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東丘 >第一百四十八章,女人過敏癥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一百四十八章,女人過敏癥

    邱洛洛抿嘴一笑,這個笑,充滿了深意,讓孔老大和孔老二不寒而栗,因為這個小丫頭的骨子里有一種讓人不確定的因素,誰知道他又想到了什么奇怪的點子,這就讓人捉摸不透了。

    孔老二坐在那邊,一個勁的往嘴里灌水,一杯喝掉了,之后再來一杯。

    “孔老大,你在喝水,只怕是肚子要承受不住,要漲破了,你也不用緊張,我提的要求呢,你們能夠辦到,而且一點都不苦難,同奪回你們孔家的至寶《莫蘭心經》比較起來,我相信你會同意的。”邱洛洛很自然地說道,同時嘴上帶著笑意,只怕是這笑,不是微笑,而是嘲笑,想來孔老大一個威猛的漢子,什么樣的大風大浪沒有見過,偏偏怕自己怕成這個樣子,一點也不大氣,這讓邱洛洛有點失望,他需要的是一個信得過的伙伴,可不是個小人,若孔老大不能耽誤邱洛洛心中所想的那個幫手,那么邱洛洛只能是白幫一場,這就要告辭了,哪有時間,跟他們在這里廢話。

    東丘大會,時間雖然尚早,有兩個月的時間可以在路上浪費,但是路程上,并不短,這幾個人,間斷的行走,時間剛剛好,前提是不能耽擱了,同其他事情比較起來,這個東丘大會,才有更大的看點,邱洛洛相信,魔炎教派的人也不會閑著,放著這種大會不管,到時候會派什么人來,邱洛洛就不知道了,她暫時打算自己在江湖上闖蕩,他的身邊還有陸謙玉等人,也不寂寞。

    “早上咸菜有點吃多了,這會兒口渴的厲害,口渴的厲害,姑娘,有什么要求,你就只管提吧,我既然找到了姑娘,就相信姑娘可以給我們帶來幫助和好運氣,所以無論是什么樣的要求,只要是我孔家能夠做到的,我孔立軍一定讓姑娘滿意,讓姑娘看見我們滿滿的誠意。”孔老大喝了一個水飽之后,打了飽嗝,繼續說,“姑娘,我相信你也不會過分的人,凡事不必拘束,你就說吧,我洗耳恭聽呢。”

    “那我可就說了。”邱洛洛咳嗽道,“你是要讓我找到你們孔家的《莫蘭心經》那東西,你也說了,是你們孔家傳承的秘密,想必是個絕世的好東西。”提到《莫蘭心經》邱洛洛可以觀察孔老大和孔老二,孔老二就淡定的多了,可是孔老大的面色變得忽然很難看了起來,青澀的臉上,還堆著笑意,非常難看,邱洛洛于是說道,“不要我一說《莫蘭心經》你就以為我會要這個東西,那是你們孔家的東西,我不會拿,但是,我覺得很有趣,對這個《莫蘭心經》產生了極大的好奇,希望看上幾眼,也就幾眼罷了,學不去什么東西,不知道,是否可以?”

    “這!”孔老大沒有馬上回答邱洛洛,反而是猶豫了起來,繼續喝水,“沒有什么不可以,莫蘭心經雖然是我家族的至寶,但是如果姑娘親手把它奪回來,那就借姑娘看一個晚上,又有何妨呢?”

