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東丘 >第二百八十九章,萬公子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二百八十九章,萬公子

    厚土在連橫派四位弟子之中,號稱拳腳雙絕,自認拳腳上,可躋身于江湖一流好手之中,輕功造詣,也頗有建樹,雖比大師兄沐風略遜一籌,但在江湖中,可算是一位高手。

    厚土用的乃是連橫派的輕功《一葦橫渡》,此輕功,絕非要人飛檐走壁,練的就是足下飛奔的功夫,成就之日,日行百里,不在話下,猶如駿馬,普通馬匹,或不可及,此時用起來,厚土旨在試試陸謙玉三人實力。他跟在申屠烈身邊,已有多年,申屠烈性格孤傲,從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包括會嵇派掌門人郭孫雄,但自從清水打聽到了陸謙玉的身份,從此后便嘴邊常掛著這個名字,比別人看重了一頭,厚土一向在師傅身邊獻媚,偏偏得不到師傅抬愛,心中生妒,便要暗中與陸謙玉比較一番。

    此去連橫派大院,仍有五六里路,厚土發足奔走,腳不沾地,長衣飄飄,如同一個魅影在月夜下穿梭,走的當真是快,但他每每回頭,陸謙玉始終一直跟在他的身后,相距不到一丈遠,無論如何,也甩不開,厚土偏不信邪,提起內氣,再加一個速度,兩條腿邁動的頻率便看不清了,路邊上的群雄之中,少不了輕功好手,但見山路上,四人如風,不禁側目凝視遠去,心中均想,“這四人,輕功真的厲害。”

    陸謙玉既然猜到了厚土用意,怎可輕易認輸,一時間來了脾氣,將陸家輕功施展到了七八成,又怎是厚土能夠甩開的,陸謙玉大擺手臂,腳下輕功,猶如飄在地上,若再加一層力,勢必要超過了厚土,可他無意爭先,現在場合,贏了厚土反而輸了規矩,落人口舌,那可得不償失了。

    流浪的輕功可謂一塌糊涂,唯獨這腳下的功夫誰也不服,比較厚土竟是絲毫不落下風,穩穩的跟在陸謙玉身后,既不往前,也不落后,手中,還要拉著林杏。

    林杏輕功,比陸謙玉要差上一些,比較厚土有所不及,要比是肯定比不過的,好在五六里距離上,不會給人落下,在十里之內,均能跟上,所以說,這場比試,誰也不輸,誰也不贏。

    四人在山路上飛奔了一陣,路口陡然轉了一個角,厚土松緩腳步,停在一座聯排的大院門前,陸謙玉放慢腳步,順勢看去,只見,屋宇琳琳,一共幾十間,這里便是供給十二大門派下榻的地方了。

    厚土沉著一口氣,緩緩說道:“這里便是迎賓閣,我師父在房中等待,請隨我進去吧。”

    陸謙玉點點頭,向左手邊一個朱紅大門走去,只見,門口坐著兩只石獅子,一只腳踏繡球,一只嘴含珠花,一怒一歡,有威有嚴,登門十階,青石一塵不染,此刻大門敞開,鉆出一個人來,正是清水。

    清水見陸謙玉三人,微微一笑,

    欠身說道:“陸公子,林公子,萬公子,三人終于到了,里面請,里面請。”說著,立在一邊,做著手勢。

    陸謙玉見他長得清瘦,面容白皙,文質彬彬,帶著幾分書生氣息,頓時將厚土帶給自己不平之氣打消,抱拳回禮,說道:“讓申屠掌門久等了,我等實在過意不去,只是剛在路上,遇到了幾個蠻人,這才···”陸謙玉說道這里,心中微微一凜,暗叫:“萬公子,萬公子是誰?”

    浪流吭也不吭一聲,徑直往大門走去。

    清水笑道:“想必厚土師弟,已經給那兩個蠻子打發了。”

    陸謙玉點頭,看浪流有點不太對勁,心中浮現出一絲頭緒來,不忙說問,笑道:“幸虧厚土兄,及時趕到,這才給我們解了大圍,在此可要謝謝厚土兄了。”

    “一點小事,何足掛齒,即便我不出手,相信憑借陸兄的能耐,也能輕松應對,只是那倆人是魔教的奸細,我不得不殺,陸兄可別怪我下手太重才好。”厚土臉上略感歉意,他雖然心里不服氣陸謙玉,然則剛才比試,的確是沒有取勝,加之清水又在身邊,他怎能冷言冷語,面無表情,這清水是四人之中,最為開明的一個,深得申屠烈的喜歡,山中大事,即便是申屠鴻志,申屠鴻海,也不及他,若非申屠鴻志、申屠鴻海是申屠烈的兩個兒子,這未來掌門人的位置,極有可能便是要傳了給他的,在平日里,厚土最為喜歡這個師兄,他這個人,性格乖張,做事馬馬虎虎,脾氣暴躁,曾經惹下了不少錯失,經常受到懲罰,便是清水在一邊給自己求情,才免了很多皮肉之傷,厚土對清水,真如兄長一樣看待,其他兩個師兄,沐風和夜雨,固然也喜愛他,與清水比較起來,可有所不及了。

    “武林敗類,是在該死,厚土兄做的不錯,若是給我知道,何必要厚土兄動手,我早就給他們擒下了。”陸謙玉說道。

    浪流的聲音,此刻在院中悠悠傳說,“這許多事情,還是留著以后去說,各位,還不走嗎?”

