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東丘 >第三百零四章,飛箭襲擊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三百零四章,飛箭襲擊

    陸謙玉心想,這牛駝花如此厲害,可究竟長什么樣子,以后萬一碰到了,那還得了,問道:“林兄,你說的這牛駝花,當真如此厲害?”

    林杏雙眉微蹙,點頭道:“不錯,這牛駝花,比較謫仙草,雪靈芝,生長的環境,更為苛刻,一般是絕對碰不到的,物以稀為貴,這牛駝花,我只知存在,確實沒有見過,若是可以看上一眼,那也可以了結我多年的心愿了。”林杏有個心愿,便是走遍群山,看全天下草藥,而毒藥,自然是也是草藥的一種,毒可傷人,亦可救人,救人傷人,且看病癥,古語說好的,以毒攻毒,那便是這個道理了。

    陸謙玉哦了一聲,雪靈芝,謫仙草,這些藥物,陸謙玉聽林杏說起過的,得知它們的生長的環境極為嚴苛,謫仙草需得終日見不得光,只有麓山的山洞里才有,那自是麓劍派的特有之物了,想要取得,需得去麓山上取來,要過麓劍派這一關,那可不容易得很,而雪靈芝,只有長白的積雪之下才有生長,雪窟之深,天氣之寒,基本沒人能夠找到。這倆都是可遇不可求之物,無價無市,萬金難求,其功效,那也是世所罕見的,想來牛駝花比這兩樣藥物更為難得,那驚駭的效果,則是讓人意想不到了。

    陸謙玉嘆氣道:“在這里既然見到了牛駝花,定是那道士所用,林兄,這次你可圓夢了,那道士定是有牛駝花。”

    林杏轉笑道:“話是不錯,只是這道士的身份那可疑惑了。”

    陸謙玉問:“這是什么意思,那道士是能是什么身份?”

    林杏拔腿就走,說道:“此人關系非同小可,我們邊走邊說,事不宜遲,魔教詭計多端,引了那道士前去,怕是會有埋伏,此人說起來,與你我頗有淵源,我已經猜到他是誰了。”

    陸謙玉追上去,微笑道:“那可好,你既然猜到了,那便說說。”

    林杏腳步雖快,可行動卻不是很快,需得左右觀瞧仔細了,以防左近有詐,魔炎教派暗處放箭偷襲兩人,幸好這一路,平安,只是一時半會追不上魔炎教派和那道士,想來,那道士和魔炎教派,均是輕功好手了。

    林杏說道:“你還記得,那個叫做溫倒是的人吧?”

    陸謙玉自然記得此人,曾在歸云莊見過的,此人是許來風叔叔許云的朋友,幾個人倒是親近了一陣,而到了東丘派之后,這溫倒是旋即不知所蹤,行動詭異,為人又較為孤傲,陸謙玉其實不太喜歡于這種交往,那可悶死了,所以他更喜歡與林杏和浪流這種開朗性格的人結交。

    陸謙玉道:“難道這道士,便是那溫倒是,是了,這家伙,總是穿著一身道士袍子,將自己打扮成一個道士模樣,可我看他,可不像是真的道士。”

    回想此人,背著一個布囊,一身青衫道士打扮,頭發盤起成髻,下巴上留著一個小胡子,手中時常拿著一支旗子,上面寫著一個大大的卦字,同時兩側還有幾個小字,是一副對聯模樣,至于內容,陸謙玉只于此人有過數面之緣,倒是沒有細看,只模模糊糊的記著,莫問生死之類的字眼。

    林杏道:“應該錯不了,這溫倒是的真實身份,乃是十大家族之一的溫家,這你是知道的,所以我說他跟我們有淵源。”

    此事,陸謙玉聽許云介紹過,說道:“不錯!”

    林杏嗯了一聲,“但是你知道,溫家是以毒藥,卦象、暗器起家的,其中這牛駝花,便只有溫家才知道它的養殖手法,據說此話需要用人血來滋養,方能有如此的功效,若非如此,花枝七天之內就會枯萎,藥效全無,同時,還有一大堆的要求。方才我看這些魔教中人,胸口中刀,均是一刀斃命,手法之高,遠非常人能比,同時身中牛駝花之毒,便可以基本斷定,此人便是溫家的人。”

    陸謙玉.腳步加快,抄到了林杏前面去,但見前面樹林更密,便如一道道高墻一般,這些高樹,遮天蔽日,樹冠如傘,致使光線難以射下,整個林子里,溫暖潮濕,陰森恐怖,黑漆漆的,便如傍晚。其實,時間正是上午,這會讓東丘派大廣場上,比武大會已經召開,浪流腳程再慢,也需趕到了會場,與連橫派掌門和東丘派等諸多掌門匯報了此事。

    陸謙玉眼看著地面有眾足踐踏的痕跡,說道:“事不宜遲,既然魔炎教派愛用陰謀,那溫倒是又是我十大家族的人,十大家族本該精誠團結,我可不喜歡這溫倒是的性格,但畢竟是我們的朋友,若給魔炎教派得逞,我十大家族,豈不是傷了一個好手嗎?”