    “好,一個晚上,就一個晚上,我必須要親手把心經交到孔家的手中,你還是要放心,免得晚上睡不好覺了,這一個晚上,想來是你仔細計算過的吧,我什么也偷不去,不過是看看,算你大氣了,這種家族的秘密,絕對不可以輕易示人,你的誠意,我已經收到了,這是第一件事情,我還有第二件事情,你可聽好了。”邱洛洛徐徐說道,“這第二件事情,我要求你們,孔家答應我三個要求,幫助我三個忙。”

    “什么忙,姑娘但說無妨。”孔老大松了一口氣,幫忙的事情,可比查閱《莫蘭心經》讓孔老大滿意多了。

    “有兩件事情,我還沒有想好,他們會在你們的能力范圍之內的,有一件事情,是你們必須要做的,以后,遇到了我,一定要當做恩人來看待。”

    “姑娘若是幫助我們得到了心經,那姑娘自然而然就是我們的恩人,這個要求好,剩下的兩件,如果姑娘什么時候想起來,再來告訴我們,以后在江湖上,有姑娘的地方,我們都會非常尊敬。”孔老大早就看出了邱洛洛不是尋常人等,年紀輕輕,就有一身武藝,難道是憑空得來的嗎,若不是有個了不得的師傅,背后就是站著一個極為強大的勢力或者家族,孔家看似風光,實則已經是瘦死的駱駝,一代不如一代了,尤其到了孔祥這一代,不學無術,簡直流氓, 拉出去了,就是給孔家丟人現眼了,孔老大要做的, 就是在他有生之年,為孔家鋪就一點可以長遠流傳下去的路徑,而這條路,靠孔家拼搏是不行了,他們哥三個的武藝,都已經到了瓶頸階段,再往后很難有所突破,闖不出個更大的天空來,只能靠聯盟,靠別人,而邱洛洛說不定就是他所能依靠的一個人,陸謙玉他自然也沒有落下。

    陸謙玉的劍法,上升的空間要比邱洛洛還要大,雖然現在不如邱洛洛,可往后幾十年,只要在江湖上能夠站穩腳跟,不被人所殺,那前途不可限量,有了強者壯大自己的家族,這才是孔老大的良苦用心啊,而這次踏馬山莊之行,奪回《莫蘭心經》是真的,其實也是一個試煉,試試這兩個人的真本事,踏馬山莊的實力,絕非孔老大說的那么簡單,稻成有個習慣,那就是喜歡接待天下英豪,門下有幾百個門客,各個都是高手,而自己也是一個一等一的強者,精通百家心法,強的一塌糊涂,邱洛洛和陸謙玉若是失敗,孔家自然也就不必付出自己的承諾。

    “那就這樣吧,有你的答案,就讓我放心了,但是,我必須要把丑話說在前面了,你此番這話,沒有人可以證明,有朝一日,你若是不能實現,那我可要找你們的麻煩的,到時候,我保證,你們孔家,不會有好下場,你能明白我說的意思嗎?”邱洛洛狠狠地說,給孔老大吃了一個悶棍。

    “我在江湖上,雖然不是什么名人,但是一方的人物,我說的話,就是一口吐沫一個釘,駟馬難追,姑娘放心,若是姑娘成功了,而我不能實現姑娘的要求,那我回自刎謝罪,也用不到姑娘找上門來。”孔老大保證道。

    “你們的酒席什么時候可以開始,話說了這么多,我看也沒有必要繼續說下去了,我們吃了飯,這就走,如果在踏馬山莊遇到了麻煩,至多三日,就可以回來,若是麻煩有點大,那就五天。”浪流在一邊說道。

    陸謙玉則還是一言不發,既然邱洛洛答應了人家,他還有什么辦法,何況這個江湖,亂花漸欲迷人,他真想去看一看,這個踏馬山莊,到底有多強大,這個稻成又是個什么人物。

    “酒席已經準備好了,就等著諸位過去呢。”這時候,老管家回來了。

    “你說那邊最近有個宴會,什么宴會,何時?”邱洛洛轉頭開始計算行程了。

    “應該就是后天傍晚,稻成最近偶然得到一株天竺花,據說有增強功力之效,同時他這個人,喜歡菊花,栽種了不少,山莊猶如花海,如今正是菊花盛開的時候,他邀請了江湖上的朋友,一起去賞花,隨便為自己的女兒,找一個如意郎君,這三種事情加在一起,被他稱之為,三喜臨門,所以宴會搞得很大,江湖一隅,都已經接到了他的請帖,根據我們的眼線,傳來的消息,最先到的人,已經在踏馬山莊里面住下來了,剩下的人,陸陸續續的也在路上,宴會會持續整整十天。”孔老大詳細的介紹著踏馬山莊的宴會情況。