    清水略顯尷尬,說道:“陸兄,請了。”

    陸謙玉道:“請了。”

    走進大門,便是一個天井,四周猶如四合院,各是前后,共四間房,左右各八間房,天井中央,有一個花圃,時至深秋,東丘山上,溫熱如春,是而花開嬌艷,跟別水一些黃色的牡丹和秋菊等等,花香到不怎么濃郁,在正前方兩間房屋之中,夾著一個小門,直通后院,此刻間,天井中,二十二個房間,均兩者燭光,火光將屋中忍不住的影子,映在窗戶紙上,正是連橫派的諸多弟子,人數頗為不少,但看著天井之中,加一細算,便有七八十人。

    浪流此刻先人一步,過了小門,之后,分別是清水

    ,陸謙玉,厚土,林杏相繼走進,進了小門,迎面便又是一個天井,這后院比前院要縮小了兩圈,只有十間房子,造型卻被前院輕奢了一些,房屋之中,仍有人影,粗略一看,也有三十四人。

    見陸謙玉四下打量,清水笑道:“陸兄,這四進四出的大院之中,前面住著我們連橫派的第四代弟子,這一院,住著我們第三代弟子,在后面是二代弟子,師傅與我們第一代弟子,則住在最后面,我師父喜歡清靜,我們便在那里會面。”

    陸謙玉嗯了一聲,說道:“這次比武大會,連橫派可來了不少人。”

    厚土道:“差不多有三四百人。”

    林杏道:“連橫派是武林第一大派,來到這里的人,不過是九牛一毛,陸兄,有機會,你可要去連橫山去看看,聽說連橫山上,常年雄踞著五萬弟子,那規模,那氣勢,可是五個東丘派也不了的。”

    陸謙玉微微一震,心想:“林杏不會騙我,這么說來,連橫派,還真是大的超乎人的想象之外,這天下第一大門派,真讓人望塵莫及了。”笑道:“我肯定要去拜見。”

    清水道:“連橫派雖大,可天下第一大幫派,那不過是江湖中人給我們的贊譽罷了,論弟子人數,連橫派是多了一些,不過十萬之眾,若是論實力,連橫派尚且有所不足,與東丘派,那就更沒有可比的必要了,東丘派,創立已經有數千年的歷史了,文化底蘊,極其深厚,這次上的山來,便讓我耳目一新,深深震撼,這滄桑的古跡,若非有時間的積淀,哪能成型,比說連橫派比不了五個東丘派,就是五分之一,連橫派也比不了的。”

    浪流始終緘默不語,這時方哼道:“你倒是謙虛,現在武林,各門各派,人才凋零,只有連橫派、會嵇派還能看看,東丘派,除了人老屋舊之外,還有多少實力,十二門派,除了云頂三十六洞,其他九家加起來,也未必能夠有連橫派和會嵇派多,而會嵇派,雖為第二大幫派,可人數,又怎能達到連橫派的二分之一,清水兄,你這可是藏著掖著了,不是謙虛吧。”

    清水略感尷尬,笑道:“萬公子,如此看重我連橫派,乃是貴派的榮耀。”

    浪流哼了一聲,又走過了一道小門。

    陸謙玉見清水又稱呼浪流是萬公子,心中大亥,問道:“清水兄,你剛才叫萬公子,指的可是?”

    清水微微詫異,說道:“難道陸兄不知?”

    林杏雙眉緊蹙,問道:“浪流便是萬公子么,他原來姓萬,清水,你是不是搞錯了?”

    陸謙玉連連點頭,說道:“浪流,姓浪,名流,那是因為他之前一直流浪,就要給自己的名字顛倒過來了,怎么會姓萬。”

    厚土停下來,冷冷道

    :“那有什么關系,我不叫厚土,我叫黑土,你們之前不認識我,也要信得,我一直稱呼自己是黑土,我見人也說自己是黑土,那我就是黑土了,你們當浪流真是叫浪流,天下之間,哪有這么奇怪的姓氏,就是百家姓中,也絕對找不出一個來,他本名可叫萬浪,乃是萊州城,萬家的遺孤···”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東丘》,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聊人生,尋知己~


  http://www.qnvjct.live/txt/97286/2674045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