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東丘 >第三百二十七章,開玩笑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三百二十七章,開玩笑

    百結幫幫眾遍布四海,大高手卻寥寥無幾,幫派之中,幾大長老,魯天驕略有耳聞,例如穆三江、程柏浩等輩在江湖上聲名遠播,想不知道他們的尊號,怎么可能,因為百結幫曾是小仙登峰的敵對勢力,黃旗對幫中的高手,以及人物關系,幫派實力等,進行了好一番徹查,魯天驕也曾參與其中,但眼前這兩位,嵇猛、白遵兩個人,名字甚是陌生,不知從何處來的,魯天驕以前若是聽過,也就罷了,會對兩人,真誠相待,可這兩人,連聽都沒聽過,尋思:“這倆人,定然是百結幫長老之中的小高手了,實力應該不怎么樣。”

    穆三江和程柏浩是百結幫中一等一的高手,魯天驕倒不怕他們,打不過也總有辦法逃得掉,是而從未把百結幫放在眼里,平時一見百結幫的人,定要譏諷一番,內心之中,又如何能把眼前這兩個百結幫中的小高手,放在眼里了?要不是邱鼎在場,估計魯天驕早就撂筷子走人去了,與這兩個蠢貨浪費時間,真不如與兩個拜把子兄弟喝酒來的實在快樂。想到此間,魯天驕大有立場之意,又想:“我少陪你們一會兒便了,等下可得抓空走掉。”

    接下來,魯天驕與嵇猛和白遵兩人寒暄了幾句,邱鼎見三個人,相聊甚歡,心里十分高興,說道:“魯香主,本來我想請你協助百結幫兩位朋友,一起為本教立功···”

    不能邱鼎把話說完,魯天驕忙道:“那可好啊。”

    豈料,邱鼎哈哈大笑,說道:“魯香主,你忙什么,我下一句還沒說呢。”

    魯天驕表示遺憾,說道:“大公子有什么吩咐,我魯天驕竭盡所能,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邱鼎道:“魯香主,我知道你忠心,能辦事,父親當著我的面,也經常稱贊你機靈能干,當一個小小的香主,真是屈才了,憑借你的才干,當一個旗主,那也是綽綽有余的,只是我教,高手眾多,魯香主也是知道的,五旗已經沒有職位可以給你了,這一點,我很抱歉。”

    聽得邱鼎大加贊揚,魯天驕心花怒放,謝道:“大公子,千萬不能這么說,魯天驕何德何能,與很多前輩高人比起來,那是一文不值,教派能讓我當一個香主,已是對樹下天下的恩惠了,近段時間,屬下做事,深感不力,未能為教派建功立業,委實抱歉,如大公子,修羅王不責備于我,便是我的運氣了,屬下怎敢,覬覦旗主的位置。”

    邱鼎點點頭:“我知道魯香主你,絕非好高騖遠,貪權戀勢之人,那么就肯定魯香主穩固后方,做個幕后之人吧,這幾日,教派將在東丘山上,有重大行動,無論成功失敗,教派兄弟,都要歷經一番血戰,魯香主需要為我們留出一條下山的道路。”

    魯天驕還以為自己會跟百結幫的兩個小高手合作辦一件大事,沒想到邱鼎的意思,居然是讓自己帶隊穩固后方,心道:“這哪里是什么好買賣了,留守后方,保證通道安全,那自是修羅王事先策劃好的了,我只不過當個閑人罷了,什么戰績功勞,與我有什么關系了?”

    邱鼎自飲自酌,問道:“怎么,魯香主,不愿意?”

    魯天驕笑道:“大公子的吩咐,屬下無不照辦,只是屬下還以為大公子要我與這兩位百結幫的朋友一起行動。”

    東丘山之行,奪取炎煌令碎片,破壞武林盟聯合,一切固然重要,但實則是邱鼎的試煉場,自從學藝有成之后,邱鼎還從未參與魔炎教派的大事,在小仙登峰上,一直沒有實權。之前追擊宋白甲,乃是他第一次率隊,結果還不錯,殺了宋白甲及其黨羽,追回了給宋白甲盜走的炎煌令碎片,此事算得邱鼎第一次在小仙登峰立威,但遠遠不夠,此后邱凌云要把魔炎教派君主的位置傳給了他,這點功績,怎能服眾,是而這次由邱鼎帶隊,修羅王輔助,帶了三旗人馬,又有二月相助,加上武林盟內部分化,此次勢在必得,然而武林盟高手如云,魔炎教派又疲師遠征,無法因地制宜,勝負仍是一場未知,修羅王的安排,須得處處小心,為了培養邱鼎,修羅王已將一部分的實權交付,比如說眼前這件大事。

    邱鼎說道:“這件事情,我可以讓冥月去辦,她是一個女人,更加容易行動的多,至于魯香主,可千萬不要多想,留守后方,保證我軍退路,阻攔武林盟的追擊,那是關鍵,無論成功失敗,成功只屬于能夠活下來的人,而失敗,我教派在山中數千人,又有幾個人能夠逃生,魯香主,你可能明白此中關鍵所在,嗯?”