    “到時候,你們也會一起去吧。”陸謙玉這才說話。

    “沒錯,我們也接到了請帖,可見是,幾乎所有在地區內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會參加,另外,踏馬山莊,在江湖上,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當然了,大門大派,自然是不屑于參與的,去的多半是游俠客,但是謙玉公子,你們可千萬不能小看了這些個游俠,在我看來,在江湖上真正有本事的的,都是這些四處赴宴,或者隱居深山不出的游俠和豪俠,反之,在大門大派,關上了門,清修的人,不見得幾個真正的厲害人物,所以,這次行動,你們將會遇到你們前所未有的強大的敵人,保護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莫蘭心經》得到了最好,無法取得,我也不會埋怨二位,畢竟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朋友了,你們是我孔家的朋友。”孔老大說。

    “此去路程一百里,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要兩天行程,這位朋友剛才說的時間不太準確,我們能夠在宴會當地到達,還好是還有時間可以供我們利用,我們在那邊還有不少人,里應外合,才是上上策。”孔老二說。

    “孔老大,你剛才,對方再給自己的女兒找新郎官,哈哈哈,有點意思,謙玉兄,這次我們可要好好表演一番,說不定,我們不禁得到了《莫蘭心經》還能得到一個漂亮媳婦呢。”邱洛洛故意逗著陸謙玉,前面,老管家已經在帶路了,幾個人一起前往餐廳,要說孔家大,餐廳和池塘,距離也有幾百米了,路上都是仆從,見到了陸謙玉和邱洛洛,他們點頭哈腰,禮數周到,可見這是孔老大最盛大的待客之道,真的把寶押給了邱洛洛了。

    “什么新媳婦,管我什么事情。”陸謙玉覺得邱洛洛不可理喻。

    “瞧你說的,你現在難道不是單身嗎,主要是人長得俊俏,同江湖上那些個傻大黑粗的漢子比起來,你的容貌更具有優勢不是嗎,我突然想到了一個計策,這個詞不讓你男扮女裝了,我帶著去打擂臺,找個新媳婦,你看看,我對你多好。”

    “你可真是胡鬧,我既然不想男扮女裝,也不想打擂臺。”陸謙玉哭喪個臉說。

    其余的人,哈哈大笑起來。

    “我見公子,也不是一般人也,必定是震驚四座,無論是劍法,還是容顏,正如姑娘說的,出類拔萃。稻成那個老東西沒有兒子,一直心思著找到一個乘龍快婿,繼承他的衣缽,讓踏馬山莊,繼續壯大下去,肯定會對公子刮目相看。”孔老大在一邊不逢時宜的說道。

    陸謙玉瞪了他一眼,說道,“不要再挖苦我了,我這個人,對女人,還不大有興趣,再說了,為了你們的事情,讓我出賣色相,萬萬不能。”

    “我也覺得洛洛說的有道理,你若是把人家的姑娘給娶了,要個嫁妝,自然也是合情合理的,咱們呢,就什么都不要,把《莫蘭心經》得到就可以了,再說了,那個男人沒有個三妻四妾的,就算你不喜歡稻成的女兒,然他做個小的,你再去找個大的,誰能攔得住你。”浪流說道。

    陸謙玉緩緩拔劍,“浪流,你要是再敢多說一句,我就把你宰了,你信不信?”

    “信,我怎么不信,不要沖動。”

    “我覺得也不好。萬一謙玉看上了人家女孩怎么辦,這個辦法不好,浪流,你出的什么餿主意,快點給我閉嘴。”邱洛洛哼道。

    “我記著,這個主意,好像是你說的吧。”

    “看不出個好臉,壞臉啊你,我是這么說的,但是只有我能說,你不能說。”邱洛洛道。

    “你們女人都這么蠻不講理嗎?”浪流撇嘴。

    “不講理,又能怎樣,你能打得過我嗎?”