    林杏道:“你還記得,剛才在溪水邊上,魔炎教派說的那些話嗎?”

    陸謙玉道:“他們說話太多,全他娘的是放狗屁,我難能記得?”接著,陸謙玉心念一動,微微一凜,說道:“倒是有一句話,我記得清清楚楚,心下不安,他們說‘他們的什么旗主,刺死了連橫派的弟子清水’”

    林杏道:“便是這句了,這旗主,可不在人群之中。”

    陸謙玉一拍腦袋,哎呀叫了一聲:“那他去了哪里?”陸謙玉心想,魔炎教派一共五旗,黑、白、紅、黃、藍,白旗旗主——魏斌那我是見過的,實力不高,可決定不上致死清水,那黑旗旗主-谷憐生是個高手,實力在魏斌之上,但要殺了清水,那也要費點功夫不可,需有人邊上幫忙,先行困住了清水,在清水猝不及防的情況下動手,那樣才能一劍刺死,至于這紅、黃,藍,這三旗的旗主,仿佛只存在于夢里,我可是一個都沒見

    過,這刺死了清水的旗主,莫非就是紅黃藍其中的一個,那可謂是一個高手了。

    正想到這里,林杏突然大喝一聲,腳下驟停,甚至用了一招千斤墜的功夫,固然腳下是停住了,上身仍是晃了一晃,陸謙玉比林杏多走了幾步,這時見林杏停下來,不知為何,也值得停下,卻沒用任何功夫,自然停下,因此腳步往前動了數步,僅僅是這幾步,差點讓陸謙玉丟了小命,陸謙玉感覺嗖的一聲,一支箭矢迎面射來,陸謙玉側頭避過,向前方一看,只見空無一人,隨即抬頭,便見一棵大樹出現數十個黑影,接著便是一陣疾風驟雨般的箭矢破風而來,陸謙玉施展無劍之道,抄起了孤寒,將來犯之箭盡數彈開,身法之快,便如一道殘影電光,唰唰唰,幾聲之后,箭矢向四周彈開,林杏趁機拉這陸謙玉躲在一棵樹后,那些黑影又射了一陣,箭矢均給樹干擋住,不少插進了樹干之中,他們見傷不到兩人分毫,頓時沒了轍,只得從樹上跳下來。

    陸謙玉見腳邊落了一支箭矢,箭頭成黑色,自然明白,這箭矢是淬了毒的,一時心中毫不厭惡,怒火中燒,心道:“他奶奶的,一群卑鄙小人,”竟然躲在樹上暗箭傷人,但見箭矢稍短,比一般的箭矢,只有一半,應該是連弩之類的武器。

    林杏從樹后閃出,手中以多了一把匕首,他向來是藥匣子不離身的,此刻迎戰群敵,藥匣子礙事,只得把藥匣子放在樹下,見對面,樹蔭之中,站著十五六個打大漢,林杏燦燦笑道:“謙玉,你這些孫子,可不將就,居然跟他林爺爺開這樣的玩笑,幸好爺爺我眼睛好,看見了樹上有反射有刀光,這才停下,不然再走近一點,非給這些孫子,射程了刺猬不可。”

    陸謙玉這才明白,原來如此,他趕路的時候,沒往上看,差點捉了這些人的道道兒。從樹后走來,陸謙玉說道:“這些孫子,那有點什么本事,給他爺爺丟人,笨頭笨腦的,躲在暗處傷幾個人嘛,又有精致的弩箭,不要臉的毒藥,卻仍然是竹籃打水,這等人,與廢物無異,我可不要,讓他們叫我爺爺,倒讓我老了幾歲。”陸謙玉望向這些黑衣人,只見這十六個人,站成一個圓弧,擋在了前面,共分兩列,前后相隔,約有一丈,左右每個人相隔,約是兩丈,后面的七個,前面八個,神情頗為威嚴,在最前面,站著一個人,定是隊伍的頭子,身材中庸,并未蒙面,臉上生著幾個皺紋,雙眼炯炯有神,大概四十多歲的模樣,手中拿著一把短刀。

    “你們兩個小鬼,到底是哪個部分的,膽敢口出狂言?”為首那人揮了揮刀,直砍得空氣啵啵幾聲。

    陸謙玉險些忘了自己穿著對方的衣服,適才出言不遜,

    著實不該,林杏卻以為對方發現了自己喬裝打扮,說話自然不用客氣隱瞞了。

    陸謙玉說道:“我們兄弟是白旗的,你們呢?”

    為首那人道:“魏斌的手下?胡說八道,魏斌的說下,都守在山腳之下,做策應之用,你們怎會上山?”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東丘》,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聊人生,尋知己~


  http://www.qnvjct.live/txt/97286/2701269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