    魯天驕乍聽之后,一揖到底,說道:“聽得大公子一席話,手下是全都明白了,全都明白了,是屬下糊涂,一時間竟然沒有想到這一點,留守后方,便是守住我軍退路,魯天驕哪怕是身死意滅,也絕對不負大公子重托。”

    邱鼎甚是滿意,親自給魯天驕斟了一杯酒,笑道:“教派之中,能干的人不多,可我信任的人,卻沒有幾個,現在我們和武林盟,形如水火,雙方早就在數年前,開始準備,我們安排了不少人進武林盟,武林盟想必也安排了不少人進我魔炎教派,在我看來,應該是我們的人多,教派之中,則沒有幾個武林盟的間諜,但絕對不能不防,我看不如這樣,近些天來,你帶著些人手在我們隊伍中到處查查,遇到可疑之人,打破砂鍋問到底,非得揪出幾個間諜不可。”

    此舉剛好與邱凌云的意思不謀而合,魯天驕當即想到了外面兩個拜把子兄弟,心道:“他們不

    正是來調查教派之中間諜的嗎,這下可好,邱鼎大公子讓我去捉住幾個奸細,兩個兄弟剛剛可以幫忙,天助我也,否則讓我一個人去找,無頭無緒,可要找到幾時去才好。”想到這里,魯天驕張嘴道:“大公子,有件事情,我想你很感興趣。”魯天驕要說的便是林杏和陸謙玉的身份,心念一動,想到:“我這倆兄弟,是奉了君主的命令辦事,那是君主的人,不是邱鼎的人。”接著陸謙玉的話在他耳邊回蕩起來,‘不允許對任何一個人告知我們的身份,否則暴露了我們的身份,君主怪罪下來,那可糟糕至極了。’這句話,清楚在魯天驕耳邊召喚,魯天驕話到嘴邊,便不再說了,只怪自己一時頭熱,差點壞了君主的大事。

    邱鼎呵呵笑了幾聲,問道:“魯香主,但說無妨。”

    “那個···那個我最近在東丘山上,看見武林盟之中有不少漂亮的小娘們,大公子若是喜歡,我這就去給大公子綁幾個過來。”魯天驕靈機一變,只想到這些齷齪無恥下流的事情來,那是平時,他的手下可沒少做這些事情,他自己卻十分正直,耳濡目染之下,那自然再清楚不過了,男人好色,那乃是人之常情,平時魯天驕也只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但當著邱鼎的面說起來,讓他干這種下三濫的勾當,不挨一頓臭罵,那是便宜他了。

    邱鼎、嵇猛、白遵三人均感驚訝,嵇猛先道:“真想不到,魯香主還有這個愛好,當讓我刮目相看了。”

    白遵忍俊不禁,接道:“魯香主畢竟也是男人,男人喜歡女人,天經地義,又在這荒地青天,四野凋敝之下,夜晚寂寞難耐,可以理解了,只不過我可要勸一勸魯香主,你說的那幾個漂亮娘們,莫不是金烏谷的女弟子吧,這些女弟子,可不好惹,尤其是上官三姐妹,劍法了得,她們的母親,金烏谷主,上官百惠,更是一個兇煞的婆娘,那可萬萬招惹不得。”

    魯天驕微微一怔,尷尬道:“是···是么。”只見邱鼎的臉上渡上一層鐵色,不見得高興,魯天驕沖犯了邱鼎的底線,頓感不妙,低下頭去,雙手大拇指不安分的上下來回打轉畫圈,一句話不說。

    又聽嵇猛說道:“白遵師哥,你不用嚇唬魯香主了,這不是漲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嗎,依我看來,那金烏谷的幾個臭娘們,沒什么了不得,上官清雋劍法最高,魯香主不見得就不是她的對手,上官清揚那個小賊婆,實力稍差一截,就是一個花瓶貨色,小臉蛋倒是真漂亮,至于那個上官小妹,胸還沒有開始發育呢,能力又有多少,何況魯香主又不是一個行動,就是金烏谷的人,下榻之地在在東丘派行轅的正中心位置,守衛甚多,想要層層突破,可沒那么

    容易,萬一遇到了連橫派,會嵇派,麓劍派這些厲害的假貨,可真夠他喝一壺的。”

    邱鼎哼了哼,說道:“魯香主,現在是談正事的時候,別開玩笑。”顯然是找個臺階下了。

    魯天驕笑道:“自然,自然,我只是開玩笑呢。”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東丘》,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聊人生,尋知己~


  http://www.qnvjct.live/txt/97286/2733485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nvjct.live。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甘肃一分快三