    “打不過。”浪流得承認,邱洛洛的確是強橫,就算他現在把《拂云手》都學會了,說不定才能壓制住邱洛洛,但那是很遙遠的事情了,浪流都不知道自己何時才能把《拂云手》的后面幾章都融會貫通了,口訣是記下來了,遇到了瓶頸了,那么這段時間,邱洛洛就不成長嗎,那是不可能的,看邱洛洛,根本沒有遇到瓶頸,實力一天一天強,看不清她練劍,他都是在戰斗中完成的,用實戰和挑戰高手來鍛煉自己,這種修煉辦法,更加高效啊,所以邱洛洛出手,就是殺招,逼得對方,十分無奈。

    幾個人坐在餐廳里面。

    這是一個單獨的餐廳,黃金色的棚頂,四周的窗欞上,雕刻著什么花紋,非常古典,奢華,而且餐廳很大,寬敞,可以容的下,幾百個就餐,而此刻,這里就擺放了一個大餐桌,一丈長,一丈寬,臺面上擺滿了各色的菜肴,足足有幾百道,在短短的一個時辰之內,后廚是怎么做出來的,這就令人好奇了,有人專門負責端茶送水,斟酒夾菜,服侍的非常周到,簡直就是非人的禮遇了。

    陸謙玉還不習慣這樣,盡管服侍他的女奴一個個非常年輕漂亮,她們也樂意服侍陸謙玉,一個個臉上帶著微笑,面色戴著粉色,不知道是胭脂,還是害羞。

    “你們,不用服侍這個公子了,到我這邊來,我需要,這個,這個,這個,還有給我斟酒,一點點的,慢慢的。”邱洛洛喊著陸謙玉身邊幾個女奴,可算是解救了陸謙玉,女奴呢,雖然不太愿意,可還是要過去,邱洛洛長的漂亮,她們除了妒忌之外,沒有其他感情參雜在里面。

    “公子,這些女奴,雖然出身低微,但是,你看看她們這個姿色,個頂個的漂亮,可都是我精挑細選的,公子可真是玉樹臨風,這些個女奴心花怒放,若是公子喜歡哪個,今天晚上就可以帶回去,或者直接帶走,在路上,也好服侍公子。”孔老大說道。

    “那就不用了,他并不需要。”邱洛洛微微怒道,“孔老大,這些既然都是你精挑細選的,君子怎么可以多人之美呢,我朋友,陸謙玉,你也聽到了,剛才說,對女人不感興趣,你對女人過敏,這個你可不知道吧,所以你不能在他身邊,強加女人,他也喜歡躲著女人。”

    “過敏!”孔老大還看不出來邱洛洛的臉色已經上霜了,“怎么會有這么奇怪的病癥,我聽過對花粉,對毛發,對天氣過敏的,可唯獨沒有見過還有對女人過敏的,哈哈哈,真是太可惜了, 謙玉公子,沒有這個福分嘍。”

    “難道孔老大,你不知道嗎,女人的身上有一種特別的味道,他會讓人呼吸不暢,渾身奇癢,終日,茶不思飯不想,逐漸身體消瘦下去,嚴重了,就會一命嗚呼,所以,你的美意,他就心領了,可能是害羞,我就幫他說了,你不太了解他這個人,非常奇怪的。”

    陸謙玉和浪流同時抬起頭看邱洛洛,陸謙玉心道,“我什么時候有了這么一個沒來由的病癥了,還對女人過敏,虧你個小女子,想得出來。”看在邱洛洛為自己解圍的份上,陸謙玉只能點頭。

    “沒錯,我這個人,從小就這樣。”

    浪流在一邊,喝酒, 狂笑。
  http://www.qnvjct.live/txt/97286/2493451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