜走了去,我們孔家找了很久,終于發現,莫蘭心經,目前在踏馬山莊稻成的手中,我曾經帶著人去要了一次,對方說東西不在,我猜測, 他們早有準備,有意為之,借此來報復我們,那莫蘭心經是我們孔家的不傳之寶,我們孔家人人可以使用重劍,原因就在于,莫蘭心經可以培養強大的體質,若是被人偷了去,那么以后,我們孔家后一代的子孫,就再也不可能使用重劍了,為此,我們肯定姑娘和公子,去一趟,踏馬山莊,把屬于我們的東西給拿回來,他的重要之處,我已經說完了,所以無論付出什么樣的代價,我們都能夠承受。”孔老大,一五一十的把原因說了出來,讓陸謙玉大吃一驚。

    “既然是你們孔家的寶貝,怎么又會被人給偷了去呢?”陸謙玉問。

    “實不相瞞,孔家的莫蘭心經,放在江湖中,也算是一部排在前面的內功心法了,但凡是修煉者,都能夠養成比別人更大的力氣,而力量是江湖人人需要的東西,踏劍山莊的莊主,窺視我心經由來已久,早就在暗中策劃了,他們在我們孔家安插了一些間諜,要不是證據不足,我早就帶著人,打上門去了。”孔老大說。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說,你剛才說的就是假話,你根本就不能確定,那莫蘭心經,到底在不在踏馬山莊是不是,我們去,是為你打探消息,順便把東西給拿回來。”邱洛洛說。

    孔老大點頭,“不知道,姑娘的意思是什么、不過姑娘也可以更放心,就算是不同意,我也打算今日陪姑娘好好喝一杯,事關重大,孔家一直監視著踏馬山莊,我們的決心是不會改變的。”
  http://www.qnvjct.live/txt/97286/2490111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