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東丘 >第二百三十七章,杯中酒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二百三十七章,杯中酒

    陸謙玉護下了邱洛洛與小刀兩人周全,那王坤卻不知道何處去了,找尋不得,只得把希望寄托在林杏與浪流倆人身上。

    故人復見,陸謙玉有很多問題要問邱洛洛和小刀,眼見時間不早,眾多豪杰心里依舊不服氣,看邱洛洛仍有怒火,陸謙玉心想,“此地不宜久留,光光憑借申屠鴻海一句話,不足以平息,還是先回去為妙。”

    陸謙玉看向一邊申屠鴻海,淡淡一笑,說道:“海兄,我等在悅來客棧下榻,如今誤會解除,幸而沒有鬧出人命,想必大家疲倦,無妨到哪去喝一杯,小弟請客,你以為意下如何?”

    申屠鴻海基本確定東西不是為邱洛洛所拿,自覺理虧,陸謙玉相邀,豈能回避,當即說道:“陸兄盛情,自然不敢怠慢,說到請客,那是非我不可,你不能與我爭!”

    陸謙玉大笑道:“好,我等朋友,原不分你我,你請就你請,我可要多喝一些,海兄,切莫怪我。洛洛是我朋友,等到了酒桌,邊說邊聊,我再給你詳細介紹。”

    申屠鴻海看上邱洛洛,邱洛洛沖他冷哼。他剛才冒犯,邱洛洛自然不會有好臉色。

    四目相對,申屠鴻海只覺得邱洛洛眼神凌厲,似有穿透力,頓時被邱洛洛幽怨的一眼,看的無地自容,忙的轉身,回頭,揮手,遣散了眾人。

    “各位,一場誤會,不必多說,這都散了吧,盜寶者一事,并未完結,還請諸位,在城中好生留意,幫助我連橫派找寶,我派自有報酬。”

    眾人,來得快,去的也快。

    苗牧云,袁立宏兩人,攜了幾個朋友,要撈出仙桃谷四人的尸首,陸謙玉覺得這里人也應在場,大有相交之一,于是又耽擱了一陣,幫他們撈出了四仙尸首,在橋頭一片花草葳蕤的地方,埋葬了,四兄弟同穴而眠,一字排開,尸體經水一泡,早已變樣,袁立宏在墳塋之前,樹上了一塊石碑。

    上書:仙桃谷四兄弟之墓。

    下書:昔日老友市井賭俠。

    接著,獻上美酒,雞肉,袁立宏蹲在墓前,兀自傷感了一陣,幾個人,這才往城中走去。

    彥成玦,帶著東丘派弟子,下得山來,不穿門派服飾,各人均已簡單服飾偽裝,按照地圖上的指示,找尋魔炎教派在東丘城中設立的據點,逐步分配力量,秘密行動,這會兒已經端了三四個巢穴,誅殺七八人。

    那張地圖,乃為一張羊皮,上面畫著東丘城全部,細線是巷子,粗線是街道,方塊是店鋪,小塊是民居,此間圖紙上,密密麻麻圈住了不少大大小小的方塊,足有幾十處之多,圈住的地點,若用紅筆,那便是魔炎教派藏匿的地點,確定有人,不確定的地方,用藍筆。

    從圖上看,魔炎教派所在地點,一目了

    然,是以多在東城,少在西城,北城有一點,南城最少。

    陸謙玉對東丘派行動惶惶不知,眾人回到客棧饗客大廳,發現人滿為患,江湖人士,把酒言歡,人聲鼎沸,好不熱鬧,只余東北角有一張空桌,可坐四人。陸謙玉嫌棄地方太小,又小二招呼上前,搬了一張桌子合并,再添幾把椅子,幾人就位則剛剛好。

    眾人落座,分別是申屠鴻海師兄弟三人、袁立宏、苗牧云、王燕、上官小妹、小刀、邱洛洛、陸謙玉等十余人,圍了一圈,女兒紅,醬牛肉,白斬雞,炒三鮮,溜大腸,統統端上來。

    申屠鴻海做東,第一個站起說話,聲音洪亮,振聾發聵,說道:“各位,今日之事,全系誤會一場,我生平里,走南闖北,遇到不少高手,極少有佩服的人,今日所見這位姑娘,劍法了得,自成一格,恕我眼拙,未能分辨姑娘師從何人,擾了尊駕,罪是不該,我自罰一大杯,給姑娘陪個罪。”

    說罷,申屠鴻海一邊師弟送上一海碗,一口干了,酒從衣襟流,情在眼中顯,豪氣滿懷,引人慨嘆。

    袁立宏暗暗欽佩,道了一聲:“好酒量,真性情。”忽然想到,“我市井賭俠,也配了一個俠字,怎么能屈居人后,我與這姑娘交手,敗就敗了,那人真劍法超絕,實難取勝,可不丟人,但是在酒上,我可不服了。”接著站起,說道:“我與姑娘本無淵源,今天糊涂,錯把姑娘當成了盜寶之人,玷污了姑娘的名譽,我給姑娘賠罪,自罰三杯,如果姑娘仍不滿意,那就一劍刺來,我袁立宏若是皺一下眉頭,那邊不是好漢,是孬種。”

    取來,兩個海碗,袁立宏立時自飲而盡。

    邱洛洛并不買賬,今日之事,令她百思不得其解,平白糟人誣陷,如何能不生氣?現在方才恍然大悟,連橫派丟了什么寶貝東西,那自然是讓自己的大哥與修羅王拿了去,他們找自己,可不多余,心道:“可惜,可惜,你們并不知道我真實身份,不然,豈能坐下來與我喝酒?”

    瞪了袁立宏一眼,邱洛洛陪了一碗,其余人跟著,陸謙玉剛拿起酒碗,便皺起了眉頭,心中難免想起了浪流,眼見眾人,除了小刀和小妹,各個都是海量,他酒量尚淺,可拼不過,若是浪流在了,那倒不怕,以一敵十,又在話下?

    只聽邱洛洛平靜笑道:“這兩位朋友,之前與我比試,被我所傷,實在慚愧。過去的事情,無需再提,不知道連橫派丟了什么東西,禍從此來,如今我們相聚在這,高手強者,濟濟一堂,再去尋找,還怕找尋不來么?”

    袁立宏尷尬笑笑,苗牧云臉如朝霞,愧色難當。

    想他們兩個大男人,連一個小女子都打不過,傳了出去,這名頭可

    就毀了,只不過,他們的確心服口服,還有什么說的,再練上個三年五載也打不過,他們悔不當初,不應該強出頭,均想,“這便是一個教訓了,以后可不要多管閑事。”

    申屠鴻海微微一頓,沉吟半晌,哈哈大笑:“姑娘有此心思,那自當是我,我申屠鴻海,此間有禮,謝過謝過,只不過,若非我若瞞著姑娘,那寶物,關系重大,我不便說,被何人奪走,已有定數,多半是找不回來了,不過我們也有禮物給那些混蛋,哈哈哈。”

    (本章完)


  http://www.qnvjct.live/txt/97286/2608131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